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六十七章 风波未平
    紫鸢剑诀晋升七重后,丹田处的紫鸢花可以衍生剑气。
    弹指间挥洒出去的剑芒,宛如实质,可以媲美玄兵利器。
    所谓凝气成剑,便是如此。
    可这剑芒,在鬼脸面具上,却并未留下任何痕迹。
    说不蹊跷,都没法让人信服。
    林云把玩着手中面具,沉吟片刻,最后带在了自己脸上。
    哗!
    带上去的瞬间,林云身上的所有气息,顷刻间收敛,消失不见。
    就像是空气一般,杵在原地。
    若非亲眼所见,完全无法发现他的存在,诡异无比。
    “有意思,的确是件秘宝。若与人结仇,带上此面具,谁都没法认出来了。”
    大盗血峰,能逍遥如此长的时间,鬼脸面具怕是功劳不小。
    好东西!
    林云将面具收好,看向了血峰的人头,这是一颗价值五万灵玉的人头。
    他手中,总共接了四个甲等五星任务。
    第一个是收集血晶,第二个是护送白秋水进血骨森林,第三个是斩杀血峰,第四个是找一株丹药殿长老所需要的鎏金草。
    护送白秋水和斩杀血峰,相对而言,比较困难。
    尤其是斩杀血峰,此任务原本该是有剑阁人榜第一的楚皓宇,或者其他人榜前十联手完成的。
    结果,在护送白秋水的过程中,被林云一并完成了。
    眼下就只剩最后个任务了,时间倒是充裕了很多。
    “算算时间,我离开宗门快三月了,找到鎏金草便回去吧。”
    甲等五星任务的历练,虽然凶险重重,危机四伏。可这生死间的搏杀,同样让林云,收获不小。
    修为晋升武道四重,剑诀晋升第七重,七玄步几近大成,龙虎拳只剩下最后四招。
    最主要的是,林云的气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番磨练,让他身上锋芒,越发内敛凌厉。
    如今,只一个眼神,就能让同阶中的武者,不敢与他直视。
    半月之后。
    凌霄剑阁内,暗流涌动,整个山门的气氛都在悄然之间变得渐渐紧张起来。
    因为一年一度的盟战,即将开启。
    剑阁内有大小同盟,数量上百,同盟之间竞争激烈。比如珞珈山与君子盟,便势同水火,斗得不可开交。
    除此之外,凌霄剑阁内,还有一些不显山不露水,却强大无比的同盟。
    与君子盟和珞珈山不同,这些同盟只关注个人修炼,成员之间除了历练外甚少来往。
    比如皇甫瑾轩所在的孤星盟,便是如此,人数不多,可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瞧。
    都是群修炼疯子,实力强的可怕。
    所谓盟战,便是各大同盟间战斗,由宗门举办。盟战排名,将会直接决定,各大同盟在宗门内所获得好处。
    能入前十者,会得到宗门丰厚的奖励,整个同盟所有成员皆可享受。
    若本来前十着,不小心跌了出去,同盟的威望会受到莫大的损伤。
    甚至,直接解散都有可能。
    宗门重利,若同盟无前途,自然会人心浮动,想要加入更强的同盟。
    盟战之中,没有规则,不限生死,十分残酷。
    盟战,并非由同盟所有成员上阵,各同盟只能派出五名成员参战。
    且成员,必须都是外门弟子,也就是人榜弟子。
    剑阁有自己的考量,若是同盟无法为宗门,培养出源源不断的新人,自然不会待见你。
    对宗门来讲,新人代表着希望,代表着未来。
    新人翘楚不断,天才不绝,则宗门兴盛,无后顾之忧。
    再者,宗门上下数万人,内宗弟子数量不过千人。
    凡地榜翘楚,皆修炼灵级功法,乃是宗门的基石。花费了大量资源培养而成,死上一个,都会令人肉疼。
    残酷的盟战中,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内宗弟子,若死在盟战中,未免太过可惜。
    因此,每年的盟战,都是由各大同盟的外门翘楚出手,决定同盟排名。
    说是盟战,其实与其他宗门的外门大比,并无太大差别。
    此刻,珞珈山山顶。
    欣妍等珞珈山同盟的高层,齐聚一堂,神色凝重,商量着什么。
    “还没有林云的消息吗?”
