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借宝
    赵公明与三霄娘娘虽然不是亲兄妹,但比亲兄妹还要亲。

    在他们四个还未拜通天为师之前,他们四人只是人族之中最为普通的四个,吃不饱穿不暖,四人相互扶持才活了下来。

    后来他们四个拜了通天为师,一同修行万万年,这里面的情份是不可言语的。

    此刻赵公明见云霄皱眉迟疑,他说到:“大妹,我只是想借用金蛟剪,难道你这也不愿意吗?”

    “我并不是不愿意借金蛟剪,而是不想大兄参与到那商周之战中。灭商之事乃是天定,你参与其中会深陷泥潭不能自拔,最后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云霄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担忧。

    赵公明说到:“我本只是为了人族气运,可那阐教之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果不能出了这口恶气,你见大兄我内如何平复。我问你一句,这金蛟剪是借还是不借。”

    赵公明明显听不进去,他的内心受到了杀气的影响,心境出现了一丝丝破绽。再加上十天君之死,他被燃灯打败,心中的魔念滋生。

    莫要说云霄了,恐怕就是通天教主也难以点醒他。

    云霄说到:“大兄,我知道你是为了借人族气运才去参与商周之事的。可大兄你还记得师尊所说的话吗?不让我们参与商周之事,一旦参与商周之事,有命丧九幽的可能。

    师尊乃是混元大罗金仙,可看破未来时光。大兄你又何必不听师尊之话呢?只要大兄不离开金鳖岛,紧闭同门,诵读黄庭,我将这金蛟剪送给大兄都行。”

    赵公明说到:“师尊虽然是大罗金仙,可看破未来时光,但未来时光并非一层不变的。

    如果一切都是注定,我截教为众生截取一份机缘,那不就是空话吗?那我截教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道五十,天演四十九,遁其一。

    只眼我能抓住遁其一,就能改变命运,一举证得大罗金仙。”

    混元大罗金仙可以透过时光长河看到未来之事,他们看到的未来之事都是真实的。但未来可变,只要抓住遁其一,与自身有关的未来就会发生变化。

    不过要抓住遁其一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有大智慧、大毅力和大气运等。从宇宙开辟以来,能够抓住遁其一的也就只有极为少数的一些人。

    这其中就有太上等人,他们舍弃先天神的身份,从而抓住了遁其一,一举证得混元大罗金仙。太上更是踏入更高的境界。

    不过抓住遁其一并不代表超脱宇宙。

    遁其一也在道之内,抓住遁其一只是有了改变未来的机会,有了可以取得更高的成就的机会,要想超脱宇宙,光抓住遁其一还不够。

    “想要抓住遁其一并没有那么容易,大智慧、大毅力和大气运等皆不可少。大兄你现在被心境浮躁,心境出现裂痕,杂念魔念丛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兄你如何抓得住那遁其一?”云霄苦口婆心的劝说到。

    云霄越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赵公明内心的魔念杂念越深。

    云霄越是不借给赵公明,赵公明的内心魔念就越深,他对云霄竟然都生出了一丝恨意。要知道赵公明与云霄有万万年的兄妹之情,这份情那是那么容易断的,更何况是对云霄生出一点恨意。

    在正常情况之下,一个金蛟剪怎么可能比得上云霄呢?在赵公明的心里,就算是自己的性命都比不上与云霄之间的兄妹之前。

    他现在竟然对云霄生出了一丝恨意,看来他的心境已经被魔念侵蚀,此刻的赵公明的恶念升起,压过了他的本性。

    赵公明呵到:“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借就不借,何必如此。”

    云霄说到:“并非我不借与大兄,而是不愿意看到大兄身死道消。大兄你还是就在岛上,只要大兄你诵读黄庭,证得大罗金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云霄见赵公明呵斥自己,并且双目之中露出一丝凶光,他知道赵公明已经恶念压制住了本性,不能再去商周战场,应该老老实实的待着金鳖岛上。

    紧闭洞门,诵读黄庭。

    以黄庭经之玄妙洗涤自身魔念,从恶念那里夺回控制权。

    如果不能早日夺回主权,赵公明就会在魔道之上越走越远,最后不是完全入魔,就一定是身死道消。

    不论是那种结果,赵公明都不复存在。

    赵公明说到:“你认为我现在是要证大罗金仙吗?我现在是要出了心中的恶气。你既然不借就算了,我就当没有云霄你这个妹妹。”

