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影视先锋 > 56:否定
    “塔寨内有三支主脉,大房,二房,三房。”

    “咱们三房的房头是林宗辉,他下过命令,让三房全力支持林胜武,哪怕不支持也不能拆台。”

    “你出来选,意味着什么你清楚吧?”

    林文昌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将目光看向林耀,好似要看清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林耀坐在石凳上,低着头,腼腆的回答道:“我想试试。”

    “想过后果吗?”林文昌又问。

    林耀点点头,回答道:“想过,但是我依然坚持。”

    “因为我很清楚,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先不说林胜武能不能选上,就是能,我这次退了,下次就一定会轮到我吗?”

    “若是不能,我这次退了,林胜武没选上,下次他还要出来选,您说辉叔会让我上,还是让林胜武继续上?”

    “堂伯啊,不是我不想退,实在是退无可退。”

    “您应该也清楚,只有抓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别人说的天花乱坠也是白扯,机会是不等人的。”

    唉!!

    林文昌叹了口气,沉声道:“咱们的关系,比跟林胜武更近,你叫我一声堂伯,我也不能不管你。”

    “三房八百户居民,我能为你拉来二百户吧,剩下的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

    林耀面上无悲无喜,点头道:“堂伯,您多费心。”

    离开林文昌家,林耀正准备继续拜访,迎面就碰到了出来散步的林宗辉。

    “辉叔早。”

    “咦,是阿耀啊!”

    林宗辉抬着头,看了看院子里的林文昌,目光中带着阴鸷之色:“一大早就来拜访你堂伯,很有孝心啊。”

    “辉叔...”

    不等林耀开口说什么,林宗辉就招了招手,道:“跟我一起走走。”

    林耀赶紧跟上去,跟在林宗辉身后,二人一起走在塔寨的巷道中。

    一路无言,大概有七八分钟。

    走出一条巷道,又碰到了几个出来晨练的叔伯,林宗辉才开口道:“听胜文说,你想出来选村委?”

    林耀回答道:“是啊辉叔,想给自己加加担子,也为叔伯们多分忧。”

    对这个说辞,林宗辉表现的不置可否,淡然道:“阿耀啊,你有上进心是好事,叔不该泼你的冷水。”

    “但是这次呀,你就不要出来选了。”

    “咱们三房的人选已经定了,是胜武,咱们全力支持他竞选,力气也使到一块去。”

    林耀不说话,他就知道出门碰到林宗辉,绝不可能是偶遇。

    果然他是不支持自己出来选的,这不奇怪,是人都有个远近亲疏之分。

    林胜武跟随林宗辉多年,说是半个儿子都不为过,自己算什么东西,也想跟林胜武争,林宗辉能高兴才怪。

    “阿耀,我不让你出来选也是为你好,如果将塔寨比喻成国家,大房、二房、三房,就是国家内的三个执政党。”

    “你想上进是好事,但是也要符合时宜。”

    “党内都不选你,出来选也没用,选不上,何苦自取其辱呢?”

    “听叔一句劝,别白折腾了,回申城好好做事,等到胜武选上之后,下次再选村委就是你上。”

    “你还年轻,不别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说到这里,林宗辉止步不前,回头看向林耀,希望他能表明态度。

    林耀面上带笑,什么叫林胜武选上了再支持他选。

    林胜武要是一辈子选不上,是不是他就当万年老二了?

    “辉叔,让我试试吧,万一选上了呢?”林耀没有硬顶,但是口气丝毫不松。

    他很清楚,权利不是让出来的,是争来的。

    所谓的谦让,那是骗普通人的谎言,不信可以看看各大职场,哪个领导的位置是因为谦让来的。

    大话西游中,唐僧说过一句名言:“你想要啊,想要你为什么不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你想要还不说,你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

    林耀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你想上位,首先要让人知道你的想法。

    你自己都不想,谁会抬着你坐上去,真当陈桥兵变,是手下将领强迫赵匡胤登基的啊?

    沉默...

    听到这番说辞,林宗辉静静的看着林耀,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有句话叫塔寨,是林耀东的塔寨。

    塔寨内的三房,又何尝不是林宗辉的三房?

    林耀的回答与抗拒,已经引起了林宗辉的不满。

    他不希望三房内,有超出他掌握的东西,更不允许有人来质疑他。

    “你一定选不上。”

    说完这话,林宗辉挥袖而去,根本不给林耀辩解的机会。

    林耀站在原地,看着林宗辉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了才笑道:“只有永远的利益!”

    对于利益二字,林耀很有感触。

    林胜武是林宗辉的心腹,他上位,意味着林宗辉在村委中的话语权增加了,这代表的是利益。

    林耀,关系跟林宗辉没有那么亲密,就是选上了,会不会甘心听话也很难说。

    不管是从远近亲疏来讲,还是从利益出发,林宗辉都不想他出来竞选,更不可能转而支持他。

    “果然,让林宗辉支持我是不现实的,这次村委会选举,我的出路只有一条,不是林宗辉的支持,而是林耀东的心思。”

    “不然,哪怕林宗辉支持我,我也不过是第二个林胜武,能不能赢林灿很难说。”

    “二房的实力还要在三房之上,光是人口就有一千户,想要赢下林灿,光盯着三房是不够的。”

    林耀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杂念,直奔林耀东的家而去。

    三房跟二房有矛盾,这个矛盾是从林宗辉这代开始的。

    到林灿、林胜武、林耀这一代,是上代的矛盾传承到了下代,有点子承父仇的意思。

    矛盾的根源,是因为一个人,林耀祖。

    大房林耀东,二房林耀华,三房林宗辉,林耀东和林耀华是亲兄弟,林宗辉跟他们是堂兄弟。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林耀东其实有两个弟弟,林耀华是老三,还有个老二林耀祖。

    林耀东跟林耀华,早年做的是走私生意,后来才弄得冰工厂,他们两个一直在外面。

    家里面,是林耀祖跟林宗辉撑着的。

    2000年之后,林耀东的生意受阻,有心将生意转到塔寨,以塔寨为依托开拓新的市场。

    06年前后,林耀东以返乡投资的名义,返回塔寨进行考察,一眼认定这里能成为他的最佳生产基地,并劝说林宗辉和林耀祖支持他。

    林宗辉与林耀祖不同意,他们坚决不赞成林耀东的计划,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林耀祖有先天性心脏病,回来的当晚因为气不过,导致心脏病复发去世了。

    林耀华认为,这件事是林宗辉在捣鬼,他们跟林耀祖才是亲兄弟,林耀祖跟他们唱反调,一定是林宗辉的背后说闲话。

    再加上林耀祖暴毙,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二房跟三房就打起来了。

    械斗中,林宗辉的二儿子林二宝,当场被林灿带人打断了腿,于是接下来的十年间,便有了二房三房的明争暗斗,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