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紫鸢剑圣
    连两大半步玄关的强者都承受不住,掉进魔洞中的林云。
    真如血屠所说,必死无疑吗?
    自然是没有。
    当石棺下方的地面,轰然碎裂之时,林云猝不及防之下,是完全没有料到。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完全陷落于魔洞之中,身体不受控制的快速的掉落。
    四方魔气涌动,疯狂侵入其体内。
    脑海中出现种种可怕的幻象,种种暴戾毁灭的气息,疯狂冲击着他的魂魄。
    一瞬间,灵魂有种被撕裂的痛苦,痛的他死去活来。
    身体表面的肌肤,同时被魔气腐蚀,出现点点黑斑。
    这种可怕而诡异的力量,完全无法抵挡,林云束手无策,陷入无尽的惊恐当中。
    就在其频临死亡之际,手中拽着的乌光令牌,陡然生出凌厉的剑芒。
    呼哧!
    璀璨剑芒,在其周身乱舞,凝聚出密不透风的恐怖剑势。
    四方魔气,衍化成种种可怕的邪兽,可都无法靠近林云,尽数被剑芒斩碎。
    下坠中,魔气无法在侵蚀林云。
    强大的雷炎战体,涌动出狂暴的紫色雷火,将体内的黑色魔气,一点点祛除。
    身上被魔气腐蚀的肌肤,逐步恢复,黑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这是在哪里?”
    脑海中灵魂被撕裂的痛楚,渐渐减轻,林云睁开双眼,略显茫然。
    半响之后,林云回想起来,大概知道了现在的处境。
    在他抓到令牌的同时,地面塌陷,他与石棺同时跌落下去。
    “这魔气好生可怕。”
    想起刚才的经历,林云心生忌惮,将手中乌光令牌握的更紧。
    周身剑芒护体,带着他安然无恙的下坠。
    逐渐下落之中,林云敏锐的发现,四方涌动的魔气,威力已经减弱不少。
    之前浓郁的跟黑光粘稠一般,衍化成种种邪兽。
    眼下,已经淡薄如雾,稀释了不少。
    洞窟下方,似乎有一个庞大的空间,魔气乃是从四方聚集而至。越靠近洞口,魔气越发浓郁吓人。
    林云渐渐冷静下来,同时心中涌出一丝好奇。
    地底之中,竟有如此多的魔气,紫鸢剑圣的传承,是否也在此地?
    比起紫鸢剑圣的传承,一枚不知道用处的宝器,实在不值一提。
    随着不断下落,一座巍峨耸立的道台,缓缓出现在林云视野中。
    “到底了?”
    陡然瞧见地底建筑,林云心中一喜,体内灵元涌动,朝着道台落去。
    等落在道台上后,周身剑芒,同时涌入乌光令牌中。
    却是四方魔气稀薄,几乎微弱不存,对林云来说已造不成任何威胁。
    林云看了眼手中的乌光令牌,不敢掉以轻心,依旧紧紧握住,打量着四方。
    脚下的道台,通体洁白,闪烁着冰冷的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泽。
    紫色花纹,点缀在脚下道台上,绘画出一只栩栩如生的紫冰鸢雀。
    林云面色微变,紫鸢剑圣最终传承之地,应该就在此处了。
    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林云目光仔细打量着,最终落在了道台最核心处。
    当目光看过去之时,背上的古剑匣,再一次震动起来。
    “没错了!”
    林云心中狂喜,身形爆闪,几个起落,便出现在了道台最中央处。
    往下看出,白玉铺就的地面上,有一明显凹槽。
    看了看手中的乌光令牌,比对一番,结果发现完美契合。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林云蹲下来,将乌光令牌镶嵌进去。
    当令牌完整嵌入其中时,道台颤动几下,发出璀璨光芒。一时间,整座道台,通体如玉,宛若水晶般透明。
    道台上绘画的紫冰鸢雀,突然间幻化成行,笼罩着整座道台。
    轰!
    林云面前,有三根石柱,从道台中缓缓升起。
    每一根石柱上,都呈放着一尊宝盒,年代久远,古朴沧桑。
    “这三尊宝盒,装的就是紫鸢剑圣的核心传承了吧……”
    一路跌跌撞撞,没想到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
    激动之后,林云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走上前,将最中间的宝盒打开。
    结果其中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林云眉头微皱,再去打开旁边的两尊宝盒,同样什么都没有。
    紫鸢剑圣的核心传承,早就被人给取走了,留给他的只剩下三个空盒子。
    林云怔怔出神,看着三尊空盒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到底是被人抢先一步。”
    好半天后,林云才摇摇头,轻叹一声,算是认命了。
    青阳界被发现至少万年,不知道开启多少次,紫鸢剑圣的传承被人抢先夺走,也不算稀奇。
    嗡嗡嗡!
