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玄门真祖 > 第1841章 对峙
    张明阳衣袂飘飘跳下了悬崖,眼见上官云等人就在不远处等候者,逐渐放缓了脚步,提着长生剑悠然向那边走去,李含玄、火云生、张京福、张发奎一言不发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至于张珠菡他们则是已经被抛在了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上来。

    张明阳一行人来到了松柏林前,距离上官云十多米开外停下了脚步,借着漫天洒下的星光,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

    上官云等人将视线放在了张明阳手中的长生剑上,似是立即认出了此剑的来历,一个个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上官云,你好大的胆子,莫非是活够了,连我张某人的儿子都敢绑架。”张明阳冷冷的望了上官云一眼,目光如一道锐利的长剑直接刺入了上官云的眼中。

    上官云瞳孔微微一缩,目光游移,硬着头皮抱了抱拳头,打了个哈哈,“张老先生这话说得,我这可是奉命而为,若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张老先生海涵。”

    “你倒是识趣,那么还不赶紧叫你们门主出来。”张明阳摩挲着长生剑冷笑道。

    “老先生如何敢肯定我家门主就在此处呢?”上官云眉头蹙起。

    “哼!若是没有唐斩那个老怪物在这里给你们撑腰,怕你们也未必敢出现在我面前吧。”张明阳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

    张明阳目光森寒,视线中携着无穷的杀机直接刺入了他们心神,众人浑身一冷,微微扭头,避过了张明阳如刀锋般的视线。

    这老东西好厉害的目击功夫,只是与之对视,我竟然就顷刻间战意全无,要真是动上手的话,只怕……果然不愧为世间有数的大宗师之一……

    段玉成等人心中暗自叹服,在他们以往的经历中,之前也只有站在自家门主唐斩面前时,他们才能感受到同样的压力……

    “张老先生乃是当世大宗师,论起武功我等自然是自愧不如,只是今日我等并不是为跟你以武论道而来的……老先生可千万别忘了,你那儿子现在还在我们手中呢。

    只要你敢动我们一根毫毛,那就休怪我们对你儿子不客气了。”

    上官云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定了定心神,鼓足了勇气威胁道。

    张明阳眼皮低垂,敛去了眼中的神光,再次重新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头子,轻轻地点了点头,“也罢,现在我已经将长生剑带来了,我儿子呢?”

    啪啪!

    上官云突然拍了拍手,身后的树林中簌簌声响起,少顷,梁一飞押着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张清濯从林中走了出来。

    “父亲!快来救我!”张清濯看到了自家老爸,顿时欣喜如狂,不由得高声求救道。

    张明阳扫了张清濯一眼,目光平淡,转而看向了上官云,不紧不慢的道:“好了,剑就在这里,你们可以放入了。”

    上官云摇摇头,沉声道:“不忙,老先生总得先将长生剑扔过来,让我们看上一眼真假吧。”

    张明阳突然嗤笑一声,“我张某人何等身份,难道还会拿假剑骗你们不成。”

    “我们当然信的过张老先生,只是为了谨慎起见,我们还是先小人后君子吧。”上官云拱了拱手,虽然脸上满是诚恳,语气中却十分的坚定,没有丝毫的示弱。

    “算了,你们想看那就看个够好了。”张明阳轻蔑的一笑,也不在与之废话,而是将手中的剑抖手抛了出去,上官云伸手凌空一捞,一把将宝剑抓在了手中,握着剑柄轻轻一拔。

    嗡!

    一声清鸣过后,长生剑出鞘。

    霎时间,上官云手中仿佛握着一泓秋水,点点星光在剑上跳跃游走……

    上官云横剑在胸前,左手食指在剑身上抹过,目光随着手指游移,很快的便看到了两个笔画繁复的篆字。

    “长生!”上官云心中默念之后,重新将剑归鞘,冲着段玉成等人点了点,示意这剑不假。

    “张老先生果然是信人!很好,我们也就不再枉做小人了,还请几位退出鹤亭山,时间一到我们自会放了张小先生,让你们一家人团聚。”上官云冲着张明阳抱了抱拳,客气的说道。

    “你们是何意?剑已到手了,怎么还不放入?”张明阳皱眉。

    “唉,说实话,我们这是怕啊!”

    “怕什么?”

    “我是怕一旦我们这边放了人,老先生就会对我们出手,说实话,我们几个可不是老先生的对手,又岂能不怕。”

    张明阳负手而立,怒极而笑,“原来如此,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放了人,我绝对不会对你们出手就是了。”

    “嗯,老先生说笑了,还是快些回去吧。”上官云笑道。

    “怎么,你们这是信不过我了。”张明阳冷眉倒竖。

    上官云笑而不语,只是摊了摊手,其意不言而喻。

    张明阳垂下了头,半天没有说话,半晌,终于开口道:“看来你我今夜是难以达成一致了,我在这里最后问你们一遍,你们究竟放不放人?”

    张明阳声音转而越发变得冷意森森,幽静的小谷上空顿时笼罩了一层杀机。

    “还请老先生通融一二,不要再让我们为难了。”上官云从张明阳的语气中体会到了些东西,心中暗叫不妙,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变得僵硬起来。

    而张明阳身后的火云生也似乎琢磨出了一些味道,赶忙将头凑到张明阳的耳边,小声道:“张叔,还请息怒,别忘了张老兄还在他们手中。”

    “是吗,那又如何,”张明阳反问了一句。要知道对方可是一群杀手,对他们来说,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不择手段,从来都是毫无一丝道义可言。

    眼见对方越发得寸进尺。

    他若是真的依言退走,对方仍是不放人,甚至是撕票了,那该怎么办?到时候岂不是人财两失?

    炎囯国土广袤,人口众多,而天武门的这群杀手又极为擅长隐藏身份,今天过后,他们一旦有心藏匿起来,人海茫茫的,他纵使是大宗师,空有一身无敌的剑术,到时候就算是想要报仇,也未必能够找到他们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