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106章:同意订婚,酒醒之后


    大院·顾家

    “老顾,莹莹吃饭了。”厨房里围着围裙的姚如意伸出一个头朝客厅里喊了一嗓子。

    “妈,我来帮你端菜。”顾琇莹放下遥控器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扬声回应道。

    “那...那我就去洗手。”

    “看来爸你不能去洗手了,你的手机响了。”

    顾青锋:“......”

    闺女太皮总是把亲爸给堵得说不出话来要怎么办?

    在线等,还挺急的......

    “你这丫头真是皮得没边儿了,赶紧给你妈端菜去。”

    “遵命,老顾同志。”

    “赶紧去。”顾青锋佯怒的抬手要拍打顾琇莹,一脸你别皮我是真要打的表情真是太可乐了。

    “莹莹快去洗手,也就两个菜一个汤,妈自己很快就端出去了,别把你的手也弄上油。”

    “真要沾上油了一会儿洗洗就是,妈端那两盘菜,我来端这盆汤。”

    “汤还烫得很,莹莹你小心一点别被烫到了。”

    “我知道。”总是被姚如意当成是小女孩儿来对待跟照顾,顾琇莹能说她也很无奈吗?

    母女两个很快就将两菜一汤给端上了桌,然后姚如意就打发顾琇莹去洗手,她则转身回厨房去端了三碗饭出来放在餐桌上。

    “如意,莹莹,你们母女先吃,我一会儿就过来。”顾青锋拿着手机还在听对方说话,约莫五分钟过后,就在他准备结束通话的时候,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莹莹饿了没有?要是饿了你就赶紧吃,咱就不等你爸了。”

    “我还好,不是很饿。”

    “那咱就等你爸过来再一起吃饭。”

    “嗯。”顾琇莹点了点头,元旦过后陶嘉海跟陶嘉洋都继续回帝大读书去了,家里除了顾青锋跟姚如意,也就还有一个顾琇莹。

    若是顾琇莹没有回国的话,不到周末顾家也就只有顾青锋和姚如意两个人而已。

    “爸快去洗手,你再不来菜都要冷了。”

    “不是都说不用等我,叫你们先吃吗?”顾青锋一边说一边快步走进洗手间将手洗干净了才出来。

    “一家人就是要一起吃饭才有意思嘛,我跟妈都还不是很饿,当然就要等爸爸过来了再一起吃才香呢。”

    “闺女,你这嘴巴是不是抹蜂蜜了,怎么就那么甜呢。”

    “爸,你闺女我的嘴巴一直都很甜的。”

    “是是是,你嘴甜,爸说不过你。”

    “你们父女俩儿啊,还是都赶紧吃饭吧,真以为你们早上吃的是石头,都这个时候了还一点都不饿?”

    顾琇莹跟她爸默默对视一眼,笑了笑就同时伸出筷子各给姚如意夹了一筷子的菜,“妈,你喜欢吃的山药片,你多吃一点。”

    “莹莹也多吃一点,瞧你这次从国外回来都瘦了。”说着姚如意就给顾琇莹夹了不少的肉放在碗里,催促着她多吃一点。

    听到这句话,再看到碗里的肉,顾琇莹嘴角抽了又抽。

    以前她听说过一句话,那句话就是你妈觉得你冷。

    现在顾琇莹想把这句话给改一改,就改成你妈觉得你瘦。

    咳咳...话说就她这身材,哪里瘦了,她这身材明明就标准得不能再标准了好伐!

    魔鬼身材有没有?

    怎么到了她妈的眼里,她就仿佛瘦成了一排骨了呢?

    “妈,别给我夹肉了,我的碗里快要装不下了。”顾琇莹眼见姚如意还要给她夹,吓得她赶紧捂住自己的碗,然后糯糯的道:“妈,你看我爸也瘦了,你给我爸多夹点肉,你自己也多吃一点肉。”

    说话的同时顾琇莹还不忘扫荡了一遍嘴上的两道荤菜,动作飞快的将大半的肉都夹进了顾青锋跟姚如意的碗里。

    刚才发生什么了?

    她那是夹菜的速度?

    顾青锋跟姚如意呆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碗,呃...不是看他们面前的碗,而是看他们面前碗里冒了尖的肉?

    顾琇莹只有两只手啊,她刚刚是怎么做到的?

