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是谁杀了我徒儿
    达赖虽然不是神,但他境界也没有蛮神鹿王的高,但他实力并不比蛮神鹿王的低,他的经验更是一定强于蛮神鹿王。

    像达赖这样人物,要打败有可能很容易,但要击杀就很难。

    赵江河停下来说一战定胜负的时候就在算计达赖。

    赵江河将自己的神魂与一个空间叠合在一起,就等达赖进入空间。一旦进入空间,赵江河立马驱动神国。

    将神国的力量收拢,加固神国界壁,又驱动神国的力量压在达赖的身上。

    此刻达赖感觉有一块巨石压在身上一般,自身的力量运转不顺。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着我吗?”达赖身上的力量运转,皮肤化作金色,这乃佛家金身。

    只见达赖脚踩金莲。人生双面,一喜一悲,胸前双手,背后双手。胸前双手拿金刚杵与降魔金杖,背后双手持智慧剑与吉祥果。

    达赖金身不断长高,一股股磅礴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达赖的金身每长高一丈,赵江河的神国就被撑大一分。赵江河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手,不止学了佛家因果之道,还学了佛家金身战斗之法。

    这达赖定不是一般的佛家修行者。

    “我作佛时,信我者百病不侵……”

    “我作佛时,信我者佛光加持……”

    “我作佛时,……”

    “我作佛时,信我者不坠轮回……”

    “……”

    达赖的声音响遍整个神国,他身上的佛光更甚。本只是点点星光,现在却占据了半个佛果。

    本是一片洁白的神国,此刻却有一半染成了金色。

    “想强纳我的信仰之力为己用,那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赵江河将明火珠抛出。

    明火珠落在达赖的头顶,在赵江河的驱动之下。一时间,达赖被火焰笼罩。头上有天火下坠,脚下有地火涌动。

    达赖犹如身处火之世界一般。

    到处都是火鸟异兽,那些火焰不断的吞噬达赖的佛光,达赖身上的佛光越来越弱,他的金身之上竟然冒出液体。

    都说真金不怕火炼,那也要看是什么火,金又是什么金。达赖的金身明显比不过赵江河驱动的火。

    赵江河手持仙剑星河朝达赖斩去,就在这时,达赖的身上出现一道流光,一掌朝着赵江河拍来。

    赵江河心头大惊,立马躲闪。

    这一掌非同小可,如同古佛如来的五指山一般,如果被这一掌拍中,就算不会身死,也必定会被镇压在下面难以脱身。

    那手掌之上携带了因果之力,不论赵江河如何躲闪,也逃不脱那手掌的攻击范围,就好像被锁定了一般。

    “今日看你这个小小神人如何逃脱我的五指山。”达赖得意的说到。

    达赖故意示弱,引赵江河攻击自己,然后发动最强一击。

    他的这一掌带有因果之力,只要落入了攻击范围内,就无法逃脱攻击。这就是因果定律,一旦结下因,就必定会有果。

    赵江河见自己被锁定,他说到:“我不是孙悟空,你也不是如来佛。既然我躲不了你的手掌,那我就把你这只手掌砍断。”

    赵江河狠劲上来,他体内的神力快速运转,大量的信仰之力灌入他的体内,在他的体内燃烧。

    他的身躯高速运转,神道法则与赵江河的身躯完全融合。此时的赵江河就是法则,法则就是赵江河。

    法则可不是什么东西可以承接得住的。

    赵江河的身躯与法则完全相融,他的身躯好像要裂开崩溃一般。

    他猛的驱动仙剑星河,一剑斩掌达赖的巨手。

    赵江河化作似法则非法则,此刻他的力量也是似法则之力,又非法则之力。在这样的力量驱动下,此刻仙剑星河完全激活。

    剑身未到,达赖就感觉到了一股撕裂的感觉,感觉自己的手掌要碎裂成一片片一般。他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手掌,剑光先至,他手掌之上的佛光顿然消散。

    剑身又至,因果之力斩断。剑身上携带的法则之力与能量侵入他的手上。

    他的手掌突然炸裂,化作一片片血肉。漫天的金色血雾,化作能量滴落空间。剑身上的那股法则之力与能量又沿着他手腕处的伤口侵入身体。

    达赖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腕,手掌早就空空如也。

    赵江河又是一剑斩向达赖的身体。

    达赖拿起金刚杵与降魔金杖地方,那仙剑星河如切在豆腐上一样。那金刚杵与降魔金杖顷刻断裂。

    金刚杵与杖魔金杖乃是不可多得的法宝,都是顶尖宝器。可就算是顶尖宝器,又怎么可能比得过仙器呢?更加比不得完全激活的仙器。

    完全激活的仙器就是一截法则。

    仙剑星河!

    此仙剑以星河命名,正是因为此仙剑中融入了一截星河法则。

    一截星河法则斩在两件宝器之上,那两件宝器还不像切豆腐一样的被切成两截。

    “好厉害的神剑。”

    达赖心头一惊,他的身体上泛起阵阵佛光,飞跃千里,立马躲闪尽管剑身没有斩中他,尽管有佛光护体,那剑光依旧在他的金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达赖猛得将手中的智慧剑抛出,那智慧剑化作一道华光,直奔赵江河的识海。

    智慧剑乃是佛家斩断烦恼之物。

    烦恼源自人的思维思维与意识,更是源自人的神魂。达赖将手中的智慧剑抛出,正是为了伤其神魂。

    此刻的赵江河似法则非法则,他的神魂被法则包裹。这智慧剑本是专伤人神魂,可是这智慧剑根本破不开法则之力,更接触不到赵江河的神魂。

    如果达赖将自己的智慧剑炼成仙器,今日赵江河就折在这智慧剑上了。

    可惜这智慧剑不是仙器。

    赵江河的攻击越来越凌厉,他已经到了无处可躲的地步。达赖立马将吉祥果祭出,吉祥果立在他的头顶,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力量。

    吉祥果可护持人化险为夷,是佛家中一种极为奇特的法宝。

    吉祥果可不是一般的佛家修行者可以炼制的,唯有真正的佛家高人才炼制的出来。达赖手中的吉祥果乃是他的师傅传给他的,让他用于护身。

    赵江河的剑光到达达赖身边之时,就被吉祥果散发的力量化作虚无。任何有危险的力量靠近,皆会被吉祥果的力量化作虚无。

    “好玄妙的力量,不过依旧护持不了你。”

    赵江河感知到了那吉祥果的玄妙,他不断的攻击达赖。

    一剑,一剑,又一剑。

    那力量汇聚在一起,倾泻而去。

    “啪”的一声,吉祥果碎裂。

    力量直接斩在达赖的金身之上,达赖的金身上出现一道道裂痕。

    “也不过如此。”

    赵江河散了自己的力量,看着达赖一点一点的化作碎片,死的不能再死。

    就在达赖死之时,十方佛界内。

    “是谁杀了我的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