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井底之蛙
    第五百五十五章
        惨败!
        比拼灵纹造诣输了之后,想以武道修为取胜,谁知道败的却是更惨。只一拳,就让他肋骨尽断,伤及五脏六腑。
        若非他穿了一件内甲,还不知道会伤到什么地步,恐怕连挣扎着起身都没法做到了。
        面对林云的羞辱,白衣青年红着脸,咬牙说道:“技不如人,在下心服口服,可阁下别欺人太甚,辱我白玉书院的名声。”
        “我有吗?”
        林云轻声笑道:“难道那些话,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还是林某听错了?不是阁下自称废物的嘛,不是阁下说什么,连废物都不如,这天府书院的弟子就是如猪狗一般的存在吗?”
        “怎么?欺我天府书院之时,便得意忘形,败我之手,就不敢承认自己的话了?”
        一番话,顿时让这白衣青年涨红了脸,哑口无言。
        可林云却未打算放过他,冷声笑道:“见你败的这般狼狈,你身旁这些师兄弟无动于衷,怕是连你这个废物都如?或者,这些人在那白玉书院中,都是些阿猫阿狗般的存在, 不敢在我天府书院丢人现眼?”
        “你说什么!”
        “你这小子,有种再说一遍!”
        这般话杀伤力太大,立刻将白玉书院的其他弟子激怒了,顿时一个个怒目而视。
        林云笑道:“我说的什么,难道你们都听不清楚吗?还需要我再说一遍,羞辱你们,倒是有趣的紧。”
        这帮人顿时脸色通红,想要出手,可想到白衣青年的惨败,却又心生怯意。
        实在是尴尬无比,这一下,将整个白玉书院的脸都给丢的干干净净。
        “好大的口气,许久不见,这天府书院没想到,还真出了个人物。”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火狱广场的后方,缓缓落了下来。来人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眉目如剑,气质出尘,可一双眼睛,却是生的相当老练沉稳。
        此人现身,那帮白玉书院的弟子,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曹师弟,你总算来了。”
        “赶紧帮我们教训教训这小子吧,太张狂了,完全不将我们白玉书院放在眼里。”
        见到这突然现身的青年,一众白玉书院的弟子,仿佛像是见到救星一般。
        曹姓青年神色冷漠,径直朝前走去,目光一扫便落在林云身上。
        视线凌厉之极,仿佛如利箭,要将林云整个洞穿一般,轻声道:“阁下就是那个大秦帝国来的葬花公子林云吧,我在天府书院走了一圈,你这名字似乎无人不知。”
        “是我。”
        林云开口,轻声说道。
        对方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对方,这曹姓青年身上有一股颇为浑厚的气息。可却又像是隔着一层雾,让人无法摸清,他的武道修为到底是什么境界,有些深不可测的味道。
        至于玄师境界,却比那白衣青年要深厚的多,灵纹造诣怕是十分恐怖。
        在他所见的同辈人中,唯有墨灵师姐,能够稳稳压制住此人,其他都无法和他相比。
        倒是他那双眼睛,眸中流露出来的气质,和牧雪却是有些相似。
        “我叫曹休,还请记住我的名字!”
        话音落下,那曹休诡异一笑,抬手间屈指一弹。
        吼!
        顿时有诸多灵纹在他周身浮现,于眨眼之间,便凝聚成一道威压十足的白色猛虎。伴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兽吼,那灵纹交织而成的猛虎,彷如百兽之王,一跃而起,扑向了林云。
        猛虎在半空中,横跃而至,威猛而凶猛的身躯,落下巨大的阴影,瞬间就将林云笼罩了下去。
        轰!
        当那阴影笼罩下来的瞬间,林云心中一紧,感觉浑身上下在这等凶兽镇压之下,动作有些僵硬的起来。
        好强的威压!
        其眼中闪过抹讶色,可就在林云准备以临近大成的先天剑意,将这威压狠狠刺破之时。
        一道娇躯拦在他的身前,拔剑出鞘,一抹剑芒,煌煌如日,划破虚空,以浩荡之势,怒斩而去。
        咔擦!
        剑芒之下,那来势汹汹的猛虎,瞬间就被干劲利落的劈成两半。
        “曹休,你的对手是我。”
        牧雪身姿妖娆,站在林云面前,单手持剑,冷冷的说道。
        曹休对牧雪的出手,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瞥了一眼对方,笑道:“牧雪,你倒是舍得,从天剑宗赶了回来。”
        牧雪淡淡的道:“你不一样?玄炎宗曹休!”
