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神农 > 第5716章 领悟奥秘
        “终域五级不是那么好突破的。精神法宝是一个巨大的关卡,很多人卡上很漫长的年月。你好好地感悟吧。”

    南山农夫的第四分身又补充着说。

    “多谢前辈指点。”

    张斌的第四分身感激地说。

    有了这样的指点和传授,他相信自己要修炼出精神法宝,那会变得容易很多。

    “对了,我还要提醒你一句,生命本源道才是根本,别的神通和功法只能算是辅助。若是舍本逐末,那就愚不可及。”

    南山农夫又严肃地说,“若是你能把生命本源道修炼到万级以上,就成了超级牛逼的宗门。开创一个如同的凶冥门一样的恐怖门派,足以让你纵横天下,对抗凶冥门弟子……”

    “生命本源道是根本,受教了。”

    张斌点点头,脸色也是变得严肃。

    自己差点走偏了,一直在羡慕凶冥门弟子能修炼很多功法。

    却是忘记了审判之道才是自己的根本。

    自己的战力之所以如此强大,除了多次奇遇外,还是因为自己的生命本源道超级牛逼。

    而在黑土神域,张斌在洞府之中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我的精神法宝到底是什么?我的审判本源道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农夫之道的生命本源法宝是锄头。

    精神法宝是种子。

    审判之道的生命本源法宝的天秤。

    精神法宝是?

    张斌就一直这样思索着,同时他还在努力地清理疏通生命本源道两边的小道。

    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张斌慢慢地明悟出了一丝奥秘。

    确切地说,他是对南山农夫的精神世界,生命本源神器,精神法宝有了一个很清晰地认识。

    南山农夫的精神世界是麻袋,应该就是用来装丰收后的粮食的。

    生命本源神器是锄头,是用来种植粮食的。

    而精神法宝是种子,就是用来做种的。

    这三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缺一不可。

    而一旦修炼出来了,那也就迈入了高手的行列。

    张斌自己的精神世界是法院,是审判生命本源道的地点。

    他的生命本源神器是天秤,那其实就是一个审判的工具。

    那么,自己的精神法宝又是什么呢?

    自己的审判本源道还缺乏了哪个环节呢?

    张斌满脑子浆糊,怎么也是想不明白。

    他感觉,自己的审判之道已经很完美了,没有什么缺陷。

    那自然就没有办法弄出精神法宝。

    “到底哪里出错了?”

    张斌捧着脑袋,两眼发直。

    想了不知道多久,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就出现了一道灵感的火花。

    自己有了法院,有了审判的工具天秤。

    看上去是完美了。

    但是,似乎审判之道的攻击力一直不足。

    或许,天秤仅仅就是一个审问的工具,不能说是审判的工具。

    我还需要一个判的工具。

    判死刑,需要什么工具呢?

    一把斩头的刀?

    但很是平凡啊,似乎不是自己的精神法宝。

    想到这里,张斌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他莫名其妙就想起了凡界某个名人,那就是包青天。

    这家伙有三把側刀,分为龙,虎,狗三品。

    一旦判处死刑,就用側刀斩杀。

    这真的很牛逼,也很吓人。

    “嘿嘿嘿……我的精神法宝一定就是側刀。专门用来斩杀犯人。”

    张斌发出了怪笑声。

    他心念一动,就已经放出了他的精神世界。

    他出现在法院之中。

    开始想办法用法力和精神力来构筑側刀。

    当然,他的第四分身也是再次向南山农夫的第四分身请教,“前辈,我已经想明白我的精神法宝是什么了,但是,如何更快更好地构筑,要如何做?”

    “真的想明白了?”

    南山农夫斜着两个眼睛,淡淡地问。

    “当然是真的。”

    张斌的第四分身真诚地说。

    “呵呵……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想明白了,然后就想办法构筑他们的精神法宝,但是,往往都不能成功。”

    南山农夫讥笑着说,“不过呢,我还是可以告诉你构筑的秘法,不需要你傻傻地去尝试了。构筑精神法宝必须是这样的,当然,若是你修炼出了魂核,那就更加的容易了……”

    “原来如此。”

    张斌嘴里喃喃,他如法炮制。

    开始慢慢地构筑起来。

    他的魂核飞了出来。

    爆射出一丝一丝的精神力。

    那是极度凝聚的精神力。

    而他的本源法力也是从他的丹田飞了出来。

    化成了细丝,和精神力丝线缠绕在一起。

    慢慢地构成了特殊的符箓。

    而符箓的形状就是一把側刀。

    散发出奇异的气息。

    当然,这是一把体积很小的側刀。

    仿佛一条盘旋的小龙。

    “怎么回事?没有动静?难道我的感悟是错误的?”

    张斌的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

    根据南山农夫的传授,若是精神法宝的外形错误,那是不能变成精神法宝的。

    甚至,那个外形会快速地崩溃。

    不过,这一把側刀却是没有崩溃,也没有吞噬精神力和法力来变大。

    “看来,法宝的外形大体是对的,不过,却还有着瑕疵。”

    张斌思忖了好一会,就闭上了眼睛,细细地感悟审判之道。

    感悟判的奥义和重要性。

    慢慢地,他陷入了一个神奇的境界之中。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威风凛凛地坐在法院的审判椅上,手里拿着天秤。

    他的背后站满了无数的审判员。

    台下跪着一个罪犯。

    一把巨大的側刀也是摆放在台下,散发出冰寒锐利的光芒。

    两个刽子手杀气腾腾地伺候在一边。

    “罪犯张三,你罪大恶极,叛你死刑,斩!”

    张斌狠狠把秤砣拍在审判台上,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大响。

    显然,秤砣就是惊堂木。

    然后他的手中秤杆就变成了一只判官笔,秤盘变成了放置墨水的砚。

    判官笔沾上墨水,凌空写了死刑二字。

    直接落在罪犯的额头上。

    而那两个刽子手就押着罪犯,来到側刀前,一个抬起側刀,一个把罪犯放在側刀上。

    咔嚓一刀斩下。

    罪犯的脖子断裂,脑袋掉落。

    血爆射。

    然后幻境消失了。

    “卧槽,原来我对审判之道的感悟现在才入门啊。”

    张斌发出了震撼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