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 第三百零二章 祭祀神只有善或恶
    赵江河的神国里的一个个小空间就好比星辰,又同有神道之力与仙道之力。这神国与真正的世界没有什么区别,里面也有生灵,也有法则。

    虽然不完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神国说不定可以化作一个真正的世界。

    只不过要化作真正的世界注定要经历重重劫难,只是不知道赵江河的这个神国能不能渡过劫难。

    “神主,就在那天元空间。”

    风明和黎莫待着禹进入天元空间,神道之力充斥着整个天元空间。禹感觉到那股神道之力的强大,压制着自己体内的力量。

    天元空间里没有任何山水植物,也没有各种珍奇异兽。

    就是一个充满了光明的空间。

    神道赵江河端坐在天元空间的天元之处。这天元空间之所以以天元命名,是因为这个空间处于神国的正中心。

    而神道赵江河又端坐在天元空间的正中心。

    神道赵江河占据了神国最高的位置,神国内的所有信仰之力与决大部分的气运和灵气都汇聚在此处。

    禹抬头看向神道赵江河,神道赵江河高百丈,其后有神道光轮转动。一朵朵金莲花漂浮在神道赵江河的身体四周,又有万丈华光一束束。

    神力腾飞,瑞兽降临。四周的灵气化作云雾,在华光的承托之下,那云雾更加的迷人。

    而神道赵江河在那云雾之中,若隐若现,使人看不清具体形象。

    “神主。”风明与黎莫齐声叫到。

    禹也跟着说到:“见过混元清静神君。”

    禹在打量神道赵江河之时,神道赵江河也在打量禹。

    天仙巅峰,竟然连金仙都不是。赵江河虽然也没有证得金仙境界,还处于天仙境。不过赵江河已经触摸到了金仙的门槛,比身为天仙巅峰的禹强上不少。

    加上现在又处于神国之中,神道赵江河又有信仰之力的加持,神道赵江河的实力远高于禹。

    禹的修为被神道赵江河看透了。

    神道赵江河还在想眼前的这位禹与自己心目中的禹相差甚大。

    禹能够开辟夏朝,其实力定是极为的厉害,境界更是高深,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连金仙都没有成的修行者呢?

    不过神道赵江河转念一想,现在的禹还不是开创大夏王朝的禹,与自己印象中的禹有差距很正常。

    神道赵江河再次打量,实力虽然不高,但那股气魄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起来吧!”

    神道赵江河的声音很普通,没有一丝丝高高在上,就好像是同辈聊天一样。

    神道赵江河的声音一落,四周的云雾瞬间被拉入他的身体,跟着那些珍奇异兽、神道法则统统被拉入神道赵江河的身体。

    一切异象消散,神道赵江河的身体也开始缩小,最后变得常人大小。

    神道赵江河就犹如一位邻家阳光大哥哥一般,站在禹的面前。

    禹这才看清赵江河的样貌。

    这就是混元清静神?这混元清静竟然生得如此普通,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祭祀神。

    祭祀神诞生于信徒的信仰之力与信徒的想象。

    信仰之力是孕育祭祀神的力量,至于祭祀的形体会是何种模样,全因信徒心中所想。

    信徒在想象神的模样之时,总是会以先天神或某一种生物为模版。所以没有一个祭祀神的模样会与人生的一模一样。

    就算三皇神也一样。

    三皇神虽然是天地人三皇的神身,按道理来讲,三皇神应该与天地人三皇长得一摸一样,可并不是这样。

    在祭祀天地人三皇之时,人心中总会对天地人三皇加以自己的想象,想象天地人三皇与自己的不同。

    天地人三皇都是大罗金仙境界的大佬,他们当然不同于一般人族。不过这个不同并不是外貌上的不同,而是神魂的不同、境界的不同、对道的理解不同、修为的不同。

    这种不同是没有达到大罗金仙人无法理解的。

    正因为不理解有何不同,人在祭祀天地人三皇之时,心中就不由的将这个不同化到了外貌之上。

    所以孕育出来的三皇神的外貌与人的外貌也有不同之处。

    比如羲神的蛇身,比如炎神的牛角,比如泰神犹如龙身。

    此刻禹看到的赵江河和人有着一样的外貌特征,甚至给禹一种感觉,眼前这位神的形体外貌才是人最完美的形体与外貌。

    如果不是在赵江河的身上感知到神的力量,禹会认为站在自己的眼前的是一位大修行者,并不是一位神。

    赵江河看着禹的双目,两人目光对峙,赵江河笑着说道:“怎么?我很奇怪吗?”

    “不,不是。”禹有些尴尬。

    “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赵江河说。

    禹越发的觉得赵江河与众不同,眼前的神不像是一位神,更像是一个人。

    祭祀神诞生于人的信仰之力与信徒心中所想,祭祀神是没有完整的七情六欲的。祭祀神之所以没有完整的七情六欲,那是因为一个祭祀神是从许多人的信仰之力与记忆中诞生的。

    融合了太多人的七情六欲,到最后这些七情六欲混合在一起。混合在一起的七情六欲相互交织、融合,最后反而只剩下了善或者恶。

    如果祭祀之人心中充满了邪念,所孕育出来的祭祀神就为邪。只有祭祀之人的心中充满了善念,孕育出来的祭祀神才会拥有善念。

    也就是说祭祀神只有善恶,没有七情六欲。

    所以在祭祀神的身上觉得感觉不到“人气”,他们做事说话基本上都是不苟言笑,开玩笑那就更不可能了。

    甚至那些祭祀神连开玩笑是什么都不知道。

    从赵江河开玩笑来看,禹断定赵江河并非一般的祭祀神。

    赵江河要说之后接着说到:“对了,我一直待在炎黄部落,不知道外界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说。”

    “当然可以。”禹说到:“除了西极荒漠与神君所在的炎黄部落之外,其它地界皆受到了水患的影响。水患已经是很大的灾难了,却还有许多妖兽藏在洪水之中吞食人族。

    现在人族苦不堪言。逃过了水灾,逃不过妖兽之口,逃过了妖兽之口,却又逃不过饥饿而亡。

    能够活下的人,万中才有一个。

    如果不能快速解决水患,驱除妖兽,恐怕人族会因此灭族。”

    赵江河来到这蛮荒精神幻境,全是为了斩杀大帝。现在听了人族之灾,赵江河打算出手相助。

    一来可以收集更多的信仰之力,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到时候遇到了玉皇大帝也有一拼之力。

    二来是觉得人太苦了,人不能被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