    那啥...大概有可能是他们眼花了没有看清楚,不然这么快的夹菜速度该是怎么练出来的?

    “对了。”

    “什么?”眼瞅着自家闺女一巴掌将自己的脑门都拍红了,顾青锋那叫一个心疼。

    “爸,你后面接的电话是谁打的?”

    “你猜?”

    顾琇莹:“呃......”

    原来她爸也有这么恶趣味的一面吗?

    “那个我好像听到了爷爷的声音,莫不是爷爷打来的?”

    闻言顾青锋毫不掩饰的瞪了顾琇莹一眼,又好气又好笑的道:“哼,就你聪明。”

    虽然他早就看好了穆其琛这个未来女婿,在他心里对穆其琛也非常的满意,而且为着他跟莹莹之间的事,穆其琛也亲自登了门,为此他这个做爸爸的还狠狠的收拾了一顿穆其琛,但甭管顾青锋对穆其琛这个未来女婿在心里有多么的满意,明面上他是绝对不会给穆其琛好脸色瞧的。

    他这么拿捏着,卡着,就是希望穆其琛以后能更珍惜,更疼爱顾琇莹,偏偏他家闺女就是个不省心的,哪里明白他的苦心,反而处处都维护穆其琛,真真是差点没气死顾青锋。

    家里有个这么不省心还尽扯他后腿的闺女,顾青锋也是心累。

    好在穆其琛是个明白人,不然顾青锋还不定要怎么抓狂呢。

    “爸,你不是都揍过其琛哥哥,还跟其琛哥哥谈好了吗?怎么您这满心的怒火还没消散呢?”

    “臭丫头。”

    “爸爸,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你闺女谁也欺负不了的,哪怕就是其琛哥哥他也欺负不了你闺女。”

    “你这都一头栽在他的身上了,你觉得你的话我能信?”

    “咳咳...爸爸,那个话不能像你这么说,其琛哥哥他对我好,我自然就乖乖的,什么都可以听他的,但若其琛哥哥对我不好,你觉得你闺女是傻的不成,还能任由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顾青锋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却又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

    “爸,你闺女是个什么脾性你还不知道,就算我跟其琛哥哥在一起了,我跟他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姚如意默默吃饭不开口,大概真是旁观者清吧,在她看来穆其琛跟顾琇莹两个人,他们家莹莹不欺负穆其琛就是好的,那穆其琛哪敢欺负莹莹。

    老顾也是关心则乱,要不他瞧得明白着呢。

    “而且我后台强着,硬着呢,其琛哥哥要是敢欺负我,敢对我不好,都不用爸爸你去收拾他,爷爷奶奶大伯父大伯母跟大哥他们铁定不会放过其琛哥哥的。”

    “从小到大他们都最是疼我不过了,哪次我跟其琛哥哥发生冲突,他们不是护着我去修理其琛哥哥的,要我说爸你担心的那些都是多余的。”

    满头黑线外加份外无语的顾青锋:“......”

    合着就他一个人在瞎担心,他这闺女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仔细回想回想她说的那些话,罢了罢了,事实也正如她所说的那样,穆其琛还真欺负不了她。

    想到这里顾青锋不禁就歪了楼,他突然有点莫名的心疼起穆其琛来这是什么鬼?

    把他这个鬼精鬼精的女儿娶回家,这也真不是一般人消受得起的。

    这么一想顾青锋突然就又觉得积压在他胸口的那一口郁气竟然就这么消散了。

    “刚才那个电话的确是你爷爷打过来的。”

    “难不成是爷爷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让爸爸你不高兴了?”

    “那倒没有。”顾青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原谅顾琇莹跟姚如意都没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这一转眼你都十八岁了,是个大姑娘了,也可以订婚了,爸爸这心里突然多了一些感叹。”

    话题跨越得有点大,顾琇莹表示她多少有点懵。

    “爸爸还记得你妈妈刚生下你的那一天,爸爸浑身僵硬的将小小软软的你抱在怀里,你才那么一点点大,爸爸抱着你一动都不敢动,就怕一个不小心伤了你而不自知。”

    “当时爸爸抱着你,又看着躺在床上的你妈妈,爸爸就觉得你们就是我的全世界。”顾青锋仿佛陷入了以往的回忆之中,整个人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无法言说的伤感,“时间过得好快,爸爸还记得将小小的你抱在怀里好似就在昨天,可一眨眼你就成年了,再过几年你就要嫁人生子。”