        两人的话,让外人大吃一惊,眼中露出深深的震撼之色。
        无他,无论是天剑宗,还是玄炎宗,都是这南华古域九大霸主之一。所谓霸主,雄霸一方,屹立不倒,底蕴之深,深不可测。
        霸主级势力走出来的弟子,完全是高高在上,其他宗门连长老都不敢招惹。
        就算是准霸主级势力的长老,也不例外。
        眼前这两人,居然都是出自霸主级势力,都是为这五院争锋而来,实在让人有些惊讶。
        “让我看看,你这些年在天剑宗到底有没有长进吧。”
        曹休眼中精芒涌动,一股可怕的气息,陡然间从他身上散发出去。在这等气势之下,一时间,风起云涌,天地变色,旁人连呼吸都为之紧张起来。
        阳玄境小成!
        这看上去仅仅二十来岁的青年,居然是阳玄境小成的修为,霸主级势力的弟子,确实不凡。
        牧雪神色淡漠,一言不发,也将自身气势提升到极致,赫然也是阳玄境小成的修为。
        果然……
        林云心中并没有多少意外,难怪这女人,当初一现身就对自己颇为不屑。哪怕是在他手中,吃了不大不小的亏,依旧有些小瞧林云,果然是隐藏了自身修为。
        半空中,两道身影狠狠撞击到一击,各自出手一招。
        轰隆隆!
        偌大的火狱广场,顿时在两人试探性的交手下,剧烈的摇晃起来。一股恐怖的余威,席卷而出,许多人避之不及当场被震飞出去。
        嗖!
        不待余威消散,两人迅速的退了开来,各自神色都颇为凝重。可两人都很清楚,这般交手,是拼不出个胜负。
        只是一番试探罢了,真正的交手,还是要在五院争锋上展开。
        “走!”
        曹休落地之后,看了眼牧雪,淡然一笑,领着其他人离去。
        他这般强势的风采,倒是替白玉书院,挽回了不少颜面。
        牧雪收剑归鞘,盯着曹休的背影,眼眸深处闪过抹凝重之色,回头看向林云,轻声叹道:“林云,现在知道我之前,为何要让你让出名额了吧?每个书院都只有一个请外援的名额,我和柳云烟都不算外援,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在考虑一下。”
        “抱歉,我决定的事,从来不会后悔。”
        林云诧异的看了此女一眼,转身离去。
        牧雪美眸寒芒闪过,她在见识到林云一拳轰飞白衣青年,已对他颇为认可。
        语气比之前,可以说柔和了不知道多少,却没想到还是吃了个闭门羹。
        当下娇嗔道:“林云,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这五院争锋的舞台,真正的主角,从来都是霸主级势力走出来的弟子。你算是有些过人之处,我知道你心有不甘。可这等事实,不管你愿意或者不愿意吗,都无法改变。你的实力,配不上你的心气!”
        是说我心比天高,自命不凡,却认不清自己只是井底之蛙的现实吗?
        有趣,这丫头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番话。
        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有心想要解释一番,但想了想怕是多说无益。对方先入为主,根本就听不进去。
        霸主级势力,霸主级实力走出来的就一定高高在上,有那么了不起吗?
        林云心中冷笑,没有多言,他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牧雪一眼。
        而后转身就走,再也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瞧着林云看过来的视线,牧雪莫名一顿。
        这种目光,让她有些错愕,她是天剑宗的内门翘楚。不出一年,便会成为核心弟子,到时候就算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也不会有多少人敢以这种目光来看她。
        至于现在,以她天剑宗内门翘楚的地方,天府书院的弟子都得仰视她的风采,充满敬畏之色,不敢接近。
        甚至是曾经她颇为崇拜的墨灵姐,如今也不会以这种目光来看她。
        可林云的这道目光,有些许冷傲,冷傲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屑,这种目光哪怕是在天剑宗,也没有人敢这么看她。
        是因为我触及到你的自尊心了吗?
        抱歉,别说大秦帝国,就算是天府书院,与天剑宗相比,也实在是没有任何可比性。
        等你有朝一日,能真正见识到霸主级势力的底蕴,怕是明白我的意思。
        不过我估计,你这一生都很难有机会,接触到这个机会。
        “无论你愿意或者不愿意,五院争锋的主角,都只可能是我们这些来自霸主级势力的翘楚。你一意孤行,就算是去了,也只会沦为配角和垫脚石。”
        牧雪心中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想她在天剑宗内,心气都是极高,甚少服人,何况只是她自己家书院的一个客卿执事。
        更何况,还只是来自大秦帝国的客卿执事的。
        井底之蛙,怎知这山有多高,天有多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