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 第二十三章 进局子
    赵江河获得了三十多个能量光团,开出了四篇功法与十来件法器符箓,剩下的全是丹药。

    赵江河初入修行,现在最缺的就是修行功法与丹药。至于法器符箓,符箓可以留下,法器则不易太多,因为多了也用不了。

    赵江河留下一把法剑,其它的法器都托王鸿轩帮忙处理。

    四篇功法中只有一篇为修行功法,另外三篇则是法术。

    这篇修行功法叫《凝水炼神》,引水气入体,借水化火炼其精神。一共分为三层,刚好是对应凝魂、养神、具现三个境界。至于更高的境界就没有了。

    这篇功法算不上什么高级功法,但比之前赵江河修炼的那篇功法要好上许多。

    三篇法术中的两篇是小神通,另一篇则是一门剑法。正因为是一篇剑法,赵江河才会留下那把法剑。

    事情结束之后,赵江河与王鸿轩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赵江河每天晚上必炼《凝水炼神》,至于小神通与剑法则是隔开时间学习。白天赵江河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哪有时间修行。

    赵江河为自己找了一个兼职,在一家培训班上课。

    这间培训班肯定是教人修行的,赵江河还找不到那么高大上的工作,他主要是辅导十多个小学生的数学作业。

    赵江河是发现了,带小学生做作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的小学生实在是太人小鬼大了,每天不是问赵江河有没有女朋友,就是问赵江河吃鸡吗?

    甚至会问一些让赵江河下不了台的问题。

    尽管这样,赵江河还是很热爱这份工作。因为和这些小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很轻松,是一种心灵上的轻松。同时他认为自己能够教好这些学生,这是一件多么崇高的事情。

    我呸!明明是因为工资高的原因。

    赵江河上完课之后,便赶回自己的小窝。

    兼职的地方离赵江河住的地方大概有五六里路的样子。赵江河一人背着一个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你没有猜错,是坐在回家的路上,而不是搭车。

    自己已经是一个修行者了,怎能乘坐公交这种低级的交通工具吗?难道你的十一路车很高级吗?明明是因为舍不得那一块钱的公交车车费。

    赵江河正经过一条小巷子,他突然听到里面有叫唤声。

    大城市中虽然灯火通明,但也有灯火照射不到的,比如这条老街。这条老街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由于一些历史存留问题和资金问题,这条道街一直没有开发。

    老街里住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一些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

    这个时间段,那些人大多家在看电视和上网打游戏。

    街道之上是空无一人,加上没有路灯,只借助那微弱的光芒,看上去还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

    赵江河听到那叫唤声,心神一震:“难道我英雄救美的机会到了。”

    他一步当作两步,直接冲进了那条小巷子里。小巷子里更是昏暗,两旁堆积着些许垃圾,还有丝丝怪异的味道。

    放在之前,赵江河不会在这夜黑人静之时,独自一人冲进着小巷。但他也不会见死不救,最多就是报警。

    一阵阴风吹来,赵江河感觉到自己背后一寒,难道自己是遇到了什么妖魔吗?

    此时自己是什么人?是修行者,难道还怕什么妖魔吗?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赵江河在心里为自己壮胆,他虽然开始修行,已经不是普通人。

    但他的内心还是一个普通人。

    这就是能力增长了,但心理素质还没有增长。

    里面的叫唤声变成了打斗声,赵江河快速的跑往声音的发源地。

    这小巷是纵横交错,赵江河连拐了几个弯,他看到有一个蒙面男子在和一位装扮暴露的女子“拉拉扯扯”。

    至于那位暴露的女子长得漂不漂亮,赵江河就不知道了。要怪只怪这小巷子太黑暗,根本就看不清人脸。

    赵江河的念头一动,法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大胆色/魔,竟敢调戏良家妇女。”赵江河手持长剑,一步跨出,腾空而起,就像一位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侠客一样。

    法剑的剑光一闪,就将那蒙面男子震飞。

    飞起,落下,剑光一闪,震飞色/魔。

    整个过程是行云流水,飘逸灵动。我怎么这么帅,实在是太帅了。赵江河他陶醉在自己的帅气之中。

    赵江河还是懂得分寸的,只是把那蒙面男子震飞,他并没有受多重的伤,最多只是些许擦伤。

    蒙面男子现实懵逼,然后立刻爬起来就跑。

    蒙面男子是狼狈至极,他在逃跑的过程中连鞋子都掉了一只。

    女子也是懵逼,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位蒙面男子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小巷里是纵横交错,现在追也追不到了,女子气得直跺脚。

    女子看着赵江河,直接拿出手铐铐住赵江河。

    赵江河从自我陶醉中醒来,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铐:“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才将那变/态引出来,眼看就要抓到了,那知你竟然坏我好事。”女子竟然是一位警察,她是在钓鱼执法。

    这时赵江河才想起,那个普通女子敢在在夜晚走进这小巷中,那个普通女子遇到变/态之后敢与其“拉扯”搏斗?

    赵江河即刻神情一变,满脸笑容。正所谓民不与官斗,改怂就要怂。

    “我真不知道是警察办案,看在我是出于好意的情况下,不如你就把我放了吧。”赵江河说到。

    女警察不停赵江河解释,拉着赵江河走向那蒙面男子留下的鞋子,将那鞋子捡起来,然后说到:“不管你是不是出于好意,都都得跟我回一趟所里。”

    她知道赵江河是出自好意,但自己布局这么多天,眼看就要抓住那变/态了,可到最后被赵江河坏了好事。她怎么想都有些不爽,她想出一口气。

    “我真的是出于好意,我明天还要上班,不如放了我吧。想要我去警局,除非我死。”赵江河睁大眼睛看着那女警察,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尽管赵江河不愿意去警局,但最后他还是被带回了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