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神农 > 第1381章 神奇苦修士
    而魔婉却是如同傻子一样地愣在那里,她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她的父亲魔吞宇,副门主幽九炫,那是何等厉害的巨擘?是何等恐怖的枭雄?

    但他们现在竟然被人控制了?

    做了别人的仆人?

    这到底是什么恐怖存在?

    张斌即使隐藏了一些实力,但是,他变成真龙太恐怖了。

    防御能力超强,法宝也是无比犀利。

    渐渐地,他再次占据了上风。

    魔吞宇和幽九炫联手都抵挡不住,开始节节败退。

    “张斌,让你再多活十年。十年后再对付你。”一只灭魂蝶冷笑着说,“你千万不要想着逃走,也不要想着移民。那我的仆人随时可以出动,杀个血流成河。”

    说完,魔吞宇和幽九炫就同时沉入了地下,如同鬼魅一样地消失不见。

    张斌铁青着脸,站在那里,好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的眼睛之中射出了无比愤怒的火焰。

    今天他之所以能占据上风,还真就是靠法宝。

    不是靠强大的神通和实力。

    但是,自己之所以有这么厉害的法宝,却是因为胧宇。

    断剑是胧宇给的,众多的二级阵法也是从胧宇那里学到的。

    现在魔吞宇和幽九炫被胧宇所控制,他们自然也可以学到这样的阵法。

    他们当然也可以炼制出同样锐利的法宝。

    这样锐利的法宝,自己如果没有修炼成真龙,还真抵挡不住。

    所以,十年后的幽九炫和魔吞宇定然会厉害到无比恐怖的地步。

    而黑狱星宇宙战舰的光子炮,未必可以杀死他们。

    所以,当时他们应该也是逃走了。

    但是,为什么之后胧宇没有派出他们两个对付黑狱星战舰呢?

    毕竟,黑狱星战舰打扰了他的好事啊。

    难道,胧宇也和黑狱星战舰有什么关联不成?

    难道,魔门一脉也和胧宇有什么联系不成?

    难道,黑狱星战舰是来地球解救胧宇的?

    “即使和我假设的一样,我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张斌在心中发出了愤怒的大喊。

    但是,他却是愈发地警惕起来。

    也愈发地感觉到,要打败黑狱星战舰,要干掉魔吞宇和幽九炫,变得无比艰难。

    因为他们的背后似乎还有一个大boss,那就是胧宇。

    如果胧宇才算是魔门祖师的话,那么,天魔诀很可能就是他创立出来的。

    即使不是,胧宇也定然对天魔诀很了解。

    而魔毅横渡虚空来地球,很可能就是来拜见胧宇。

    随手留下了传承。

    这样一来,魔吞宇和幽九炫还能不快速强大起来?

    “张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婉冲到了张斌面前,问道。

    “就是有一个邪恶的大魔头看中了我的天资,他要夺舍,但一直没有能成功。现在他灵魂控制了魔吞宇和幽九炫,要培育他们,让他们快速变强,然后抓住我,让他夺舍而已。”张斌说,“从现在起,你父亲已经不算是你父亲。希望你自己小心点,我也希望你可以一直坚持自己的本心,能如同以前那样修炼,将来飞升到魔界去。”

    “我会的。”

    魔婉有点冷漠地说。

    “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看到有人要毁灭地球上的人类,你是独善其身,还是和之血战到底呢?”张斌意味深长地问。

    “别人的死与我何干?”魔婉冷冷地说,“我为什么要和之血战?不过,我也不会和之同流合污。我只做我自己。”

    “很好,我明白了。”

    张斌冷冷的说完,就开始掠夺魔门洞天的宝物。

    把几乎所有有价值的材料,天地灵药都收了起来。

    魔婉就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她的脸上写满了鄙夷之色。

    甚至,她还讥讽出声:“张斌,你也算是修士?”

    “怎么?我灭了魔门,魔门的一切就属于我。有什么不对吗?”

    张斌淡淡地说。

    “我没有说不对。我只是说,靠天地灵药修炼的修士,不算是修士,他们或许会快速地突破瓶颈,看上去很强大。但是,他们就如同温室中的树木和花朵,是经受不起狂风骤雨的。反而是野外的小草小树,他们的生命力顽强得让人不敢置信。”魔婉说,“或许你不会相信,我修炼到魔婴初期,就从来没有使用过任何天地灵药。也没有服用过任何突破瓶颈的丹药。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战力比一般修士强大了吗?”

    “什么?你不服用天地灵药,你不服用突破瓶颈的丹药,但十几岁就修炼到魔婴初期了?”张斌一脸的惊讶和不敢置信,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不错。如同我这样修炼的修士就名叫苦修士。”魔婉说,“苦修士修炼从来不用天地灵药,甚至,他们连灵气也太在乎。他们专注的开发人体宝库,让自己一步步强大。他们的战力是同境界之中最强大的。苦修士有一个理论,只有自己苦苦修炼得来的力量才真正地属于自己。掠夺得到的力量,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难以发挥出威力,而且让人误入歧途。所以,一般的修士,尤其是那些天才,他们强大得很快,但也死得很快,大部分就是死在天劫下。而我们苦修士,进展虽然慢,但是,只要突破,就可以度过天劫,不会死在天劫下。”

    “你说得有道理,苦修士?这的确是很特殊的修士。”张斌的脸上浮出了思索之色,“但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要知道,我们虽然有个一个月美好的日子,但是,我和你父亲是敌对的关系,刚才,我已经杀死了你父亲。”

    “我仅仅是不想看到我曾经的男人被人夺舍。如此而已。”魔婉儿说,“至于我们之间的仇恨,恩怨?谁说得清楚?如果我有实力,变得超级强大了,说不定,我会亲手杀死你。也说不定,我会和你一起并肩作战,对付要夺舍你的强敌。”

    张斌冷冷地看着这个很古怪的女人,而魔婉也同样冷冷地看着张斌。

    他们的脸上没有情意,也没有任何的欣赏。

    只有冷静和冷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