    赵公明直接要不认云霄这个妹妹,云霄一听心神一动,她不想失去赵公明这个大兄,但云霄的内心清楚,赵公明越是如此,将金蛟剪借给赵公明,那完全是害了赵公明。

    云霄把心一横,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害了自己的大兄,就算不认自己这个妹妹,也不能将金蛟剪借给他。

    赵公明见云霄依旧是不为所动,他说到:“罢了,从此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妹妹。”

    云霄转头走进屋内,双目之中泪水流下。云霄他相信只要赵公明没有金蛟剪,赵公明就不会轻易与燃灯等人交战,甚至会躲着燃灯等人。

    赵公明已经败给了燃灯,如果没有新的底牌,他绝对不会轻易与燃灯等人交手。赵公明因为想赢燃灯,所以魔念入体,邪念获得了主动权,但这也并不代表赵公明变成了傻子,会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之下去送死。

    见到云霄转身进了屋内,赵公明一声冷哼,大声的说到:“我赵公明从此以后没有你云霄这个妹妹。”

    赵公明语气决绝,他这是真要与云霄一刀两断。

    赵公明本来只是气不过,想向云霄借了金蛟剪报仇,那时的他心境只是出现了一道裂缝,由于云霄不借金蛟剪,并且不断的劝说赵公明,认为赵公明抓不住那遁其一,一定会因商周大战身死道消。

    使得赵公明心境上的裂缝越来越大,最后赵公明的内心完全破裂,魔念入体,邪念获得了主动权。

    琼霄与碧霄见赵公明铁了心要与云霄一刀两断,两人大急。四兄妹万万年的情份,难道就要这么断了吗?

    琼霄立马说:“大兄稍等,姐姐只不过是一时迷了心窍,我这就去劝姐姐,让她将金蛟剪送与大兄。”

    琼霄同时向碧霄打了一个眼神,示意碧霄先留住赵公明,一定要等她说服云霄。

    琼霄追了进去,碧霄则拉着赵公明说到:“大兄,我们也有断日子没见了,你真的很想大兄。

    ……

    大兄你放心,姐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怎么可能不借金蛟剪给大兄呢?”

    碧霄很是热情,时不时还讲一些有趣的见闻,不过赵公明却没有半点笑容,一脸的冷漠。

    琼霄追进房子,见到云霄之后说到:“姐姐,大兄与我们有万万年的情份。难道姐姐你忘记了吗?那时我们吃不饱的时候,是谁在外面摘了野果给我们充饥,是谁经常将自己的食物让给我们?

    大兄只不过是借一把金蛟剪而已,难道姐姐这都不愿意吗?”

    “你难道看不出吗?大兄魔念入体,邪念压制了本性,我将金蛟剪借与他,他定会用金蛟剪去逞威名。金蛟剪威力非凡,连大罗金仙也难以抵挡住,那时大兄造下杀孽。

    不管他有没有身死道消,他都不再是我们的大兄。

    将金蛟剪借与大兄,那不是帮他,那是在害他。”云霄说到。

    琼霄说到:“大兄已经说了,你不借他金蛟剪,他就不认你这个妹妹。难道姐姐你真想大兄不认你这个妹妹吗?”

    云霄说到:“就算大兄不认我这个妹妹,我也不会将金蛟剪借给他。”

    琼霄又接着说到:“就算姐姐你说得都对,现在大兄心中怨气难平,你不借大兄金蛟剪,大兄就不会去找燃灯的麻烦吗?

    那时大兄没有底牌傍身,恐怕会死得更快。所以姐姐你还是将金蛟剪借给大兄吧!大兄有了金蛟剪,难道还怕他阐教燃灯不成?”