    欣妍看向四方,轻声询问道。
    “没有。”
    “最近的消息,还是半月之前的事,林云参与了莫云城高家的护送任务。可这任务诡异的很,回来了很多人,唯独林师弟没有回来。可问林师弟,是不是死了,这帮人直摇头。再问的具体一些,高家子弟也都讳莫如深,不肯透露。”
    “对,当时的情况很诡异,似乎高家家主下了死命令。这帮人,半个字的风声,都不肯透露出来。”
    “后来有人看见,玄天宗步尘和魔月山庄的萧然,我们也上前打听了下。可这两人,更是出奇的古怪,刚提到林师弟的名字就脸色大变转身就走了。”
    听着盟中剑阁弟子,打探回来的消息,欣妍眉头微皱。
    真是古怪的很,不仅连林云的生死都不知道,甚至连血骨森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晓。
    外人确实很难想明白,可若置身其中,就很容易理解。
    高家弟子和步尘、萧然,在林云救他们一命后,几乎都选择了翻脸。
    选择一起逼迫林云,结果通通被吓得跪地求饶。
    此事羞辱之极,哪里好意思讲。
    在加上,高家家主得知此事后,严令任何人不准透露半点风声。
    珞珈山的成员,前去打听,自然打听不到什么消息。
    至于步尘和萧然,两人在山谷整整跪了三天三夜,早已对林云吓破了胆。
    期间,多次还受到血龙马的戏弄。
    听到的林云,脸色不变,就真的奇怪了。
    欣妍目光一扫,落在墨城身上,沉吟道:“墨城,你似乎有话要说?”
    墨城犹疑片刻,沉吟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我在高家私下找过几人,其中一名旁系子弟高瑜,给我透露了一点风声。他们在血骨森林中,碰到了血骨散修,而且暗示我是家主要他们保密的。除此之外,无论我再怎么问,都不肯说其他的事。”
    墨城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将自己打听到的不好消息,给透露了出来。
    “什么?”
    包括欣妍在内,在场珞珈山的成员,脸色都为之一变。
    血骨散修,这可是一帮杀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难不成林云和这帮人交手了?
    欣妍水汪汪的眼睛中,闪过一丝隐忧,俏脸微变。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林云除了护送任务意外。
    还有一个任务,便是诛杀大盗血峰。
    如果真的碰上了血骨散修,很有可能,他真的选择了出手。
    原本想着,这诛杀大盗的任务,林云可能没看清给一并接了。
    真正下山后,并不会真正去诛杀血峰。
    毕竟实力,相差悬殊,一旦遇上,有死无生。
    退一步讲,能够完成三大甲等五星任务,放弃一个,其实也没有什么。
    以三份甲等五星任务的奖励,完全能够承受得起这份损失。
    可若是碰巧遇上了血骨散修,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这可怎么办,难怪这帮人都不肯透露风声,林师弟只怕凶多吉少……”
    “盟战不到两月就要开始了,林师弟若不回来,我们珞珈山可就真的半点胜算都没有了。”
    “听说王琰养伤回来之后,一直在跟楚皓宇接触。”
    “不止楚皓宇,林师弟这次一并接了如此多甲等五星任务,人榜前十的弟子基本全得罪了。若盟战中,遇上我们珞珈山的人,这帮人肯定不会手软!”
    珞珈山诸多高层,不由显得忧心忡忡起来。
    “欣妍师姐,你怎么看?”
    众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目光都不由落在欣妍身上。
    “等吧,林师弟并非鲁莽之人,也许事情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遭。”
    欣妍揉了揉头,这小家伙还真是让人头疼,眼下她也只能出言安慰一番众人了。
    等其他人都走之后,欣妍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于她来讲,盟战输赢还好,来年还可再战。
    可林云若水丢了性命,就真的太可惜了。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小家伙,你可真的要活着回来,若是死了,姐姐可真的会伤心的。”
    欣妍玫瑰般娇柔妩媚的绝世容颜中,露出一抹轻叹。
    从她在帝都剑阁分舵,见到林云,被王氏兄弟打压那一刻起。心中便留下了这少年的影子,并非情爱,而是一种纯粹的喜欢。
    少年平静中带着倔强的眼神,很像……很像许多年前那个不眠之夜中的自己。
    与此同时,凌霄剑阁,浩荡群山中的一处山峰。
    同样有人,在“关心”着林云的动向。
    山崖中,一名蓝衣青年,面色冷漠,眉宇间隐含着暴戾而恐怖的锋芒。
    其浑身真元涌动,猛然间狂喝一声,挥出一缕剑气。
    咔擦!
    剑芒在空中凝聚为实质,插进百米之外的崖壁上,停顿片刻,才铮鸣一声荡然无存。
    “凝气成剑!张师兄当真是天才,仅靠这玄级上品功法,竟然能达到这一境界。我听说,好些地榜弟子,都是修炼了灵级功法,才勉强做到凝气成剑!”
    有人上前,拍着手掌,笑吟吟的恭维着。
    蓝衣青年正是当日,在功德殿中,与林云发生冲突的人榜前十张烈。
    张烈神色傲然,冷声道:“地榜弟子算的了什么,不过痴长我们一些年岁罢了。废话少说,让你打听的事,打听到了没有。”
    “启禀师兄,这林云接了甲等任务,似乎颇为不顺,在血骨森林中。遇到了血骨散修,如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来人连忙说道,将自己探听到的消息,如实告知。
    张烈嘴角勾起一抹狞笑,似乎并不意外,冷声道:“废物一个,也妄想去接甲等五星任务,能顺利才怪了,可若死在散修手中到是便宜他了。”
    “还要继续盯着吗?”
    “那是自然,万一这家伙没死,总会逃回宗门的。到时候,才叫好玩!”
    张烈眼中杀机,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