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五把五十七章 波澜骤起
    第五百五十八章
        高耸入云巍峨磅礴的灵木峰,沐浴着晨辉,灵气如雾,笼罩着这座属于天府书院的风水宝地。
        林云从玄阴湖,朝着自己的住所赶去,时不时抬眼看去,那茫茫无际的云海,令人心旷神怡。
        修为大涨的少年,此刻再观这云海,颇有感慨。以往的震撼和惊讶,到如今,早已心平气和,此山再高也无法令他仰望。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对此有了更深的感悟。
        没多久,林云遥遥看见了两道佳人的倩影,如风中摇曳的紫色罗兰花,站在自己住所前。
        不用猜,肯定是墨灵和柳云烟。
        除此之外,天府书院也找不到,其他女子能有这两人的风采。
        或许那天剑宗归来的牧雪,可以稍稍媲美,可这女人断然不会出现在自己住所前。
        也最好不要出现,出现准没好事。
        “几日不见,你倒是风采愈发迷人了,看来乾坤碧云丹确实不凡。”
        瞧得林云走近,墨灵一双美眸,上下打量好几番,如是说道。
        少年十天不见,确实让她耳目一新,有种眼前大亮的感觉。
        “院长大人亲自炼制的碧云丹,自然不凡。”
        林云不置可否,回应一番后,目光便落在柳云烟身上。算算时间,上次藏书殿一别,快有一月没见面了。
        当时对方欲言又止,不肯回应他的疑惑。
        眼下,林云却是知道,这丫头背负着怎样的压力了。二十年前其父一意孤行选择地狱模式,想要力挽狂澜,却没想到败的相当狼狈。
        事后连累书院受到那紫庐书院的狠狠羞辱,连唐瑜前辈在当时都没法抬起头来。
        那一句,若天府书院都这般废物,那二十年后,我再来取便是。就像是世间最锋利的刀子,插在了所有书院长老的心口,二十年间无论谁想起此事,心都隐隐在痛。
        柳云烟便是背负着此等压力,在诸多长老的冷眼下,憋着一口气活到了现在。
        “林云,好久不见。”
        柳云烟略显憔悴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意。
        近一月时间她都在参悟小神通,虽说还未完全掌握这大杀器,可也获益匪浅。自身灵纹造诣,在这一月间,进步神速。
        从其深邃的眼眸中,便能窥的一二。
        “好久不见……藏书殿那日,我对你说的话,一直有效。”
        林云轻声道,那是朋友之间的承诺,不管对方有没有忘记,他不会忘记。
        柳云烟眼中闪过抹诧异的神色,隐约见猜到林云可能知晓了某些事,半响才道:“谢谢。”
        “走啦,去御书堂。”
        墨灵在旁嫣然一笑,“迟到了可不好。”
        五院争锋将要开始,二十年前天府书院败的相当凄惨,这一次,整个书院上下皆是如临大敌。
        “林云,五院争锋的事你应该稍稍知道了一些吧,能否保住那半道神纹,对书院至关重要。其实,二十年前那场羞辱,让天府书院相当被动。若这次再败了,丢掉神纹是小,若名声扫地,那整个书院都会摇摇欲坠,无法在这幽州城立足了。”
        行走中,墨灵小声的说道。
        人的名树的影,对宗门来说更是如此,若一方势力总是受到羞辱。长此以往,必将气运衰落。
        尤其达到准霸主级别的势力,稍稍受辱,在有心人的散播便会伤筋动骨。何况是,那等完全让人抬不起头的羞辱,声名所受的损失更是不可想象。
        林云点了点头,道:“其他四家书院,可有哪些高手,应该都打听到了吧?”
        墨灵轻声道:“四家书院都有一个外援名额,这四人都是来自南华古域的霸主级势力。比如你已经见过的白玉书院曹休,就是玄炎宗的内门翘楚,牧雪那丫头也不遑多让。”
        曹休吗?
        林云点了点头,此人当时的风采,给他留下的印象还是很深的。
        弹指间,便勾勒出一道的猛虎,宛若山岳落下,相当可怕。
        “除此之外,还有青麓书院的江逸,流云书院的白玉晨,这二人同样来自霸主级势力。一身修为,与曹休相比只高不低,都算是比较难缠的角色。”
        “还有一个。”林云提醒道。
        “紫庐书院……”
        提及紫庐书院墨灵的脸色微变,一旁柳云烟也是有些不自然。
        紫庐书院!
