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七十章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第六百七十章
        扑通!
        这一跪,让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整个拍卖会场彻底没有了声音了。
        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所有人大脑都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就不知天高地厚,欺你又如何!
        沉寂的广场,唯有少年张狂霸道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耳畔。
        林云脸上少见的狰狞之色,更是看的众人面色为之一怔,惊愕无比。显然,这些人都没有料到,看似面容清秀的少年,也有如此狂傲凶狠的一面。
        微风拂过,撩动着少年长发,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少年。
        天陵城世家翘楚的脸色,于这一刻,无比难看。杨鹏飞这一跪,就像是记无情的耳光,触不及防就扇在了众人脸上。
        之前,一种翘楚还叫嚣着,好好教训一番林云。
        替幽若殿下出战,让林云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教他好好做人。
        可万没想到,被认为是捡了便宜,可轻易碾压林云的杨鹏飞。竟败的如此狼狈,林云一招未出,只上前走了三步就让杨鹏飞大败。
        这还未完,那最后一掌拍下来,杨鹏飞居然毫无抵挡之力。在青衣少年,一声狂喝中,扑通跪下。
        倾若幽绝美的容颜上,波澜不止,美眸轻轻一挑落在了林云身上。
        看似风平浪静,对这般结果毫无反应,可站在她旁边的向天河。身体微微颤抖,分明感到倾若幽身上,有一股可怕的寒意正在蓄积,让他内心深处无端涌出一股恐惧,有些瑟瑟发抖。
        显然,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倾若幽的预料。
        她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不屑对林云出手,直言,你不配。一声令下,想让天陵城龙云榜外的翘楚,狠狠教训了一番林云,将他所谓的骄傲重重踩碎。
        可杨鹏飞这一跪,却是全完了。
        让她之前所说之话,现在回想起来是那么刺耳,充满嘲弄。那一跪,不仅是一记耳光,扇在天陵城众多翘楚的脸上,更是结结实实扇在了倾若幽的脸上。
        她自出道以来,身上永远光环笼罩,三王七英见到她都得客客气气。
        还从未受过如此委屈,眼下心中泛起滔天杀意,可碍于之前说过的话,又无法真正对林云出手。
        这等憋屈,让她难受无比,白皙如玉的右手,紧握成拳。
        高台之上,主持拍卖的珞瑜,深深的看了眼林云,暗自点头,这少年确实有些不一般。
        何止是他,现在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林云绝非寻常翘楚。
        三步一掌,就让杨鹏飞下跪求饶,岂是寻常翘楚可以做到的?
        “完蛋……”
        “这今日要是制不住他,我们天陵城的脸可就丢的有些大了。”
        “太丢人了,这杨鹏飞一口一口剑奴,猖狂的不行,结果动起手竟如此之逊色。”
        广场上渐渐响起了些议论之声,天陵城之前一直想看林云笑话的本地武者,脸色都颇为难看,难受的不行。
        “林云!”
        就在此时,世家陈雄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只见他凝视对方,眼中迸发出阵阵阴冷之色,沉吟道:“你这手段,未免太过分了一些。杨兄败就败了,何必羞辱对方,你是不把霄云宗放在眼里吗?”
        这一席话,也是霄云宗众人,心中想说之话。
        霄云宗弟子,看着跪倒在地,狼狈而痛苦的杨鹏飞,一个个对林云怒目而视。可惜,杨鹏飞都败的如此难看,他们又哪里来的胆子,敢上前去多说什么。
        “羞辱?”
        林云嘴角勾起抹冷笑,沉吟道:“在你看来,他之前一口一口剑奴,就不是羞辱我林云吗?辱人者,人恒辱之!我不介意自己剑奴的身份,可不代表我林云没脾气,他既然没认输,那就跪着吧!”
        该死!
        陈雄顿时怒不可揭,杨鹏飞哪里是不认输,分明是在对方的气势压迫下,根本开不了口。
        “放了他!”
        陈雄目光睥睨,冷冷的说道。
        话音落下,一股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散发出去,瞬间长发乱舞,有恐怖的威压升腾而起。
        林云淡淡的道:“有趣,我放与不放,与你何干?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
        “陈兄让你放人就赶紧放,别唧唧歪歪的。天陵城不是我们说了算,难道还是你说了算。”
        世家秦子落冷冷的看了眼林云,一股气势缓缓压了过去。
        “剑奴果然就是剑奴,稍稍得势,便如此猖狂。”
        金家翘楚金陵,瞥了眼林云,淡淡的道。
        几名世家翘楚,先后开口,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林云放了杨鹏飞。那等语气,完全与命令无疑,好像林云不从,就会万劫不复一般。
        完全没有想过,之前那杨鹏飞蓄势而出,可是打算一枪就杀了林云的。
        就没有想给林云的认输的机会!
