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雷云子
八名阳玄境大成的精锐,看得出来平日里久经厮杀,经验丰富。出手便是最快最狠的杀招,刺耳的破空声中,分别杀向林云的各个要害。
    
        这还未完!
    
        身影横空之际,八人各自祭出自己的武魂,那等恐怖的声威连成一片,气势瞬间暴涨。
    
        林云抬头看去,这几人倒是够狠的,随随便便就敢祭出武魂,看来平日就是游走在刀尖的凶狠之辈。
    
        “不要动手,林大哥是好人!”
    
        吓坏了的冷香芸,大惊失色,不过在她要起身之时,却被身后的蓝衣中年按了下去。
    
        居中而坐的紫衣中年,显然才是真正的主事人。
    
        其听见冷香芸的呼声不为所动,眼眸中的寒芒,凌厉而凶狠,死死盯着林云。
    
        “陈叔,不要拦着我,林大哥他有危险。”
    
        冷香芸惊慌失措,内疚无比,完全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蓝衣中年摇了摇头,没有多言,他知道一些冷香芸不清楚的秘闻。也不认为林云真的会怎么样的,这少年就算不敌,想要走应该能从容离去。
    
        嘎吱!
    
        眼看八名阳玄境大成的武者就要落下,林云手掌在椅子上轻轻一拍。连人带椅,瞬间平移,恰到好处,完美避开了这八人的所有的杀招。
    
        八人眼中各自闪过抹惊愕之色,显然没料到,林云居然如此轻松就躲开了。
    
        可反映却是相当迅速,几乎没有任何犹疑,冷哼一声,就同时杀了过来。
    
        林云神色淡漠,伸手一招。
    
        嗡!
    
        竖在前方的剑匣,立刻就被他吸入手中,不等那八人靠近,伸手在剑匣上一拍。
    
        轰!
    
        顿时间,那沉重的剑匣,犹如一座巍峨的山岳,狠狠撞了过去。
    
        噗呲!
    
        八人当即就被震飞出去,同时吐出口鲜血。
    
        呼哧!
    
        剑匣不停的旋转起来,眨眼八人,就被硬生生撞了好几下。每撞一次,都有骨骼炸裂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出去。
    
        扑通!
    
        等到八人落地,各自跪倒在地,痛的龇牙咧嘴,无法起身。
    
        一时间,偌大的殿堂中,一片惊呼之声,看向林云的神色,愕然无比。
    
        嘭!
    
        林云连人带椅,腾空暴起,落下之时刚好落在他最开始的位置,椅子的四角将地面踏出一道道裂缝。其伸手接住剑匣,如剑一般,伫立在身前,看向那紫衣中年,淡淡的道:“在下可并无恶意,途经此地顺手救了芸小姐,求个落脚点罢了。阁下,还是好好解释一下。”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若非地上跪倒的八人,依旧痛苦不堪。很多人都怀疑,林云到底动了没有。
    
        紫衣中年的神色,阴晴不定,显得相当难看起来。半响才道:“误会了,在下顾飞,目前三位堡主都出去了,暂且由我主事。之所以对阁下出手,实在情非得已。两月前邪修榜上排名前一百的风无恨出现在旗镰郡,好些势力都栽在了这人手中,这人年过半百,可精通养生之术,看起来仍和少年一样。所以……”    “所以,见我报不出宗门,又不是龙云榜上的翘楚,便对我出手了?”
    
        林云替他将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抱歉,实在是得罪了。除此之外,最近旗镰郡实在不大太平,我三鹰堡最大的对头血狼帮精锐齐出。不知为何突然就杀向了三鹰堡,三位堡主连日来,每天都会轮流出去探听消息,今日更是同时出去了。不过日落之前,肯定会回来了。”
    
        紫衣中年面露尴尬,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着林云。
    
        他不动声色的与林云说着话,将其稳住。同时暗示对方,三鹰堡中还有真正的高手没到,防止他大动干戈。
    
        三鹰堡既然能称霸这旗镰郡,三位堡主,应该都有阴阳境的实力。
    
        林云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波澜。
    
        经过枯朔海一战,他眼界实力大增,这等场面无法让他情绪造成任何波动。
    
        不过这事情,还是有些蹊跷。
    
        血狼帮和三鹰堡,虽说多有争斗,可还远远未到生死关头。平日里既然相安无事,那血狼帮便不会莫名其妙,便将精锐全数调了过来。
    
        三名堡主不顾堡内空虚,仍要全部出动探听消息,只怕也是察觉到了其中蹊跷。
    
        言谈间,这紫衣中年,一直想套出林云的来历。
    
        如实告知对方来自大秦帝国,这紫衣中年,却是露出狐疑之色,明显不信。
    
        他不信,林云自然也不会多解释。
    
        眨眼,天色悄然见暗了下来。
    
        大堂中诸多三鹰堡的高层,神色都有些焦急起来,紫衣中年也明显不太自然。
    
        以往,三位堡主就算是轮流出去,最晚也会在日落前回来。今日,三名堡主同时动身,竟然这么晚都还没回来。
    
        “不好了,顾主事!”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时,一名探子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神色紧张的道:“顾主事,血狼帮的人杀过来了,已经离三鹰堡不足百里。”
    
