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第七杯酒
    第三百六十五章
    欣妍等人上下打量着林云,眼中神色,充满惊奇。
    半响之后,欣妍妩媚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浅笑,叹道:“小师弟,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又吓了我们一跳。”
    “谈不上吧……”
    林云轻声说道。
    混元门这三名核心弟子,确实有些实力。
    如果是未进魔莲秘境前,以一对三,就算底牌全出,怕也只能勉强自保。
    但这几人,与封野这样,上届龙门大比能够排的上名次的相比,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可称翘楚,但远远算不得妖孽。
    他如今实力眼界,早已今非昔比,不是当年那个见到四公子齐聚,就被深深震撼的无名小卒。
    帝都八公子这个级别的存在,眼下或许还有差距,可远远不是无法超越的存在了。
    与封野一战,旗鼓相当后,更坚定了自己信心。
    凭着半步先天剑意,凭借着一颗向剑之心,早晚会走出大秦帝国这广阔的疆土。
    去更大的世界,更广阔的舞台,闯出属于自己的声名。
    陈玄钧打量着林云,眼中神色意味深长,这一战之前,他真的是小看对方了。
    欣妍等人,未看到林云与章炎三人大战的场面。
    那种气势和心胸,给人的感觉,像是如火般的朝阳。豪情四溢,大气磅礴,这种气魄,他只在八公子身上见到过。
    可林云现在,无论境界和年龄,都远逊于八公子。
    但气魄却丝毫未输,这就显得相当可怕了。
    很难想象,有朝一日,他达到八公子的境界和年龄后,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大秦帝国的光辉,怕是都要在他的剑下,黯然失色。
    一时间,陈玄钧有些理解,剑阁阁主,为何一定要指名林云来这危机四伏,九死一生的魔莲秘境。
    因为阁主远非常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林云身上潜藏的那种气魄和潜力。
    他非寻常妖孽,而是真龙翘楚。
    魔莲秘境,于他而言就是化龙池,就算死在其中,也是他的宿命。
    要么轰轰烈烈了此一生,要么人前显圣一飞冲天,不可能在平凡中默默无闻。
    “师兄,你的伤怎么样了?”
    林云抬眼看去,发现陈玄钧的气色很不好,怕是刚才一战。所受之伤,比想象中的要可怕一些,只怕拼的相当激烈。
    自己挫败对方三人,也有师兄,耗尽对方不少真元的原因里面。
    当然,就算没有这原因,他也有信心击败对方就是了。
    只是击败容易,击杀三人比较难。
    “伤势并无大碍,只是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得四五天才行……可这黑莲宝殿,要不了多久就会正式开启了。”
    看着湖泊中,一点点黯淡下来的黑色光柱,陈玄钧眼中闪过抹忧伤。
    黑莲宝殿,乃是魔莲秘境中,最为重要的机遇之地。
    对于陈玄钧这样的翘楚来说,若是就此失之交臂,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欣妍脸色微沉,冷声道:“没完没了,若是师兄真去不了黑莲宝殿,混元门那帮人也别想去了。”
    “没完没了,这帮混元门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次侥幸碰到了林师弟,下一次,我剑阁弟子,就不知道有没有这般幸运了。”
    唐通等人也是愤怒无比,显然对这混元门,半点好感都没有。
    陈玄钧失声笑道:“说什么笑话呢,就算我去不了,你们也不能失去这次机会。否则,进这黑脸秘境,意义何在?”
    林云若有所思,沉吟道:“其实不用着急,等师兄伤好之后,我们再去便可以了。至于混元门的那领头人,我可以担保,他受的伤,比起陈师兄,只重不轻。”
    他的半步先天剑意,可不是那么容易驱散的。
    章炎中他一剑,别想好受。
    顿了顿,林云又道:“再说,晚几天进去,也未必不是好事。我就不信,这黑莲宝殿的机遇,是先到先得了不成。”
    几人为之一怔,显得都有些诧异。
    其实道理人人都懂,至宝和机遇肯定不是先到先得,但到了机遇出现的时候,谁又会真正耐得住性子。
    怕是慢了半步,都不会乐意。
    “荆绝来了。”
    就在此时,一名神色冷漠的刀客黑衣青年,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立刻便吸引了许多人注意力,引起一片喧哗。
    七绝堡荆绝,上届龙门大比中,不过区区十六岁就杀进了十九名的位置。
    一手七绝刀法,绝情绝恨,暴戾而残忍,被称作天才刀客。
    瞧得此人出现,唐通脸色顿时显得一抹寒意,冷声道:“这家伙也来了,到时候怕是还得打照面。”
    “唐师兄见过他?”
