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影视先锋 > 57:多谢东叔栽培
    二房与三房的矛盾,源自于林耀祖之死。

    林耀祖这个名字,在塔寨内是禁忌话题,没有任何人喜欢谈论。

    但是再往上,没有出现林耀祖这件事之前,二房与三房的关系还是不错,整个塔寨就是个大家庭。

    林耀有心思寻求林耀东的支持,底气就在于这些年来,林耀东所在的大房,一直在努力化解二房和三房的矛盾。

    林耀东是林氏宗族的族长,大房也好,二房也罢,哪怕是三房,都要听从他的命令。

    他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的族人内斗的,因为林耀东这个人很复杂,他的宗族观念非常重,有点旧社会中老族长的意思。

    他千方百计,想把一碗水端平。

    哪怕面对林宗辉,他也是问心无愧。

    最能体现他性格的地方,是破冰行动大结局中,他得知林宗辉成了告密者,引来了缉毒署要端掉塔寨时的反应。

    那时,已经万劫不复了,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宗辉,林耀东还是不忍心下杀手。

    要知道,塔寨可是林耀东苦苦经营起来的,他将这里的一切视作生命。

    林宗辉毁了他最珍贵的东西,他都咆哮着说亲人相残,他下不去手。

    由此可见,林宗辉的儿子林三宝之死,跟林耀东真的没有关系,这些事很可能是二房背着他做下的,他或许都不知情。

    这次村委会选举,大房没人参选。

    主要竞争者是二房的林灿和三房的林胜武。

    寻求林耀东的支持,他认为是可行的,现在的二房和三房,山头主意太明显了。

    只认各自的房头,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反而没有了塔寨一家人概念。

    林耀东身为族长,相信对这一切也心知肚明,这一切绝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东叔,在家吗?”

    站在大门外面,林耀按响了门铃。

    “谁呀?”

    对讲机中,传来东叔的话语声。

    “东叔,我是林耀。”

    “有事吧,进来说吧。”

    伴随着开门声,林耀走了进去,来到了东叔的客厅。

    客厅内,林耀东正在吃早餐,清淡的白米粥,配上自己家蒸的包子,外加两样小咸菜,简单而不简约。

    “阿耀,还没吃早饭吧,一起坐下吃吧。”

    林耀东一边说着,一边冲厨房喊了句:“梅梅,阿耀来了,再拿份早餐来。”

    平常的时候,林耀东并不喜欢板着脸,相反他很亲民,没事总会去各家各户转转,本身也没什么架子。

    没一会的功夫,厨房内出来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她是林耀东的妻子王梅,也是林景文的母亲。

    “阿耀快坐,景文上次回来没少念叨你,说影视公司的点子就是你给想的。”王梅端了一碗粥,一双筷子放到了林耀面前。

    “谢谢王姨。”林耀憨厚的笑了笑:“真是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跟景文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话题,以后也要相互帮扶才是,我跟你东叔都老了,未来怎么样还得看你们的。”王梅跟林耀客套几句,也知道他们有话要谈,很快就放下东西离开了。

    等到王梅离开之后,林耀东夹起一个包子吃了两口,问道:“阿耀,东叔没拿你当外人,有话直说,不用藏在心里。”

    林耀点了点头,开口道:“东叔,前天景文跟我说,村里有意选村委,我这次回来也是想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

    “然后呢?”

    “辉叔不想支持我,他认为胜武更合适,觉得我年轻,无法服众。”

    林耀语气微顿,又道:“东叔,我是年轻,在村子里的时间也短。可我觉得,村委是要为村子带来利益,带来变化的,不能只讲辈分,我这几个月来,为村里也出了不少力,辉叔一句话就否决我,我不甘心。”

    林耀东眉头微皱,问道:“你想怎么样?”

    林耀回答道:“我觉得我能行,希望您能支持我,给我个机会。”

    哎!!

    林耀东叹了口气,开口道:“你能想起东叔,东叔很高兴,但是这件事难度很大,我不是不想支持你,而是如果我支持你的话,你想过怎么跟你辉叔交代吗?”

    “东叔,如果我上位,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表明,我会比胜武做的更好,能为公司赚到更多的钱。”

    “现在的村委里,都是叔父辈与叔公辈的人当家,固然是老成持重,却也少了几分朝气不是。”

    “东叔您这次决定给年轻人机会,应该也想带来转变吧。”

    “我认为我可以,我比林灿、林胜武更适合这个位置,他们能做到的我可以做到,他们做不到的我也可以做到。”

    “话别说的太满。”

    林耀东顿了顿,又道:“你觉得我会支持你吗?给我个理由。”

    “东叔,我一直坚信您说的那句话,塔寨是个大家庭,我们都是林氏宗族的一份子,所谓的大房、二房、三房、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太清楚了就没意思了。”

    “二房支持他们的候选人林灿,三房支持他们的候选人林胜武,看似团结,实际上是眼中只有自己一房的人。”

    “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不喜欢分的那么清楚,所以我就来求您了。”

    “您要是没有合适的支持人选,不如就选我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林耀说的面不改色,他就是来毛遂自荐的,害羞还能干成什么事。

    至于林耀东是否支持他,他现在也说不准。

    可他清楚,大房这些年人才凋零,真没出什么像样的人物,没人出来选是真的没人,而不是因为谦让。

    塔寨可不是一般地方,做的也不是一般生意。

    让能力不够的人上位会害人害己,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宁滥勿缺。

    在这种情况下,林耀东依然坚持让年轻人上位,相当于将名额送到了二房和三房手上,一碗水已经端的很平了。

    林耀觉得,自己这个三房出身,却求到大房头上的族人,东叔未必不会考虑。

    “难办啊,难办啊!”

    林耀东听完这些话,长叹道:“你想上位,他想上位,人人都想上位。”

    “可位置只有一个,如果我支持你,他们会说我做事不公允,无法服众。”

    “不支持你,你又会觉得选举不公平,人才不能人尽其用。”

    “我看这样吧,晚上你们一起聚聚,我们三位叔父作陪,也将这件事定个章程出来。”

    “东叔做事最讲公平,你,林灿,胜武,都是咱们塔寨最杰出的年轻人,东叔可不希望因为一次选举,闹得你们面合心不合,你觉得怎么样?”

    林耀大喜过望,忙道:“多谢东叔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