        二十年前正是紫庐书院大败天府书院,打败了柳云烟的父亲,说出了那羞辱性的话。到如今,这五大书院中,肯定当仁不让,数这紫庐书院实力最强。
        其余四家,倒是相差无几,但也难保会有杀手锏藏着。
        “四家书院这些年在其他州城,都发展的极为迅速,若说声名最响名气最大。肯定是那紫庐书院的曹震了,他与牧丫头一样,来自南华古域九大霸主之一的北雪山庄。他的实力早已达到阴玄境小成,据说一年之内有机会冲击到阴玄大成,甚至阴玄境圆满。甚至有可能在龙云榜上,争的一席之地。”牧雪神色凝重,沉声说道。
        林云心中暗道,这紫庐书院的实力确实有些可怕,难怪二十年前就敢如此自信。
        不过北雪山庄,似乎有些印象。
        对了,那个和他一样,未入紫府就掌握到先天剑意的妖孽南宫晚玉,便是来自这北雪山庄。
        能在北雪山庄得到如此高的评价,这曹震怕是相当不好对付。
        “这曹震怕是已经有阴玄境小成巅峰的时候,而且除了灵纹造诣外,此人还格外擅长刀法,北雪山庄的绝云刀被其修炼到相当高深的地步……”
        提及曹震,向来自信的墨灵也是感到有些无奈,半响才笑道:“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这些势力只能请一名外援,可五院争锋讲究的是三局两胜。牧丫头来自北雪山庄,可她是院长的孙女,不占外援的名额。算上牧丫头,再加上你葬花公子这张出其不意的底牌,未必没有机会。”
        话语之间,墨灵十分认可林云的实力,甚至将他和那些霸主级势力的弟子对比。
        林云笑了笑,没有多说。
        只怕她想得有些简单了,牧雪那丫头,可是很不待见他。几次让他主动退出,将外援的名额让出去。
        林云心性向来淡薄,可不争则已,一旦决定争了,定会全力以赴。
        那丫头若是继续蛮不讲理,他的忍耐也会到此为止。
        没多久,御书堂已经出现在视野中。
        天穹间有乌云汇聚,似乎随时都有一场暴风雨将要落下,与书院此时的气氛都是颇为契合。
        感受到这等沉重的氛围,今日这御书堂外,聚集了许多天府书院的核心弟子。
        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灵通者,早就知道这五院争锋涉及书院生死存亡。
        众人身为书院弟子,自然荣辱与共,一损即损。二十年前那场羞辱,或多或少都有听说,可没人愿意再次受辱。
        “墨灵师姐来了!”
        “还有柳云烟和林云,五院争锋柳云烟肯定要占一个名额,看这架势莫非准备把外援的名额,让给林云了。”
        “这林云实力自然不俗,可我听说各大书院的外院,可都是来自霸主级势力的翘楚啊。”
        “不好说哦,传言梅子炎师兄也在霸主级势力中,请到了一名合乎五院争锋资格的弟子。御书堂的长老们,现在还没做最后的决定,外援名额其实还没定。”
        随着林云等人的出现,四方顿时有不少目光落了下来,忍不住有诸多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
        十天前,林云暴揍那白玉书院的弟子,狠狠羞辱一番对方。可谓大快人心,如今他在书院的声名,算是相当正面。
        只是有些风声走漏出去,让人觉得,或许换上霸主级势力的翘楚,更保险和稳妥一些。
        南华古域,那九大霸主的威名,谁不知晓。
        任何一个说出来,都是如雷贯耳,让人心生敬畏。
        听到这些传来的非议,墨灵俏媚微蹙,余光偷偷看了眼林云,见对方神色平静,才稍稍松了口气。
        “墨灵姐,云烟姐,这边。”
        御书堂前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牧雪在招着手。
        能看出来,这三姑娘关系都还不错,只是这牧雪对林云不太待见,将他晾在一边。
        “云烟,好久不见。”
        恰在此时,一名容颜俊朗气度不凡的青年,眼神火热的盯着柳云烟,款款走了过来。
        在他身边还有一名林云的老熟人,梅子炎!
        面对这青年的热情,这柳云烟眼中闪过抹诧异,脸色微变,只是淡淡的应付了片刻。
        墨灵眼中露出抹平静的笑意,看向牧雪道:“小丫头,你应该知道,我举荐的外援的是林云。”
        话音落下,那梅子炎身边的青年,脸上笑容顿时收敛,显得有些古怪起来。
        “黄岩是梅子炎师兄,从玄阳殿请来的内门翘楚,我倒是很看好他。”
        牧雪不敢看墨灵的神色,小声说道,只是说道玄阳殿三个字的时候,瞥了一眼林云。
        玄阳殿,幽州城内绝大的霸主。放眼南华古域也是声名显赫,底蕴之深比那天剑宗,不遑多让。
        牧雪的意思,林云心中清楚的很,他不说话,只是心中冷笑连连。
        这丫头,早就知道梅子炎请了一个霸主级势力的翘楚,所以才瞧不上他。
        明里暗里,让他主动将名额让出来,就是为了给这黄岩铺路。
        梅子炎面色得色,笑道:“玄阳殿内未满二十岁,便有阳玄境修为的内门弟子,不算多但也不少。可还要同时满足,三品玄师这个苛刻条件的,便是屈指可数。其中肯为我天府书院出战的,那就更少了,只有黄岩兄一人!”
        “连阳玄境都没有达到,就想来当外援,未免太可笑了一些吧。”
        梅子炎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是那黄岩。他冷眼看向林云,高高在上,眼中神色充满浓浓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