    林云听出些端倪,出言问道。
    唐通点点头:“差点死在了此人手中,若非几位师兄赶到……怕是难逃一死。”
    当时欣妍与荆绝交战,此人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
    还是等其他几位师兄也赶到后,不想麻烦,才从容离去。
    原来如此,林云心中了然。
    “慕修寒来了!”
    不一会,黑脸湖畔陡然间,多出一股寒意。身穿血衣的慕修寒,脸上挂着一丝笑容,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许多人一见他出现,连忙远避,不断与他拉开距离。
    他在这魔莲秘境中,算是杀出了赫赫凶名,他看见过的人几乎都死了……十分残暴。
    在许多人心中,魔莲秘境中,慕修寒的实力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这是他的剑,硬生生杀出来的威名。
    “白岳和魔焰宗的人也感到了!”
    “封野也来了。”
    “上届龙门大比排名二十名的唐毅也到了。”
    “高手越聚越多了啊。”
    随着一个个上届龙门大比中,赫赫有名的高手到来,黑脸湖畔的气氛渐至高|潮,达到前所未有的热烈。
    适才,林云以一敌三,挫败三人的事迹。
    也随着这些人的到来,不在有人讨论,转而都将焦点聚集在即将开启的魔莲宝殿上。
    皆在猜测,谁会是这黑莲宝殿,最大的赢家。
    毫无任何征兆,辽阔的湖面上,连接天地的黑色光柱,突然溃散。
    众目睽睽中,一座古老而宏伟的宝殿,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光柱消散了!”
    “宝殿可以进去了!”
    “出现的还真及时,差点就晚了一步,还好,还好。”
    诧异之后,各大宗门弟子,彻底兴奋起来。没有多想,毫不犹豫,朝着那湖泊中心有些遥远的黑莲宝殿飞了过去。
    呼哧!
    各种身法施展下,破空声,连绵不止。密密麻麻的人群,黑压压,汹涌而去。
    场面,看上去十分震撼。
    半刻钟前,还热闹无比的湖畔,眨眼间,几乎全部走空了。
    剩下的人,也都一脸焦急,慌慌张张,朝着宝殿赶去。
    林云见陈玄钧师兄,似有话说,轻声道:“陈师兄,不必着急。若是我等走了,你留在这里养伤,出了什么事,谁能担待的起。”
    “对的,师兄,你就安心养伤吧,我们替你护法。”
    欣妍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其余几名师弟,也都露出笑意,纷纷出言安慰起来。
    林云一拍储物袋,取出坛猴儿酒。
    “此酒名为猴儿酒,稍稍炼化后,几日的光景,应该能让实力精进一番。”
    “猴儿酒!”
    唐通和丁岩几个好酒之人,顿时眼前一亮:“这可是上好的名酒,有灵玉都买不到,十分珍稀。”
    猴儿酒,不仅味道绝佳,对功法境界都有不小的裨益。
    喝下之后,后劲十足,可加速真元运转。去黑莲宝殿前,喝上几口,实力能有不小的精进。
    当然,对林云来说,效果已经不大了。
    他已经喝过很多次了,其余几人从未喝过,定有奇效。
    陈玄钧心知,这是林云,替他给诸位师弟的补偿。当下不在矫情,闭目运功,专心疗伤。
    随着酒坛被揭开,浓浓的酒香四溢而出,丁岩取出几个酒杯,嚷嚷着,赶紧倒酒。
    几人都被这猴儿酒,勾起了不小的兴致,
    “林师弟,你去什么地方?”