        上百里的距离,对于武者来说,实在没有多远。
    
        哪怕是玄武境的武者,至多也就两个时辰便可感到,紫府境的强者肯定更快。
    
        “这怎么办……”
    
        堡主不在,众人群龙无首,更别说刚才还在林云手中折了八名阳玄境的高手。血狼帮真要打过来,怕是完全没有抵挡之力,想想旗镰郡时不时就发生的屠门惨案,众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不必惊慌!”
    
        紫衣中年神色大变,半响才强行冷静下来的道:“来了又如何,我三鹰堡屹立这么多年,岂会半点底蕴没有。堡中灵阵,这血狼帮的人远道而来,一时半会也绝对攻不破。传令下去,各自警戒,封锁出口,不准任何人进出。”
    
        林云暗中惊诧,这事情倒是越来越有趣了。
    
        刚好三名堡主不在,血狼帮的精锐就正式出动,朝三鹰堡杀了过来,时间有些太凑巧了。
    
        林云看得出来,这紫衣中年是在故作镇定。
    
        没有阴阳境的强者坐镇,被攻破只是迟早之事,当时候必会血洗三鹰堡。
    
        林云不太想插手此事,在堡中闲逛起来,偌大的三鹰堡,上上下下都显得人心惶惶。
    
        城墙之上,仅凭肉眼,就能看到血狼帮的人聚集在周围,将整个三鹰堡都封锁了起来。打算找个机会离去的林云,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他这样离去,肯定会被血狼帮的人截住,到时候免不了一番麻烦。
    
        那血狼帮精锐众多,阳玄境的强者数量不少,那帮主据说还是阴玄境大成的恐怖高手。真斗起来,林云怕是也讨不了好。
    
        最好的办法,是等两方厮杀之时,趁乱离去。
    
        只是他有些疑惑,这血狼帮到底图的什么?    
    
        唰!
    
        就在此时,三道气息强大的身影,在夜色之中现出身形。
    
        “堡主回来了!”
    
        三鹰堡中顿时传来一声声惊呼,欣喜不已。
    
        哦?
    
        林云双目微凝,定睛看去。就见城堡上,一名神色冷峻的乌衣老者现身,其身上弥漫着相当浑厚的真元气息,隐隐间,居然比血羽楼的外门大长老还要恐怖许多。
    
        不出意外,这就是冷香芸的父亲,三鹰堡的堡主。
    
        奇怪。
    
        林云眼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异色。
    
        云州边疆,一个不毛之地的堡主,给他的感觉居然比准霸主级势力的阴影境长老还要可怕。
    
        在他身后那两个受伤的二堡主和三堡主,虽说与其修为相当,可明显能感觉到实力相差极大。
    
        这冷堡主年轻时,怕是有些际遇。
    
        冷堡主安抚了一番众人,便道:“诸位不用惊慌。我已经查明白,血狼帮的目标并非三鹰堡,而是雷云宝库。”
    
        “雷云宝库?”
    
        “这不可能吧!雷云子的坐化之地,真在旗镰郡?这难道不是一个传说?”
    
        “当年好多霸主级势力的翘楚,将这旗镰君几乎翻了底朝天,什么都没有找到……”
    
        “太不可思议了吧,就算雷云子真的坐化在了旗镰君,这血狼帮又是怎么知道地点的?”
    
        众人惊讶不已,神色极度震撼,诸多高层眼中也是狐疑之色。
    
        “千真万确。这事假不了,我和二堡主就是伤在那血狼手中的,那家伙很多年前就得到了一张藏宝图,直到最近,终于将藏宝图给破解了。”
    
        见众人不信,冷堡主旁边的两名阴阳境高手,出言解释道。
    
        两人伤势极重,胸前几道狰狞的口子,更是鲜血淋淋,连内脏都能隐约看见。可以想象,刚才交手有多残酷,连稍微处理下伤口的时间都没有。
    
        “藏宝图的事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没想到,早就落在了血狼手中,这家伙藏得可真够深。”
    
        冷堡主脸色略显苍白,有些阴沉的说道。
    
        不远处,林云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这血狼帮精锐齐出,却迟迟不动,怕是故布疑阵威慑三鹰堡的人,让其不敢轻举妄动。而后趁机在派出顶尖高手,破解雷云子的的宝库,独吞其中宝物。
    
        今日若非三名堡主同时出动,付出两人重残的代价,怕是仍被蒙在骨里。
    
        只不过……这雷云子是什么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