    云霄见琼霄不断的劝自己,她深怕自己被琼霄劝服,她立马大声呵斥到:“你莫要再说了,不管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将金蛟剪借给大兄的。我要修炼了,你给我出去。”

    云霄直接以要修炼了为借口,将琼霄赶了出去。

    琼霄站在门口,撅着一个小嘴,她没有想到云霄的态度如此坚决。她眼珠子一转,心想:既然你不愿意借,那我借,反正金蛟剪在藏宝室,我这就拿了金蛟剪给大兄。

    金蛟剪乃是一件后天法宝,又是通天教主赐给她们三姐妹防身用的。尽管这金蛟剪是云霄保管,但并没有放在云霄的身上。

    而是放在藏宝室中。

    琼霄直接跑到藏宝室中,那金蛟剪放在一石台之上。只见那金蛟剪很是普通,就是一把平平无奇的剪刀。

    上面即无法则流转,也无金光闪烁。

    不过那金蛟剪却被一个光罩笼罩,这个光罩是用来防止金蛟剪被偷的。不过这乃是金鳖岛,是混元大罗金仙道场,谁敢到这里来偷东西。那个用来防止金蛟剪被偷的光罩也只不过是一个样子货。

    琼霄拿了金蛟剪之后,将金蛟剪给了赵公明,并且说是云霄想通了,答应将金蛟剪借给大兄。

    赵公明得到金蛟剪之后便离开了金鳖岛。

    琼霄看着赵公明离开的背影,她露出了笑容,因为赵公明没有再提不认云霄这个妹妹,她自认为自己出手挽救了万万年的兄妹之情。

    ……

    话说燃灯为了收取赵公明的定海珠,他来到武夷山。

    这武夷山山清水秀,灵气环绕,也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福地。在这武夷山上隐居着诸多修行者,里面还有几位金仙。

    不过燃灯直接来到武夷山二仙岭。

    这武夷山二仙岭正是萧升曹宝的修行道场。萧升曹宝二人修为境界并不高,两人虽然突破到了天仙境界,可气息不稳,元神涣散,一看他们二人底蕴不足。

    突破到了天仙境界,但真正的实力并不强,在那天仙之中也只不过是垫底罢了。

    萧升曹宝二人底蕴不足,那是因为其资质并不是特别高,又缺少修行资源,没有大能教导。两人只不过是散修而已,怎么可能底蕴深厚呢?

    萧升曹宝正在洞府之外的桃树之下下棋,只见燃灯踏云而来。

    “萧升曹宝。”燃灯叫到。

    萧升曹宝一见来者气息如虹,法则灵气环绕在身,一看就是大前辈。他们两人立马放下棋子,跑到燃灯的面前,说到:“请问前辈来我二仙岭有何事?”

    “我乃是阐教燃灯道人。天定灭商,可有截教修士赵公明不识天数,阻止灭商。不过那赵公明手中有一定海珠,定海珠威力强大,我特来此借落宝金钱一用。”燃灯说到。

    一般人听到有人来借自己的最强法宝,并且对方又与自己不熟,那个人一定会心生防备。可萧升与曹宝完全没有防备之意,而是一脸舔狗的模样。

    萧升说到:“燃灯前辈来我二仙岭真是莫大的荣耀。”

    并且说着说着,就将落宝金钱拿了出来。萧升这一举动倒让燃灯一脸懵逼,法宝这么好借吗?

    本来燃灯还准备了一些忽悠的话,现在他还没开始忽悠,对方就将法宝献上了。

    萧升曹宝之所以那样识趣,全是因为燃灯修为高,又是阐教之人。要知道现在最强的实力就是天界、人教、阐教和天界。

    天界他们二人攀不上。人教太上只收了玄都大法师一个,他们更不可能入得了人教。至于通天虽然为众生截取一段机缘,但他二人自诩是修的是仙道,不想与披鳞带甲之辈混在一起。

    他们二人最想入的还是阐教。

    燃灯说到:“这灭商乃是天定,你二人为灭商做了贡献,一定会有福缘加身,谋一个长生不成问题。”

    燃灯接过那落宝金钱,既然对方那么识趣,那位就为他们二人在天界谋一个神职。

    “多谢燃灯老师。”他们二人还以为是燃灯要将他们引进阐教。

    燃灯获得了落宝金钱之后,便与萧升曹宝回到了周营。

    回到周营之后,燃灯并没有去叫阵,而是先研究研究落宝金钱。

    那落宝金钱就是一很普通的钱币,里面却蕴含了一股很玄妙的法则,这到法则燃灯从来没有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