    欣妍见林云悄然离去,但也不是朝黑莲湖的方向赶去,当下有些疑问道。
    “师姐莫担心,我有点事,去去就回,替我留一杯酒。”
    林云没有止住,消失在欣妍的视野中。
    欣妍无奈的笑了笑,小师弟是真的长大了,不过以他的实力也不用怎么担心就是了。
    黑脸湖畔,一处较为僻静的荒地上。
    “师兄,你就安心养伤吧,我等先走了。”
    “黑脸宝殿都开启了,我等也没办法陪你了……”
    混元门章炎,瞧着一个个迫不及待,赶往湖心的人。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心中暗骂道,一帮王八蛋,半点情面都不留。
    宝殿刚刚开启没多久,一群人,就按耐不住直接走了。
    赵泉和萧明,只中了林云一拳,拳芒虽然也有剑劲,却远远比不上他胸口前,那一道被剑芒扫过的伤痕。
    再加上,是两个人分担的拳芒,比起他来好上太多。
    几乎没怎么休息,见到宝殿开启的瞬间,率先离去。
    看了眼胸前被剑芒扯开的伤痕,章炎脸色,显得无比阴沉起来。
    可恶,都是这小子。
    剑伤不算大碍,可伤痕中残留的剑意,却蚀骨不散,真元运转的稍稍激烈一些便剧痛无比。
    如此状况,显然不适合,去黑莲宝殿中与人争宝。
    “林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就算杀不了你。我也会让你身边的人,尝到我今天的痛苦!”
    章炎眼中闪过抹阴寒,冷冷的说道。
    突然一阵狂风骤起,他脸色微变,抬头看去,一道绝对不想看到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长袍青衫,身背剑匣。
    林云!
    “你是来杀我的吗?”
    章炎脸颊抽搐了几下,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慌和不安,冷声说道。
    林云看着他,没有说话。
    “呵呵,有杀人之心,自然有被人杀的准备,你要来杀我,我也不意外。不过我奉劝你一句……“
    章炎藏在袖中的手,多出一枚玄火鸦,悄无声息中,暗中注入真元。
    见林云还是没说话,心中多出一丝从容,继续道:“最好别出手,对一名四大宗门的核心弟子出手,后果没你想的那般简单。你能轻松败我,不代表也能轻松杀我,哪怕我此刻伤重。”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他作为玄武九重的宗门核心弟子,临死前的反扑自然更吓人。
    可林云还是不语,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狗东西,给我去死!”
    章炎大怒,突然暴起,袖中玄火鸦,化为一抹流光冲杀过去。
    弹指神剑,灭!
    可那致命的玄火鸦,刚刚飞出袖口,便被一抹惊鸿般的紫色剑芒洞穿,化为一堆碎片落在地上。
    剑!
    手背出紫鸢花的印记未散,林云招手间,握住匣中弹出来的葬花剑。
    呼哧!
    拔剑出鞘中,他与暴起的章炎,在半空中一错而过。
    噗呲!
    鲜血飞溅中,章炎的首级在空中飘荡,双目怒睁,死不瞑目。无头之躯,在林云身后,轰然倒下。
    适才,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林云中了他临死前的巅峰一拳,可他也中了林云一剑。
    一切都在林云的掌握之中,破绽是故意卖给对方,求的就是这必杀的一剑。
    不怕章炎临死反扑,就怕对方一味逃跑,反而麻烦。
    咔擦,剑势冲击下,前方一块岩石碎裂开来。露出一株,藏在阴影中的娇嫩鲜花,鲜花在他寒芒凛冽的剑势下,显得更为娇嫩美艳。
    破败的遗迹,魔气遍布,如此鲜花,着实少见。
    “你也是可怜,如此美丽,却无人能见。不过你也很幸运,鲜花,终得有人去赏。”
    林云弯腰,将此花摘下,轻嗅一番,花香顿时扑面而至。
    ……
    湖畔,凌霄剑阁等人聚集之处,唐通正在小心翼翼的倒着酒。
    猴儿酒珍稀无比,他面带笑意,却倒小心谨慎,一滴不都敢洒落出来。
    当倒满六杯后,唐通笑道:“这第七杯酒我给小师弟留着,免得你们喝上瘾,就忘记小师弟了。小师弟知道后,应该会很感动吧。”
    “多谢。”
    第七杯酒刚刚满上,微风拂过,林云随风而至。微微一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其余几人,都大吃一惊,这小师弟回来的好快。
    “小师弟,你去摘花了吗?”
    欣妍看见林云右手,握着的一株花,浅笑吟吟的道。
    林云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对,我是去摘花了,送给姐。”
    【第二章姗姗来迟,和诸位说声抱歉了,没法像林云一样,第七杯酒就能赶到。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这一章的字数,也比平常要多很多,希望你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