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九十章 你不配
第五百九十章
    
        遮天蔽日的沙暴中,天府书院一行人进去没多久,便被迫分散开来。
    
        这等风暴虽说减弱了不少,可依旧不可太过小觑,一入其中,便是狂风灌耳。
    
        那些细小的黄沙,密密麻麻的击打在身上,也是蹦蹦作响,相当难受。入眼看去,视野一片模糊,只能凭借着朦胧的感觉朝前走去。
    
        如此状态下,想不分散几乎是无法做到的。
    
        有的人甚至会在其中,迷失方向,甚至转了一圈重新走出来都有可能。
    
        林云漫步其中,无形的剑势弥漫在周身,抵御着席卷而至的风沙。他双眼微眯,在沙暴中随意看着,将真元灌注在双目中,让视野达到极限的情况下,能够隐约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轮廓。
    
        可眨眼这些轮廓,就又被风沙湮没。
    
        之前还在身边不远处的墨灵等人,却是怎么都无法看到了, 努力了半响,林耘不得不放弃寻找。
    
        他随意找了个方向,就这样一路朝前走去,不疾不徐,从容淡定。
    
        看似不快的脚步,实际上在不知不觉,就将许多人甩在了身后。
    
        许久之后,林云眼前视线,陡然间开阔起来。他出现在一片茫茫沙海中,沙丘起伏,连绵不止,一眼望去,四方景象几乎一模一样。
    
        在这枯朔海中,除非有相当醒目的地标,否则无法靠肉眼判断方位。脚下的这片沙海,会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的情况,诡异的流动起来,而你自身都完全无法察觉得到。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温度。
    
        越往沙海深处走去,周身温度便会越高,往外走则会减弱。虽说依旧有些令人困扰,可紫府境的武者,肉身感知已相当敏锐。
    
        在细小的温差,都能轻易感受到,算是勉强能够行走其中。
    
        凭借着微弱的感知,林云朝前方走去。
    
        沙漠中倒也不是毫无生机,有许多相当顽强的杂草和灌木,随意的点缀在地面上。
    
        漫无目的的行进中,两个时辰后,林云脚步一顿。
    
        若有所思,而后随意的回头看去,视线落在一株杂草上,而后径直走了过去,慢慢蹲了下来。
    
        “夕雾花!”
    
        观察半响,林云终于确认,这而并非是一株杂草,而是一朵还未绽放的夕雾花。
    
        此花的根茎蜿蜒细长,最长能达到万米,要汲取五年的灵气和水分后方可绽放。在绽放之前,它看上去都像是一株枯草,一不小心就会被忽略。
    
        绽放之后,通常会有开四片不同颜色的花瓣,分别是白、黄、蓝、紫,绽放两天之后,便会枯萎。
    
        努力生存五年,真正的绽放时间,却仅仅只有两天。因此,其花香浓郁沉淀,经久不散,以其入药,颇有不凡的效果。
    
        夕雾花在这枯朔海中不算稀有,可在外界却是相当罕见。
    
        侥幸碰见后,将会是比不错的收获。
    
        偌大的枯朔海中,除了上古遗宝,还有许多类似的奇花异草。但凡冒险来此的武者,几乎不会空手而归,总会有所收获。
    
        此花还有一段时间绽放,林云倒也不急,就在不远处盘膝而坐,闭目潜修。
    
        枯坐三天之后,林云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波动,顿时睁开双目。见夕雾草的顶端生出花蕾,在其眼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放。
    
        眨眼间,四片颜色不一的花瓣尽数展开,浓郁的花香扑面而至。
    
        花香虽浓可却不艳,清新脱俗,像雾水一般弥漫在四方,在这炎热的沙漠中,让人如沐春风,相当苏爽。
    
        林云放下背上的剑匣,将其打开,而后伸手一招,四片花瓣齐齐落入匣中。
    
        咔!
    
        等到剑匣重新关上,浓浓的花香,便被尽数锁在其中。
    
        葬花剑很早就是顶尖的超品玄器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奇花晋升,眼下却是个机会。
    
        只要收集到足够多的夕雾花,应该能让葬花晋升到宝器,倒也算意外之喜。
    
        不过就在此时,就在剑匣刚刚关住之时,沙土中陡然迸射出两道幽冷的寒光将其锁住。那是一头蜥蜴妖兽,被花香吸引而至。
    
        呼哧!
    
        它破土而出,几近百米长的庞大身躯,带着灼热的妖煞之气,张开獠牙扑杀了过来。
    
        林云面色未变,气力在涌动中,一拳轰了出去。
    
        铿锵!
    
        顿时间二十五鼎之力灌注在拳芒中,爆发出惊天巨响,宛若圣音一般,在半空中回荡。可这威力相当可怕的一拳,却仅仅只是将这蜥蜴妖兽,轰退数十米。
    
        落地之后,凶性不减,继续朝着林云扑了过来。
    
        “有点名堂。”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眼眸深处磅礴浩瀚的剑意,泛起些许波澜。伴随着争鸣之音,拳出如剑,又是一拳轰击在这蜥蜴巨兽的腹部。
    
        咔擦!
    
        这一拳不止势大力沉,更蕴含着些许剑意,那妖兽庞大的身躯顿时就多出一个巨大的窟窿,鲜血在刹那间将这沙地染成一片红色。
    
        重新背上剑匣,林云腾空而起,落在蜥蜴妖兽的尸身上,再度腾空。
    
        嘭!
    
