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因为我有钞能力 > 第九十七章 久旱逢甘霖
    看着周昆这副惫懒的样子,陈雪雯是又好气又好笑,之前那个温文尔雅,成熟稳重的人去哪儿了。

    原先还有点霸道总裁的感觉,现在就和个大男孩差不多。

    不过也是这样的周昆给了她更多生活的气息,相处起来更显的亲密,让她也找到了曾经在校园里读书时那种青春烂漫的感觉。

    “走吧。”周昆牵起了陈雪雯的手,打断了她的思绪。

    上了楼,刚走进陈雪雯的家,一股淡淡的清幽宜人的香味就传入到了周昆的鼻腔里,让他不由得精神一振,开始打量起四周。

    ????陈雪雯的家面积不是很大,大概就九十来平,但是看得出来她在装修上花了不小的心思。

    室内是比较简约的北欧风格,布局匠心独运。顶、墙、地三个面,完全不用纹样和图案装饰,只用线条、色块来区分点缀。

    整体的色调是米兰色的,显得淡雅而温馨,很符合陈雪雯成熟知性的女老师身份。

    不过偶尔能看到一些跳脱的色彩点缀其中,显得更加有活力。

    房子四周是宽大的落地窗,这也很符合北欧的设计风格。

    因为北欧地区受高纬度地理环境的影响,冬季漫长,光照并不充裕,日照时间也短。

    光线的匮乏让这里的人们更加热爱光线,所以在建筑房屋时当地的人们会强调室内空间宽敞和内外通透,很多时候他们会采用大大的落地窗最大限度引入自然光。

    在客厅的正中放着三张浅绿色的皮质沙发,比较清新淡雅。

    在东面的角落,还有一架黑色的雅马哈钢琴,上面非常干净,一尘不染,显然陈雪雯对此很上心,估计时不时的就会弹上一曲。

    “周昆,你先坐会吧,我给你倒杯茶。”陈雪雯回头看着还在打量她闺房的周昆有点羞涩的说道。

    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真的把周昆领到自己家来,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虽然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是被他这样打量自己的房间,还是有一种不太自然的感觉。

    “好,那就麻烦陈老师了。”周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开电视遥控器,随意找了一个频道放了起来。

    “来,喝茶。”陈雪雯很快就端着茶杯走了过来,微笑着递给周昆。

    接过茶杯,典型的英式红茶,从色泽上看得出来陈雪雯还放了点牛奶进去。

    “陈老师,您这分明就是奶茶嘛。”周昆笑了。

    “睡前喝点牛奶,有助于安眠的。茶太浓也不好,容易精神亢奋。”陈雪雯用轻柔的声音解释着,然后主动坐到了周昆的身旁。

    “不错,好喝。”周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香清新自然,奶香浓郁,微苦不涩,细腻顺滑,口感确实极佳。

    “好喝吧。我平时也都喜欢这么喝。”陈雪雯得意了,骄傲的抬抬下巴。

    周昆没有说话,而是用一种炙热的眼神看着陈雪雯。

    那玲珑有致芳香萦体的身躯,丰满挺立的车大灯,艳丽娇羞的俏脸,加上那微微张开的性感红润的嘴唇吐气如兰的样子,让他心驰神往。

    陈雪雯也感知到了周昆情绪上的变化,不过她此时除了女人天生的娇羞外,还有着隐隐的期待。

    女人一旦到了她这个年纪,三十如狼似虎,四十坐*地*吸*土,有需求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得到了陈雪雯眼神的肯定,周昆的身子慢慢靠了过去,两人就这么紧紧交织了在了一起。

    “唔,不要在这里,到床上去。”陈雪雯用艰难的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周昆一下子把她整个人横抱起来,就走进了她的闺房。

    陈雪雯的闺房整体是淡黄色为主,看起来非常温馨淡雅,房间内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莫名香味,似兰花一般温馨,又似是陈雪雯身上的女人幽香。

    不算宽敞但是精致的卧室正中央摆放着一张看起来非常舒适的席梦思,上面铺着一张淡粉色的床单,还有一床米兰色的柔软棉被。

    周昆小心翼翼的把陈雪雯放到了床上,他将那珠圆玉润的身子紧紧压在了身下,那光滑细腻的肌肤每一寸都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夜慢慢的深了,房间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掌声。

    这一晚过的很漫长。

    ........

