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赶尽杀绝
    “老先生,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如何?背后偷袭这等龌龊事,以后可别随便去做。”
    刚爬起来的灰衣老者,听到林云这一阵挪揄,当即勃然大怒。
    “我宰了你这小畜生!”
    嗖!
    话音落下,他一步跨了过来,速度倒是快的有些惊人,不愧先天五窍强者。
    老者虽只剩下右手还能使用,可境界修为还在,一拳轰过来,威力仍然恐怖的吓人。
    到底是高了两个境界,林云一看,便知道无法硬拼。
    却也不慌张,稍稍一闪,避了开来。
    对方只剩下右手能用,早晚会露出破绽,林云不急着与对方过招。
    “这小子是在找死,居然敢招惹先天五窍的强者。”
    “就算断了一只手,先天五窍要踩死个三窍,也跟碾死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自不量力。”
    峰顶上,对于熔岩之心的争夺已经白热化。
    不少人,注意到林云与灰衣老者的战斗,皆冷笑不止。
    区区先天三窍,能自保就很不错了,居然还跟其他人发生矛盾。
    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场面上看去,灰衣老者的攻势,凌厉无比,只要稍稍触及林云。以对方深厚的修为,便能立刻重创林云,一招便可让他败北。
    可十招过去,林云看上去狼狈,一招一式都凶险万分,却始终未让对方伤到。
    对方气势巅峰刚过,一直闪避的林云,突然出手。
    两万斤的气力,混合着刚猛霸道的烈焰灵元,一记虎啸山林迎了上去。
    嘭!
    巨响声中,林云爆退十多步,才勉强站稳。
    灰衣老者气血翻腾,只小退一步,面露嘲讽之色:“就这点本事,也敢如此猖狂,老夫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
    “是吗?那你接我一剑试试!”
    林云嘴角露出抹微笑,刚才一掌,算是知道了老者的上限在什么地方。
    一击之后,心中便有了底。
    哧!
    古剑匣打开,漫天花瓣在峰顶瞬间凋零,林云持剑在手,顺势斩出一剑。
    秋水伊人的剑身,闪烁着浑厚的黄色剑芒,林云一剑斩出,刹那间爆发出九九八十一道残影。每一缕残影,都蕴含着澎湃剑芒,当剑影重叠之时,雷音乍现。
    正是先天上品剑法中的第一招——狂风,风啸如雷!
    爆炸般的雷音,突兀出现,炸的灰衣老者耳膜嗡嗡作响,微微失色。
    无穷剑势,随着雷音,将灰衣老者笼罩其中。一剑挥砍下来,让灰衣老者产生一种,会被撕裂、斩碎的恐惧。
    嗖!
    刚才还叫嚣的他,连忙狂退不止,右手掌心光芒涌动,凝聚出一柄长刀,却是被逼的祭出了武魂。
    “给我破!”
    长刀在手,灰衣老者面色狰狞,刀芒乱舞,欲要破掉林云这一剑。
    轰!
    刀剑相触,铿锵之音,响彻不停,灰衣老者完全低估了这一剑的威力。只能单手持刀的他,完全没法挡住,吐出口鲜血再度退上好几步。
    “上品剑法!”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很快判断出,林云这一剑乃是上品先天武技。
    甚至,比寻常的先天上品剑法,还要恐怖得多。
    杀!
    林云得势不饶人,人影腾飞,剑出如风。每一剑都凌厉无匹,爆发出惊人的杀伤力。
    先前十招,林云早已判断出,左手暂废的对方破绽在哪。
    每一剑都直来直往,闪电般出手,攻向对方破绽。
    弄得灰衣老者难受无比,一身修为,完全无法发挥出来。形势被动无比,被逼的苦不堪言。
    每每想要反击之时,林云的剑,就如毒蛇般刺来,封死他的破绽。
    只要敢动,当场就要被削成两半。
    嘭!
    十招之后,其浑身破绽皆出,林云一剑斜劈。在对方胸口,扯出道可怖的剑痕,鲜血如泉涌溅射。
    强大的剑劲,同时将对方轰击出去,重重倒在地上。
    蹭蹭蹭!
    林云上前几步,在对方将要起身之时,一剑抵在其眉心上。
    “老先生,现在可以告诉我,什么是绝望了吧?”
    林云持剑在手,秀气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森寒的剑光,近在咫尺,只要稍稍一动,灰衣老者当场就会毙命。
    当即心中惊恐无比,面色惨白,求饶道:“小兄弟,老夫今日知错了,还望手下留情。我这一年收集的熔岩之心,都可以给你!”
    “我没眼花吧?”
    “这小子居然赢了!”
    “怎么回事,才稍稍没注意,战局就逆转了?”
    灰衣老者躺地求饶的一幕,让众人大吃一惊,望向林云的神色都多出一丝变化。
    “你这熔岩之心,留着自己用便好,以后少打我的主意。”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收取对方的熔岩之心,就是个祸害。
    灰衣老者废了一臂,又受他一剑,已对他没什么威胁,林云收剑归鞘,没有赶尽杀绝。
    “他手上有一枚五品熔岩之心!”
    可林云刚刚收剑的刹那,灰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歹毒,用尽力气大声吼道。
    唰唰唰!
    这一吼当即引起了好些人的注意,诸多目光瞬间落在林云身上,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五品熔岩之心,要知道那先天七窍的麻衣老者,现在降服的熔岩之心,也才六品而已。
    嗖!
