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妙善
    韦驮尊者的话刚一落音,观世音立马说到:“尊者休要胡言乱语,混元清静神君至蛮荒时代成道,凭一己之力定下神道,从此以后神道大兴。如果没有神君,也就没有今日的天界,更没有至高无上的天帝。”

    观世音表面上是为了制止韦驮尊者,免得韦驮尊者触犯了赵江河的神威。

    其实观世音明着是在捧赵江河,暗地里是在挑拨赵江河与天帝之间的关系,想借天帝之手害赵江河。

    此刻天帝乃是至高无上的万神之主,更是神界之主。而赵江河又是提出神道体系,定下神道的人。

    这样一个的存在,这身份实在是太微妙了。

    观世音说完之后又笑着对赵江河说到:“刚刚尊者多有得罪,我在这里替尊者向神君赔罪。”

    “我岂会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赵江河虽然对自己此刻的身份都迷糊了,但他很清楚观世音说自己定下神道,没有自己就没有天帝,这完全是在暗害自己。

    观世音说到:“神君乃是古往今来的大神,大神当然有大量,肯定不会将此小事放在心中。今日我给神君一个面子,吕道友既然用铜钱打中了我,我就嫁给他。”

    观世音说完之后身体一转,他将自己的执念斩出。

    观世音的执念化作一妙龄女子,这女子生得美丽,却没有半分修为,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女子。

    观世音看着吕洞宾说到:“执念本我亦是我,我以我嫁给吕道友,以此实现我的承诺。”

    观世音说完之后,也不管吕洞宾打不答应,便和韦驮尊者一起脚踏金莲飞走了。

    观世音的执念化身对着吕洞宾轻声说到:“妙善见过夫君。”

    这一次交锋,吕洞宾与赵江河胜。

    那些普通百姓见到连观世音菩萨都给赵江河面子,说什么赵江河乃是蛮荒时代就存在的大神,一时间都去拜混元清静神。

    混元清静神庙又恢复了往日的香火,并且比往日的香火更加的鼎盛。

    ……

    观世音回到道场,这次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结缘结到一半,杀出一个吕洞宾与一个混元清静神君,导致所结缘法不够,还倒搭上了一个执念化身。

    劫数呀劫数,果然是劫数。

    想要证得大罗更加的难了。

    韦驮尊者看着观世音问到:“那混元清静神君究竟是什么神,既然是蛮荒古神,又是定下神道之神,我为何从来没有听过。”

    “这混元清静神君素来神秘。”观世音说到:“他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历劫,每次历劫之后都重登神位。想那些天界之神历劫,大部分是被打下凡尘历劫。那些主动历劫的,都是自动脱离神道,哪有再回归神道的。

    这混元清静神君一次又一次的历劫,肯定有所图谋。我想他是在图谋那天帝之位。这次我故意抬高他的身份,想来那天帝知道之后定十分的不舒服。”

    观世音说完之后,轻轻的一笑。

    不得不说,这观世音能够以菩萨之位,成为西方佛界除了如来之外的最大话事人之一,肯定是有手段之人。

    韦驮尊者听了之后,说到:“大士说的对,这混元清静神明明是上古古神,却一直那样低调。这肯定是为了不引起众人的主意,肯定是在暗地里谋划那天帝之位。不过天帝乃是混元强者,他一个古神又有何本事能够打赢天帝。”

    “天帝的混元果位与道祖佛祖圣人的混元果位不同,天帝的混元果位乃是因神道法则的加持。天帝只要跌落天帝之位,他也就会从混元果位上跌落。”观世音解释到。

    “就算天帝从混元果位上跌落,这混元清静神君恐怕也不是对手吧。”

    “混元清静神君乃是蛮荒古神,他一次又一次的历劫,不知积累了多强大的力量。想他们这种古神,千万不要用当下的境界来划分他们的实力。

    还有就是,这混元清静神君与人族三皇五帝交情深厚。如果有人族三皇五帝支持,这混元清静神君将天帝拉下位是很有可能的。”观世音说到。

    底蕴这个东西,真不是很好说。法宝是底蕴,功法神通是底蕴,一世又一世积累的力量也是底蕴,结交的好友也是底蕴。

    越是古老的存在,越是不能以他表面的境界划分他的实力。

    观世音之所以忌惮赵江河,就是因为赵江河从蛮荒时代就出现了。表面上看上去实力不高,谁知道暗地里藏了多少底牌。

    在观世音的眼里,赵江河比吕洞宾危险多了。

    至少吕洞宾的一切都有痕迹可寻,赵江河却神神秘秘,深不可测。明面上的永远没有暗地里的危险。

    ……

    说回赵江河他们哪里,观世音与韦驮尊者一走,赵江河便邀请吕洞宾去自己哪里做客。

    两人刚准备离开,妙善突然脚一踩空,落在了水中。

    等到吕洞宾将妙善从水中救出之时,妙善已经死了。吕洞宾说到:“好一个观世音,果然不简单。”

    这妙善明显不是淹死的,而是自杀的。

    从妙善跌入各种,到吕洞宾动用神通将其救起,这里面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就算妙善一点法力都没有,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淹死吧。

    观世音绝对不可能嫁给吕洞宾,就算只是他的执念化身,也可能嫁给吕洞宾。

    不嫁给吕洞宾,就是自己说了妄语。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说妄语的菩萨,又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嫁给他人的菩萨。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首先分出一个没有法力的化身,然后再让这个没有法力的化身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去。

    这样自己既没有失了承诺,又不用嫁给对方。

    就算吕洞宾再来找观世音的麻烦,也无话可说,反而有可能被观世音倒打一耙,说吕洞宾没有照顾好他的化身。

    吕洞宾看到观世音的执念飞向西方佛界。

    吕洞宾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观世音的执念飞走,他伸手一探,便抓住了观世音的执念。

    最开始是观世音在吕洞宾成仙之时算计吕洞宾,这次观世音欲借缘证混元果位,却反过来被吕洞宾算计了。

    观世音破了吕洞宾的算计,但舍了一尊执念化身。

    这真是一饮一啄,因果循环。

    观世音舍了尊执念,既是观世音的无奈之举,也有可能是观世音的故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