    “爸爸。”

    “莹莹别哭,爸爸只是突然有点感叹。”顾青锋摸了摸顾琇莹的头,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心里却有着浓浓的不舍。

    好在两个孩子只是先订婚,他还可以留女儿几年。

    又好在他的女儿即便嫁人也是嫁在帝都,嫁到相熟的穆家去,距离他也不远,他想她的时候还可以随时都去看一看,瞧一瞧。

    “应该是其琛回家跟穆叔和穆婶说了,穆叔就打电话来问我,是否同意由他跟穆婶去挑一个好日子,让你跟其琛把婚订了。”

    虽说订婚一事穆其琛对他提了,但显然穆其琛对顾琇莹非常的看重,还知道要请家中长辈出面。

    “这个...这这个爸爸做主就好,我我都听爸爸的。”到底她也是个姑娘家好伐,就这么当着她的面讨论订婚这样的事情真的好吗?

    “莹莹这是害羞了?”

    “妈妈。”

    一瞧顾琇莹这样,顾青锋跟姚如意都笑了。

    “莹莹,爸爸上面也没个长辈,穆叔跟穆婶就像爸爸的父母一样,这订婚的日子由他们来挑选,爸爸是没有意见的。”

    “爷爷奶奶最是疼我,这个我也没有意见。”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晚点爸就给穆叔回一个电话。”

    “嗯。”

    “另外你爷爷也说了,等把订婚的日子挑好,会让你三伯父跟三伯母亲自来咱们家一趟,以示他们对你的看重跟喜爱。”

    “呃...”顾琇莹愣了愣,半晌后才小声道:“不就是订个婚而已,用得着这么麻烦?”

    不得不说不管前世今生,顾琇莹都是一个相当怕麻烦的人。

    “一家有女百家求,合该就是这样的规矩,姑娘家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不看重怎么可以,穆家拿出这样的态度来结亲才是对的。”

    “莹莹,你妈可算是说出你爸的心声了。”

    “这个我也不懂,爸爸跟妈妈就多费点心。”

    “你这丫头,你爸一个大男人也不懂,还得辛苦你妈妈。”

    “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莹莹不是我闺女啊!”女人到底要比男人心细,姚如意虽说没有嫁过女儿,也没娶过媳妇,但她不懂可以去大院里问,总之顾琇莹这个订婚礼不能马虎了。

    “我替我自己的闺女操心用得着你来说。”

    顾青锋被姚如意说得缩了缩脖子,顾琇莹在对面看得好笑不已,嘴甜的笑说道:“我就不跟妈妈说谢谢了,等日后嘉海哥跟嘉洋哥要结婚的时候,我给妈妈跑腿。”

    “你这丫头真是什么都敢说。”姚如意也是拿顾琇莹没办法,“现在说这些还早,先等穆家挑好订婚的好日子再说。”

    “嗯。”顾青锋跟顾琇莹父女俩乖乖点头,别的他们真不懂,只能听话不是。

    “订婚虽说不是结婚,可也不能马虎,咱们现在的婚俗都改简单了,这要是放在古代啊,就没有一个流程是不隆重的,哪怕就是普通人家嫁娶该有的都不会省的。”

    他们顾家虽说比不上穆家,但他们该有的礼数不会少,自然而然姚如意就不会允许穆家没有礼数。

    既然顾琇莹喊她一声妈妈,她就不能让她被看低了去。

    哪怕穆家不是那样的人家,但该端着的地方姚如意就是要端着,她相信穆其琛也是这个意思,不然也不会有穆叔专门打电话过来询问她家老顾意见的这事儿。

    “莹莹,你订婚前后的所有事情爸爸都交给你妈妈来操办,你可有什么意见?”顾青锋现在虽说已经不会再出什么任务,但他呆在军区的时间比呆在家里的时间长,就算他想亲自操办女儿的订婚典礼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既是如此,他只能将这件事交给现在的妻子来办,他相信姚如意会办得很好,很妥当,更不会委屈了顾琇莹。

    但,顾琇莹接受姚如意做她的母亲是一回事,这订婚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此之前顾青锋觉得还是要询问顾琇莹意见的。

    要是她的亲生母亲还在,闺女要订婚肯定是由她来操办,然而她却走得太早。

    “我没意见,妈妈愿意帮我操办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也不知你这怕麻烦的毛病是像了谁?”