    第二天一早,阳光穿过宽大的落地窗照射到了周昆的脸上,正午的太阳着实有点儿刺眼。

    他勉强睁开了眼,一只手在旁边胡乱摸索着,并没有人在,除了那还有点湿漉漉的床单。

    “陈老师?”周昆喊道。

    叫了两声没有回应,他想撑起自己有点酸软的身子,但感到有点儿力不从心。

    昨天晚上的战斗实在是太激烈了。

    刚开始时的他还占据一点上风,但随着战况愈发的焦灼,陈雪雯在后面也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让他最后再也招架不住,交出了战斗的主导权。

    脖子上密密麻麻的草莓和身上那无数的牙印,都是他“光辉”的勋章。回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忍不住咧了咧嘴。

    看来得尽快把钞能力之躯兑换出来了,不然这以后哪里遭的住啊。

    “你醒了?”这时陈雪雯走了进来,穿着一身白色棉质浴袍,头上裹着粉红色的浴巾,看来是刚刚洗好澡。

    久旱逢甘霖,被喂的饱饱的后的她看起来气色非常的好,面色红润,满面春风。

    露出来的两条大白腿也是格外的诱人,似乎还有淡淡的水汽,看起来水灵灵的。

    看着出神呆呆望着她的周昆,陈雪雯莞尔一笑:“呆子,还没看够吗。”

    周昆没说话,只是挥挥手示意她过来,陈雪雯也就顺从的坐到了他的身旁。

    周昆把她搂进自己怀里,将头埋到她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处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给她种上了一颗草莓。

    “哎呀,又这样。都怪你,本来我今天还要去上课的,你这样子给我种了那么多,我都没办法只能请假了。”陈雪雯娇嗔道。

    “没事,不是挺好看的吗。”周昆用手轻佻地抬起陈雪雯的下巴,仔细欣赏起他的杰作来。

    陈雪雯让他看了一会儿后才把他的手挪开,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像一只小猫咪那样钻到了周昆的怀里,眼帘轻轻颤动。

    “周昆,和你说个事。”

    “嗯?”

    “以后在学校里的话我们还是像原来那样好吗?毕竟我们还是老师和学生,我又在上你的课,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会被说闲话的。”

    “好,听你的。”

    “嘻嘻,真乖。快起来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那么麻烦吧?这都中午了,干脆去四季吃个早午餐吧,我和那边的后厨说一声。”

    “嗯?你是信不过我的厨艺吗,我告诉你其他人想吃可没那个福气呢。”

    见陈雪雯都这么说了,周昆自然应允了下来:“好吧好吧,那我先去洗漱下。对了,你这床单要不要帮你换一下,有些地方都是湿透了,嘿嘿。”

    陈雪雯给了他一个白眼,表示不想和这个流氓说话了。

    甩下一句“都怪你,你帮我洗干净”就出去给周昆做早饭去了。

    周昆一脸无辜,喊着:“”这能怨我嘛,这锅我可不背。”见陈雪雯没回应也就笑着帮她收了起来。

    然后就发了个信息给自己的管家让她赶紧去买十条新的床单给他送到四季去,到时候他去取。

    洗床单是不可能洗床单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洗床单的,幸好老夫还有钞能力,可以每天买一条新的,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等到周昆洗漱完时,发现陈雪雯还在厨房里忙碌就走了进去,看看她的厨艺是何等的惊人。

    结果让他啼笑皆非的是,看着桌上摆放的东西,他发现陈雪雯就用多士炉烤了几片面包,又泡了两杯奶茶,现在正在那里切水果做水果品牌呢。

    这些玩意当下午茶还凑合,如果当早饭的话他的胃可真受不了。

    在吃早饭这方面,周昆的胃可是实打实的中国胃。

    小笼包,水饺,汤圆,包子,油条,豆浆,饭团,烧饼,稀饭都是他的心头好。

    “还是让我来吧。”周昆拍拍了陈雪雯的肩,笑着帮她把已经做好的餐点放到了外面的餐桌上。

    “别捣乱,我还没做好呢。”陈雪雯跺脚。

    这种打扰人做饭的家伙真是再可恶不过了!

    “陈大厨您先休息休息,也要给我一点表现的机会嘛。”周昆一边说着,一边翻着冰箱。

    幸好他要做的东西需要的食材和调料不多,不然就这堆满了速冻食品和各种零食果汁的冰箱恐怕还真做不出什么菜来。

    “干嘛,我平时不太做饭的,所以也没买什么菜。”陈雪雯看着自己的冰箱,有点脸红了。

    完蛋了,他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馋嘴又偷懒的女人。

    肯定是这样的。

    感觉自己形象崩塌了的陈雪雯俨然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

    “如果食材不够的话我就叫盒马鲜生的外卖送点来。”

    “没事,这些足够了。你就瞧好吧。”周昆志得意满,要知道这可是他的拿手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