        半空中,林云衣衫猎猎作响,那庞大的尸身却是在他随意一脚之下,被踏成漫天碎屑。
    
        一路朝前走去,在林云有意搜寻之下,夕雾花倒是接连被发现不少。
    
        不过两天时间,就收集了五六株的夕雾花,这还是没有用尽全力的情况。欲往前走,碰到的妖兽,却是愈发难以应付。
    
        这枯朔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的妖兽,亦是相当难缠。
    
        有些妖兽防御十分惊人,光靠纯粹的拳芒,甚至无法伤到分毫,必须得动用些许剑意才行。
    
        就在刚刚,一条水桶粗的沙蛇,不仅防御惊人,还能口吐毒液,甚至还能遁入沙海中,在沙地中如鱼一般灵活。
    
        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林云才将这沙蛇收拾掉。
    
        一处沙丘前,林云停下脚步,他看向前方的夕雾草眼中闪过抹惊疑之色。
    
        这株夕雾草似乎比之前的夕雾草,要明显通灵许多,光泽流离,一点都不像杂草。
    
        正惊疑不定之际,那夕雾草在他眼前绽放,有七色光芒闪耀起来。空气中弥漫的雾气,折射出七彩光芒,姹紫嫣红,宛若梦幻。
    
        “原来是一株七色夕雾花!”
    
        林云轻声自语,夕雾花一般只有四色,红、白、蓝、黄,眼前则多出了绿、紫、青三色。
    
        难怪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等七色夕雾花,据说要一百年的时间,方能汲取到足够多的灵气,十分罕见。
    
        不过,这动静倒是闹的有点大了。
    
        嗖!嗖!嗖!
    
        沙漠中凭空出现的梦幻美景,眨眼之间,就吸引了好几道身影破空而至。不待这夕雾花尽数绽放,五名宗门弟子出现在他的周围,一个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七色夕雾花。
    
        “运气不错。居然碰见了一株七色夕雾花。”
    
        “嘿嘿,普通的夕雾花价值就相当稀有了,这七色夕雾花,只怕价值连城。”
    
        “还未到星君古墓就有此等收获,我们运气还真不说。”
    
        这四人都是来自其他州城的准霸主级势力,境界倒也不低,皆有阳玄境小成的修为。言谈之间,完全没将林云放在眼里,仿佛他就是空气一般。
    
        不过无所谓,反正在林云眼中,这几人也是空气一般的存在。/p>        “几位,这七色花已经有主了。”
    
        林云看向五人,平静的说道。
    
        “是吗?”
    
        “不会是说你吧,一个阳玄境都未突破的废物。”其中一人嘴角勾起抹嘲弄,嗤笑道。
    
        “哈哈哈!”
    
        顿时间,五人放声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这林云简直傻的可以。自己能不能走都难说,居然还敢大放厥词,说这七色夕雾花是他的。
    
        咔擦!
    
        这大笑之声在空旷的沙地中,回声嘹亮,可几人笑着笑着,就惊恐的发现笑不出来了。
    
        地面上,不知何时倒下了五具无头之尸。
    
        “这身体好熟悉……”
    
        半空中飘荡着的五颗人头,死不瞑目,盯着无头之躯,意识渐渐凋零。
    
        “似乎有些变化了。”
    
        林云看着手中的葬花剑,木质的剑身上,那些天然的脉络,闪烁着微弱的灵光。
    
        五个阳玄境小成的宗门弟子,本不值得他拔剑,不过一一击杀终究是麻烦了些。
    
        既能一剑斩杀,这剑出了也就出了,刚好看看这几日葬花吸收了诸多花香后,是否有所进步。
    
        不过这拔出来的剑,林云却迟迟没有收进去的意思,只是若有若无的看着某个方向。
    
        唰!
    
        那隐匿在阴影处的身影,终究按捺不住,落在林云的视野之中。
    
        “厉害,一剑之威,就斩杀四名阳玄境小成的宗门弟子。此等实力,就算是一些阳玄境大成的翘楚,也难以做到。阁下能够以阴玄境圆满的修为,做到此等逆天之举,当真令老朽钦佩。”
    
        来人是一名老者,约莫七八十岁,相当精神,说话之时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将一身煞气隐藏的非常之好。
    
        说话之时,一条约莫百丈的沙蛇,从地底陡然探了出来,朝着那七色夕雾花扑了过去。
    
        咔!
    
        可才刚刚出现,就被这老者一指点出个巨大的窟窿,硬生生断成两截。
    
        厉害,这沙蛇林云不出剑,都有些难以对付。对方能够一指点碎,不管有没有倾尽全力故意立威的意思,都也算有些本事了。
    
        在散修当中,应该不弱。
    
        林云神色未有丝毫波澜,不言,不语,只是静静的看向对方。
    
        老者见到林云的神色,略显失望,他这一击雷霆万钧,有几分想要震住林云的意思。
    
        却没想到,对方半点表示都没有。
    
        不过没关系,旋即他便温言笑道:“小友可别误会,老夫对这夕雾花,可没有什么兴趣。这枯朔海中,混进了不少厉害的邪修,我这几人也见过些外榜前十的妖孽,一个个可怕的不行。想来小友也应该有所耳闻,这枯朔海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不如交个朋友,一起联手杀进星君古墓如何?”
    
        他对七色夕雾花,的确没啥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林云,这等宗门妖孽,兴许实力惊人。可多少都有些傲骨,江湖经验历练不足,哪怕明知自己不可信。
    
        也会觉得成竹在胸,随时都可将他拿捏手中。
    
        对付这种小辈,他有的是办法。到时候等林云死在他手中,何止夕雾花,林云身上的宝贝都是他的。
    
        比如,那把剑就很不错。
    
        老者眯着眼睛,笑意渐浓,眼眸中贪婪之色,掩饰的滴水不漏。
    
        “你不配。”
    
        剑出,归鞘,林云摘花走人。
    
        只是那空旷的地面上,除了五具无头之尸,多出了一具被奔雷斩电切成两半的尸体。
    
        血染黄沙,余温未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