    “还能像了谁,不是像你就是像我妈呗,妈妈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没错,这女儿可不就是不像爸就像妈,莹莹这话没毛病。”姚如意看着顾青锋的黑脸,强忍着笑说道。

    一脸无辜摸了摸鼻子不想背锅的顾青锋:“......”

    “臭丫头就你贫。”

    顾琇莹冲她爸吐吐了舌头,还做了一个鬼脸,气得顾青锋真的好想打她好么!

    这么皮的闺女,他这个老父亲真的伤不起。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就等订婚那天露面就成。”顾琇莹拍了拍手,一副事情已经敲定的模样。

    穆其琛的确有告诉过顾琇莹,他想跟她先订婚,结婚就等她年龄达到又或是从帝大毕业,对此她自是满口的答应。

    可顾琇莹真的不知道,仅仅只是一个订婚而已,难不成就要闹到整个帝都的人都知晓?

    哼,臭其琛哥哥也不跟她说清楚,看她见到他的时候怎么收拾他,居然胆敢先斩后奏。

    “你想得倒美,订婚可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竟然还想全都推给你妈,你找打是不是?”

    “我左右每天都清闲得很,有事情交给我做刚好,你说莹莹做什么。”

    “还是我妈疼我,爸你真是一点都不爱我了。”

    顾青锋:“......”

    “噗——”姚如意对这父女俩儿也是没辙。

    “别把什么事都丢给你妈来做,你也要帮忙。”

    “是,我遵命,我的父上大人。”

    父上大人?

    什么鬼?

    顾青锋拧了拧眉,刚想对顾琇莹说几句就被抢了白,“父上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万分配合母上大人的,绝对不让母上大人因为我太过受累。”

    这下,顾青锋跟姚如意都......

    有代沟的人生真TM的好蛋疼。

    ......

    宿醉醒来就是头疼欲裂生不如死的感觉,浑身上下仿佛被车碾压过一样,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是不痛的。

    “你怎么样?”

    韩绍棋靠坐在床上,两只手抱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大概真的是酒喝得太多他的记忆都有点断片了。

    嘶——

    头好疼?

    真TMD疼。

    以后干什么都绝对不要喝那么多的酒了。

    醉酒之时,滋味不好受。

    酒醒之后,这滋味更不好受。

    他这纯粹就是自己找虐,这也真没谁了。

    “我没事,就是头疼得厉害。”缓了缓神,韩绍棋才哑着声给了苏木然回应。

    “其他地方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

    “宿醉之后头疼是正常的,你以后可别再喝那么多的酒,不然有得你好受的。”原本就不是一个会喝酒,能喝酒的,你说你那么不要命的喝,可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嗯。”

    “只是头疼得厉害?有没有想吐的感觉?”

    “没有,就是头疼,干疼的那种。”

    “那你先喝点温开水,我去楼下大堂问问有没有止痛的药,又或是看看他们有没有针对宿醉后头疼的办法。”

    “好,麻烦你了木然。”

    “别这么客气。”说完,苏木然就拿起外套出了房间。

    等到套房里只剩下韩绍棋自己,他才一边揉着头一边回忆他喝醉后发生的事情。

    只是......

    他竟然什么都回忆不起来?

    以前他只是听说过有人喝酒会喝断片儿的,但韩绍棋绝对没有想到他就是那样的人。

    玛蛋,这喝断片儿,那他昨晚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又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

    呃...

    头好疼。

    现在更疼了。

    真要命,韩绍棋好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你说你作的什么死,不会喝酒就少喝一点啊?

    居然还喝断片儿,要死了,真是要死了。

    “绍棋,你......”苏木然拿着止痛药回到房间,就见韩绍棋已经洗漱好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他的头发上还滴着水。

    “我冲了个澡清醒清醒。”

    “哦,那你赶紧把头发吹干,别把自己弄感冒了。”

    “嗯。”

    “止痛药吃吗?”