    可就在林云准备离去之时,背后的古剑匣,又一次震动起来。
    “又来?”
    林云面露不解之色,这紫鸢剑圣的传承都被人搬空了,古剑匣为何还在震动。
    难不成,还有什么细节,没被我发现。
    目光之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林云再度仔细查看起来。
    与宽阔的道台上,来来回回,走上好几遍。
    任何蛛丝马迹,都未放过,可还是徒劳无功,并未发现有些奇怪的地方。
    忽然间,目光一瞥,林云看到了笼罩整个道台的紫冰鸢雀幻象。
    晶莹剔透的紫冰鸢雀,乃是一具没有实体的幻象,看上去华丽优美,实际上并无任何灵力波动。
    林云捏着下巴,沉思道:“会不会这幻象,与我古剑匣上的紫冰鸢雀,有所联系。”
    试试看!
    当即,林云盘膝而坐,缓缓闭目,催动体内金色烈焰般的灵元,不断涌入古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匣中。
    剑匣表面,紫冰鸢雀瞬间成型,缓缓挥动着双翼。
    当古剑匣上的紫冰鸢雀,扇动双翼的一刻,笼罩整座道台的幻象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同时展开双翼扇动起来,轰隆一声巨响,整座道台腾空而起。
    于死寂般的地宫中,不断腾飞而起。
    林云眼前景象,顿时间浮光掠影,不断闪过,四方空间渐渐扭曲起来。
    最终凝聚成一尊漩涡,将整座道台吸入其中。
    哗!
    林云眼前一亮,视野中,出现一片黑色汪洋,辽阔无边,波涛汹涌。
    “魔海!”
    眼前这片黑海,竟然全部都有魔气汇聚而成,比之洞口处的魔气还要恐怖千百倍。
    魔兵鸢雀,载着整座道台,飞到魔海中央,而后轰然落下。
    顿时间,在道台的镇压下。魔海不断下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下降。
    最终,所有魔气,都被镇压下去。
    凝聚在十具易于常人的诡异尸体中,一片荒原,出现在林云视野中。
    “这……”
    林云张大嘴,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那一望无际,可怕的令人窒息的滔天魔海,竟然只是出自上十具尸体。
    死后还能有如此可怕的破坏力,尸体生前又该有如何恐怖的实力?
    难道说,曾经那个辉煌的黄金盛世,就是毁在了这些来历不明的尸体上。
    就在林云惊疑不定时,笼罩整座道台的紫冰鸢雀幻象,陡然凝聚出一道老者身影,盘坐与空中。
    “轰!”
    老者猛的转过身来,一双眼中,衍化成无数星辰,生生灭灭,浩瀚无边的异象。
    在那眼眸最深处,各自藏着一柄,比星河还要耀眼夺目的剑光。
    林云只看一眼,便感觉魂魄,都要这剑光刺破一般。
    当即,脸色骇然,吓得赶紧收回视线。
    “晚辈林云,见过紫鸢前辈。不知前辈还健在,无意打扰,还请见谅,”
    到了此刻,林云自然猜出来,眼前老者就是当年一人一剑,纵横天下的紫鸢剑圣了。
    同时心中惊骇莫名,紫鸢剑圣居然还活着……
    “健在?老夫自己都忘记,我已经死了多少年了……你所见得不过是一抹残魂罢了。就算是这缕残魂,见到了你,也将会很快消失。”
    紫鸢剑圣神色和了许多,轻声笑道:“你不必怕我,刚才我只是想打量一番,你的根骨与武魂如何。”
    林云心中松了口气,可脸色随即又变幻起来。
    打量根骨和天赋,这紫鸢前辈明显是要择选传人了,可他的根骨……能入对方法眼吗?
    顿时有些无奈的道:“我这根骨,怕是不及前辈万分之一。”
    紫鸢剑圣的残魂,沉吟道:“根骨确实不佳,不过,到底还是惊喜大于失望。”
    惊喜大于失望?
    “甚至在你体内,还有些老夫都未能看透的秘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