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 第七十七章 真梵音锁命
    国师慈航带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到国师府。一小蜈蚣精看到国师慈航回来,他即刻上前说道:“恭迎老祖回府!”

    “滚下去。”国师慈航呵斥到。

    “是。”吓得那小蜈蚣精战战兢兢。

    国师慈航独自现在庭院之中,他抬头看向那高空之上的气运金龙。

    那气运金龙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颓废,已经焕发出新的光彩。那气运金龙的身躯轻轻一动,都能引动临安城上空的气机。

    对于国师慈航来说,这气运金龙已经“成熟”,是他采摘果实的时候。

    国师慈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手,恐怕会突生变故。他想着自己也要加快速度,只等自己的布置完成之后,就立刻出手吞噬那气运金龙。

    一举褪去本体,化身为龙。

    赵江河他们带着傅天仇回到临安,赵江河将傅天仇安置在别院,让王鸿轩跟在身边保护。

    赵江河也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王鸿轩等人,并且进行分工。大家各自做好准备,只等国师慈航出手。

    赵江河笃定国师慈航一定会在近期内对气运金龙动手。他要趁此机会,扶持新帝上位。同时自己在一旁偷袭国师慈航,一举将国师慈航镇杀。

    自己手中有傅天仇,等于掌握了一半的兵马。手有新帝,又有兵马,那就可以稳定朝堂。

    至于那些文官,听话的就用,不听话的就死。并且赵江河相信,那些文官定会听话。

    到时候整个大宋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好好经营,大宋定能够恢复气运。那时自己与那些天庭大佬打交道之时,自己就能掌控更多的主权。

    刚进入这精神幻境之时,赵江河只想着能够引起某些大佬注意。对于那些任务,赵江河从来没有抱着可以完成的想法。

    随着事态的发展,赵江河的实力变强,他的想法也不同了。他现在不止想获得天庭大佬的注意,他更想从他们的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

    人就是这样,随着事态的发展,自身能力的变强,心中的想法也会发生变化。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个东风就是国师慈航出手吞噬气运金龙。

    这日,临安高空突然出现一阵强光,临安城内的人隐隐约约的听到一阵龙吟。赵江河的脸上露出一阵笑容:“终于出手了,我们也行动吧。”

    “嗯。”

    赵江河负责对付国师慈航,只见赵江河携带大量的信仰之力,驱动神力飞向临安高空。

    临安高空已经被国师慈航封锁起来,另开辟了一个空间,他是为了防止自己吞噬气运金龙之时,气运金龙突然溃散。

    赵江河凭着强大的神力直接冲破那空间。

    空间里的国师慈航已经用秘宝将气运金龙困住,但他并没有开始吞噬气运金龙,而是好像在等人。

    国师慈航突然感觉到空间破裂。

    “终于来了。”国师慈航满脸笑容的说到。

    “国师可是在等我?是需要我的帮助才能吞噬这气运金龙吗?”赵江河看着国师慈航身后的那条气运金龙。

    那条气运金龙被锁链锁住,那锁链乃是一件极为特殊的秘宝。虽然没有半点伤害力,也困不住任何人、神、佛、妖、魔,但可以困住一切气运。

    气运金龙虽然没有智慧,也没有思想,但是它有本能。

    它不断的挣扎,想挣脱锁链,它不断的咆哮求救。本能告诉它,它会被眼前之人吞噬。

    国师慈航跟着赵江河的眼神看了看自己背后的气运金龙,说到:“这气运金龙再强上一分的话,我还真制服不了了。不过现在还不用劳烦神君。”

    “我以为国师刚刚是在特意等我了。”

    “我的确在等神君。”

    “国师既然不需要我帮忙,那又为何等我?”

    “等神君前来送死。”

    “原来如此,不过此次前来我不是来送死的,而是来送行的,为国师大人送行。”

    赵江河想趁着国师慈航吞噬气运金龙而

    不过两人对而站,两人的语气都极为温和,就好像两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遇到之后唠家常。

    突然之间两人气势一变,风云变幻,云气沸腾。一道道能量不断交织,不断碰撞。演化出种种异象,好似天地崩裂,好似空间破灭。

    赵江河的神道法相变得无比高大,犹如耸立在无尽空间之中。身后种种神光闪烁,传便一个个空间。

    国师慈航也显现出佛家金身,端坐在佛国之中。

    “哄……”

    一道法则洪流朝着国师慈航的金身冲撞而去,那道法则贯穿空间,携带着众生之美好。

    国师慈航摊开手掌,两指一拈。将那条法则洪流拈在手中。整个过程犹如古佛拈花,开悟众生一般。

    “国师好本事!”

    “神君更厉害!”

    国师慈航背后涌现出无数金莲,金莲坠落异香生,又有天龙吟唱,金刚夜叉怒吼。

    赵江河感觉到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感,他心中暗道:“不好。”

    赵江河还来不及抵挡,那金莲华光、异香、龙吟怒吼将他笼罩在其中。

    金莲华光、异香、龙吟怒吼冲击着赵江河的五感,迷惑赵江河的心神。一时之间赵江河就好像陷入真正的佛国之中。

    在佛国的天元之处,端坐的正是国师慈航变化的万佛之祖。

    赵江河突然感觉自己无比渺小,就好像一只掉入大海中的蚂蚁。瞬间就会被淹没,赵江河如不臣服就会被淹死。

    锁命梵音!

    这才是真正的锁命梵音,之前国师慈航使用的真锁命梵音只不过是简化版而已。

    真锁命梵音并不锁命,只迷人心智,将人变为傀儡。

    不管是谁中了真锁命梵音,都会在梵音之下失去思想。人也好,神也好,妖也好,魔也好,统统都会变为傀儡,成为国师慈航的“狗”。

    不过这真锁命梵音乃是大神通,以国师慈航现在的境界,使用一次之后,恐怕要隔上好几年才能再次使用。

    如果强制驱动,恐怕会遭到神通的反噬。

    这真锁命梵音乃是国师慈航底牌中最大的一张底牌,一般情况之下,他绝对不会轻易使用。

    国师慈航看到赵江河中了自己的真锁命梵音,他得意的说到:“神又如何,到头来不一样成了我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