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神农 > 第465章 差点吓死

    黑夜之中,张斌和马如飞快速地飞翔。

    很快,他们出了燕京城,来到了郊区,降落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

    眼前矗立着一个孤零零的坟墓。

    连一块墓碑也没有。

    毋庸置疑,这就是埋葬寒冰云的地方。

    张斌思来想去,还是有点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由于天没有亮,如果他一个人来,他还真有点胆寒,所以才拉上马如飞。

    之所以会有胆寒的感觉,当然就是怀疑晚上见到的那个女人是鬼魂。

    而且是寒冰云的鬼魂。

    张斌的手中攸地出现了一粒夜明珠,放出明亮的光芒,把周围映照得如同白昼。他开始目光灼灼地审视这一个坟墓。

    而马如飞却是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因为他看到了眼前的孤坟,而且听到了树林中怪鸟的叫声,一股极度恐怖的感觉突然就涌上他的心头。

    “师兄,我我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马如飞说话都结巴了,牙齿都在不停地打颤。

    “就是找那个美女啊。”

    张斌围绕着坟墓细细地观察。

    当时虽然是在夜晚,但他亲自埋的墓,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因为他的记忆力超好。

    如果寒冰云复活,从坟墓之中钻出来,定然会留下一个窟窿,即使寒冰云将之复原,也定然和原来有点不一样。

    他就是要看看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师兄,美女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就是一个孤坟啊?”

    马如飞感觉毛骨悚然,紧紧地抓住了张斌的衣袖,亦步亦趋地跟在张斌的身后。

    “因为那个美女就来自这个坟墓。”

    张斌终于观察完毕,发现坟墓完好无损,和先前一模一样。

    他才暗暗地长出一口气,现在可以初步判断寒冰云没有复活,没有爬出坟墓。

    而只要寒冰云没有复活,那就没有什么畏惧的,因为她就不会变成恶魔,不会造成人类的灭绝。

    所以,充其量那个女人就是一个鬼魂,是寒冰云的魂魄。

    可能就是来报复他的。

    不过,他可是清楚地记得,寒冰云临死的时候,说原谅他,没有怨恨他,那她的魂魄按照道理而言,不会来报复他啊。

    难道,寒冰云的魂魄是要回家?

    “师兄,你别吓我,那明明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女,只不过她的手很冰寒,没有一点温度。”马如飞结结巴巴地说,晚上他给美女钱的时候,和那个美女的手有碰触,感觉到一股极度的冰寒。

    当时他没有多想。

    但是,现在想起来,就有点毛骨悚然了。

    难道,那个女人真就是一个鬼魂?

    自己给钱了她?她不会就此缠上我吧?

    “你摸了她的手?”张斌愕然,转身看着马如飞。

    “我给钱她,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好冷好冷,如同一块寒冰……”马如飞一脸恐惧地说。

    “如同一块寒冰?”张斌的脸上浮出了思索之色。

    “对了,师兄,我近距离地看她,发现她的脸有点不正常,惨白惨白,没有一点血色。当时我心中还咯噔了一下,有点害怕,才不敢纠缠她,马上就走了。”马如飞突然一拍额头,恐惧地说。

    “卧槽,你不会是想吓唬我,才故意这样说的吧?这里是荒山野岭,很容易吓死人的。”张斌也有点毛骨悚然了。

    “师兄,是真的啊,我没有骗你,那美女虽然很美,但脸上真没有血色,像一个死人。”马如飞一边说,一边连连打着寒战。

    “尼玛……我怎么感觉当时我也感觉那女人不正常啊,脸色太过惨白了。不会真就是一个鬼魂吧?”张斌在心中嘀咕着。

    “主人,你说得对,我摄录了她的影像,仔细观察,真的发现她的脸色不正常,和寒冰云死去的脸色一样。难道,真是寒冰云的魂魄吗?”兔兔也在张斌的脑海之中说。

    “下次要去茅山派拜访一下,问问关于鬼魂的事情了。”

    张斌在心中嘀咕着,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个塑料袋,从中拿出了蜡烛,香和冥币。这些东西当然就是他在那个杂货店拿的。

    点燃蜡烛和香,插在坟前,再烧起冥币。

    在心中嘀咕着:“寒冰云,我知道你死得很不心甘,但是,这就是命。你也说过,不怪我,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上,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你的魂魄就不必在这个世界上逗留了,还是去地府报到吧,早点投胎,早点做人,开始新的生活。”

    “师兄,那个美女真是女鬼吗?她就埋在这里?她是不是有什么冤屈啊?我们要不要帮忙她报仇?”马如飞在一边惊讶地问道。

    “不错,那个美女十有*就来自这里,这就是她的墓地,她也没有什么冤屈,仅仅是没钱了,所以出来讨钱。你给她人民币,她在地府是用不了的,所以,给她烧点冥币。”张斌谎言道。

    不过,听在马如飞的耳朵中却是感觉到很合理,天衣无缝。

    所以,他相信了,赶紧过来一起烧冥币,嘴里也是喃喃:“美女啊美女,我不需要你报答,你千万别来报答我了,我承受不起,非被你吓死不可。”

    张斌哭笑不得,感觉马如飞这家伙真就是一个逗比,很好玩儿。

    烧完冥币,等蜡烛和香在夜风中熄灭,张斌就打算带着马如飞马上赶回去。

    但是,兔兔暗暗地说话了,“主人,如果说那个女人是寒冰云的魂魄,有点说不通,因为容颜不一样。刚才我在网上搜索了很多关于鬼的消息,从来也没有说鬼魂和生前的容颜是不一样的。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两个可能,那可能是另外一个女人的魂魄,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寒冰云复活了,她生怕你认出她来,对她不利,才一出坟墓就改变了容颜。所以,我建议你挖开坟墓看看。”

    “算了吧,我不想挖墓。”

    张斌拒绝,他可不想做这样的事情,挖出尸体,马如飞看到了,那麻烦大了。

    “那你可以施展穿墙异能,穿到坟墓之中看看?这样就可以证实到底是哪一种情况了。”兔兔又建议说。

    “算了吧,我已经检查过坟墓,没有任何异常,我坚信她的尸体还好好地躺在坟墓之中。那个女人,其实不是一个鬼魂,即使是鬼魂,也不是寒冰云的魂魄变成的。”张斌在心中嘀咕着,他可不想再看到寒冰云的尸体,怎么可能穿到坟墓去看?

    就是不知道,将来他会不会后悔今天没有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