    当即便有三人,腾空而起,手持利刃朝着林云杀了过来。
    祸害不能留啊!
    林云心中叹了口气,看着杀人的三人,眼中一抹寒光闪过。
    半步剑意,人剑合一!
    锵!
    葬花剑再度出鞘,出鞘瞬间,林云身上蒙蒙剑势,陡然一收,半步剑意轰然散发出去。
    朝他扑来的三人,面色微变,感觉地面上的林云,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人。
    身上的剑势,深不可测,仿佛与这方天地融合在一起。
    炎魔之躯!
    轰!林云肉身猛然暴涨,浑身肌肉鼓胀,皮肤赤红如火,在天火峰中散发着狂暴的气息。
    他就像是地底深处走出的炎魔,不仅身躯巨变,气质同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半步剑意,炎魔之躯,两手底牌同时展露。
    扑杀而至的三人,顿时心中有些紧张起来,可还没完。
    落花一瞬!
    林云的世界,陡然一片漆黑,天地间一朵凄婉的蔷薇花,摇摇欲坠,在三人身上摇摆不定。
    三人顿时脸色大变,感觉像是被死神盯上一般,每当林云的视线落来之时,仿佛整个天地都排斥起自来。
    哗!
    摇摆的蔷薇花,最终与中间那人重叠,咔擦,林云挥剑砍出。
    落花一瞬,稍纵即逝。
    澎湃的剑芒,一闪即逝,以快到无法闪避的速度,劈中被蔷薇花重叠之人。
    噗呲!
    那人吐出一口鲜血,落地之后,倒飞百米。
    嗖嗖嗖!
    旁边两人,收招狂退,看向林云的神色,充满谨慎。
    炎魔之躯的威压,在这天火峰中如虎添翼,像是烈焰狂烧一般,熊熊不止。
    林云横剑在身,沉声道:“想要我的熔岩之心,先做好必死的打算!”
    剩余两人对视一眼,看了看地面上的,被落花一瞬重创的先天武者,眼中都闪过一丝后怕。
    若是他们被这一剑击中,下场只怕同样如此。
    现场寂静无声,灰衣老者带来的骚乱,被林云所立之威震住。
    眼下,谁都知道,林云已小瞧不得。
    “没看错的话,刚才是半步剑意!”
    “还有炎魔之躯……这可是极难炼成的先天功法,一旦练成,战力会暴涨。”
    “难怪这小子敢以先天三窍,就杀到天火峰,起码在这天火峰,他不弱于先天五窍……咦,他朝风老走过去了!”
    惊呼声响起,就见林云面无表情,一步步朝灰衣老者走去。
    灰衣老者露出绝望之色,完全没想到,林云居然能够守住熔岩之心。
    嘭!
    炎魔之躯还未消散的林云,冷着脸,一言不发,直接将对方揣进了火焰窟窿。
    来不及发出惨叫,灰衣老者,便在熔浆窟窿的无底洞中,被烧成了灰烬。
    冷酷的手段,也让其他人为之一怔!
    肉身恢复正常,林云散掉炎魔之躯,四下看去,再无人敢对他有丝毫小瞧。
    峰顶上的武者,继续收集着熔岩之心。
    只是风波并未过去,峰顶上其他武者发生的激烈争斗,从未消停。
    四五百名先天强者,在这天火峰中,将武者世界的残酷法则,展现的淋漓尽致。
    没有道理可讲,利益面前,强者为尊!
    火山雨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才完全停下来,林云后续又收集了几枚三品、四品熔岩之心。
    五品熔岩之心,还是得看运气。
    这一次天火峰的爆发,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只要活着的人,几乎都有所斩获。
    可死的人,同样不少。
    粗略看去,峰顶上的枯骨,差不多接近了百具。
    “拿来!”
    林云正待闭目静修,突然发现,那先天七窍的麻衣老者。在一个个武者面前,直接征讨起熔岩之心来。
    他一身修为,冠绝全场,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皆敢怒不敢言,乖乖送上一枚熔岩之心。
    不一会,麻衣老者就来到了章岳面前。
    “王老,给。”
    显然对方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章岳习以为常,取出一枚三品熔岩之心,交给对方。
    “小子,到你了。”
    麻衣老者看向林云,面色冷漠,淡淡的说道。
    只一眼,便让林云感到巨大的压力,有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该低头时,还是得低头。
    林云心中不爽,但还是取出一枚三品熔岩之心,递给对方。
    “呵呵,我要是可不是三品熔岩之心。”
    麻衣老者冷笑连连,目中杀气若隐若现,先天七窍强大的气势,悄然展开。
    该死……这老王八蛋,想要他的五品熔岩之心。
    林云眉头一挑,咬唇道:“前辈已经得到六品熔岩之心,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哗!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全场寂静,林云居然敢跟王老讨价还价。
    章岳连忙紧张的道:“林兄弟,别冲动……”
    麻衣老者瞪了章岳一眼,对方顿时不敢在吱声,其冷哼道:“我没要你的命,就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我还是不给呢?”
    林云目光凌厉,争锋相对。
    他已打定主意,对方若是逼的太紧,就从中天火峰中跳下去。
    就不信这老东西,敢继续追下去。
    轰隆!
    就在此时,天火峰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麻衣老者的身体也晃动了好几下。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已经平静的火焰窟窿中,疯狂爆发出来。
    “怎么回事?”
    所有人脸色大变,纷纷回头,看向峰顶那巨大的火焰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