        实际上,这几人心中根本就不在意此事,只是想激怒林云罢了。
        在他们看来,林云虽然击败了杨鹏飞,可也仅此而已。他们心中自问,林云手段已经全出,只要不轻敌,还是能够做到碾压对方。
        尤其是陈雄,其在几人之中实力最强,心中跃跃欲试。
        只当是天赐良机,给了一个在倾若幽面前,博得好感机会的。原先以为,这便宜白白被杨鹏飞给捡去了,谁知道这家伙不争气。
        丢了天陵城的脸不说,还跪在了林云的面前。
        既如此,只能由他自己来出手了。
        陈雄长袖猛的一挥,沉声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这人你放还是不放?你若是放了,今日之事,我顶多废你修为。若是不放,我让你知道,这世间还有比剑奴更卑贱的折磨,让你永生为奴!”
        “实话告诉你,我既然出手了,就没有让他起来的打算。”林云颇为玩味的看向对方,冷声道:“永生为奴?我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话音落下,林云的双眸之中有锐利的锋芒射出,背上剑匣中的葬花不断嗡鸣。
        体内先天剑意,于此时此刻,疯狂蓄积起来。眨眼之间,他隐藏在青衫之下的皮肤炸裂开来,有鲜血渗透而出。磅礴的剑意,在他体内不停的激荡,汇聚成浪涛不止的汪洋大海。
        “看来陈某的话,你并未放在眼里。”
        陈雄咧嘴一笑,笑的渗人无比,眼中寒意几乎凝为实质。话音落下的一瞬,身形闪烁,轰隆隆,顿时间天地间弥漫的寒气,凝聚成一尊古老的石碑,悬在其头顶携带着如刀子般的冷风,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寒碑诀!”
        瞧见那古老的石碑,场间顿时响起一阵轰动,许多人都认了出来,这是陈家的传承功法寒碑诀。
        只要将这寒碑诀,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地步,才能凝聚出古碑的雏形。
        瞧这陈雄头顶的古碑,不仅雏形已成,甚至连碑文都隐约可见,分明早就达到了凝聚古碑的境界。
        “好!这下林云必败无疑了!此碑一出,同境界内堪称无敌,任凭你万般手段,寒碑在手,统统镇压!”
        “呵呵,何止是镇压这么简单,这小子若是不识相,我估计会被石碑直接碾碎。”
        “估计不会,陈雄可是说过,要让他永生为奴的。应该只会废他修为,让他成为一个废人,这是对天才翘楚最大的折磨!”
        之前,脸色颇为难看的天陵城本地武者,眼中神色,纷纷大亮,神色欣喜不已。
        四方轻呼,听在陈雄耳中,让他眼中狂喜之色,愈发浓郁。
        此战之后,说不定陈家的风采,要盖过天陵城第一大宗霄云宗。当真是一举两得,既能博得倾若幽好感,又可大震陈家声望。
        我辈习武之人,就该这般快意恩仇!
        一念及此,他脸上露出极度狰狞之色,朝着林云狠狠扑杀过去。
        可就在他将要靠近之时,一股恐怖的剑意,突然从林云身上爆发出来。那等剑意,纤尘不染,与天相融,凌驾在这尘世之间。
        铿锵!
        磅礴剑意,弥漫在那苍穹之上,达到令人世人震惊无比的地步。
        向天河大惊失色,下巴都快惊的掉下来了,这是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
        还未完,在这等看剑意的加持下,林云身上陡然爆发出滔天霸气。那等霸气,引动漫天狂风,林云的目光在睥睨之间,傲世八方,凌驾诸天。
        咔擦!
        陈雄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其头顶的古碑,就被一抹剑光刺中。而后瞬间分崩离析,在这把剑意撕裂之下,五脏六腑当即被扯出道道裂缝,一口鲜血狠狠吐了出去。
        其眼中露出无限惊恐之色,心中顿生退意,当即转身就想逃走。
        “既然来了,还是别走了吧!”
        可林云葬花都祭出了,岂容他离去,金光爆闪中,一剑劈了下去。
        噗呲!
        那剑身犹如一道鞭子,狠狠抽在陈雄头顶,其当即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虽说只是剑身,不是剑刃劈落下去,可这般威力依旧浩瀚如山脉般恢弘。
        几乎是瞬间,陈雄就在这股压力下,双膝一软,扑通跪在了杨鹏飞的身旁。
        他一脸屈辱之色,拼命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轻飘飘的葬花剑就这般随意落在其头顶,任凭他如何使力,都无济于事。
        “这……”
        全场震惊,之前嘲笑着林云,肯定会被废掉的天陵城武者,如哑巴一般发不出声音。
        只觉得脸疼无比,眼中尽是羞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