    “吃。”哪怕冲了一个澡出来,韩绍棋还是觉得头疼,头要炸裂开了的那种疼。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以后再想喝酒买醉,韩绍棋觉得他一定不会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了。

    “对了,在你睡着的时候,韩叔叔跟刘阿姨都有给你打电话,我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没有接听他们的电话,你等会儿就给他们回个电话。”

    “嗯,我知道了。”韩绍棋点头表示知道,又接过他手里的止痛药,水都不用就一口给吞了。

    “药效没那么快,你还得自己再忍忍。”

    “嗯。”

    “我猜你也不会再想睡觉了,既然不睡了,那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哪怕我之前就吃过两顿,但我现在还是感觉到饿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饿。”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韩绍棋这都快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不饿才真见了鬼了。

    “木然。”

    “怎么?”

    “那个...那那个我喝醉后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

    没办法谁让韩绍棋自己喝断片儿了呢,他又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耍酒疯,只能是硬着头皮问苏木然了。

    “你...你不记得了?”

    “嗯。”

    苏木然:“......”

    “喝醉后的记忆都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咳...你这是喝断片儿了?”

    “应该是吧。”

    得了韩绍棋这么个回答,苏木然当真是无语了。

    喝醉酒记忆断片儿的人,竟然就这么被他给遇上了?

    苏木然嘴角抽抽,这让他怎么回答韩绍棋的问题。

    “木然,你就直接告诉我吧,我我都说了些什么,又干了些什么?”

    “那个其实你也没说什么,就是在我要送你回家的时候,嚷嚷着你不想回家,你不要回家,然后我就只好带着你来住酒店了。”

    至于韩绍棋喝醉后哭了,他能说吗?

    当然是不能。

    还有韩绍棋喝醉后说他喜欢顾琇莹,说他爱上了顾琇莹,还说他后悔曾经那么对待顾琇莹了。

    这些能说吗?

    当然也是不能。

    还有在他好不容易将韩绍棋弄进酒店,又扔进房间后,韩绍棋更是疯了一样的要给顾琇莹打电话,还想向顾琇莹表白,还求着他要他带他去找顾琇莹这些......

    苏木然表示他真的不能说啊?

    真要说出来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所以,苏木然觉得既然韩绍棋自己的记忆都断片儿了,不记得了,那么他也就当自己失忆了吧!

    不记得,都不记得才好。

    “我只说了这个?”

    “嗯,就说了这个,不然我早把你送回自己家,不过也好在你嚷嚷着不要回家,不然你醉成这样,你爸跟你妈还不得担心死。”

    苏木然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说过什么谎话,这头一回撒谎就当着自己好朋友的面,或多或少他都有些底气不足啊!

    不过好在韩绍棋此时也不如以往那般精明,否则他的谎言简直分分钟就要被戳破。

    “幸好你没有送我回家,不然......”这后面的话韩绍棋没有说出口,但他相信苏木然是明白的。

    且不管醉酒后他是否就像苏木然说的那样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但就算他说了也做了是当着苏木然的面,这都总比当着他爸跟他妈的面要好得多。

    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善后才好,尤其韩绍棋非常担心他的母亲会拎不清的去找顾琇莹的麻烦。

    至于苏木然是否知晓,韩绍棋相信他的为人,他肯定不会把他的事情拿到外面去说。

    “你我兄弟何必说这些,我先去趟洗手间,然后咱们就走。”

    “嗯。”

    很快苏木然就从洗手间出来,两人都确认了一下自己随身带的东西,以免有什么东西落在酒店。

    从酒店出来韩绍棋抬头看了看雾蒙蒙的天空,嗓音低沉的道:“木然,我当真什么都没有说吗?”

    “呃...”苏木然看着神色落寂的他抿了抿唇,半响后很是肯定的回答他,“真的。”

    别问苏木然为什么,总之他就是觉得不管韩绍棋再如何的后悔,再如何的去挽回,去争取,他跟顾琇莹都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既然如此,他倒不如让韩绍棋早点死心好。

    世人都说酒后吐真言,苏木然想韩绍棋对顾琇莹是真的后悔了,他也真的是爱上了顾琇莹。

    只可惜这世间的的确确什么药都有得卖,独独就是没有后悔药这一味药的存在。

    “走,我们找个地方吃东西去,我都快要饿死了。”

    “你请客。”

    “没问题,我请客就我请客。”

    “对了,有件事我跟你说一声,免得你被问到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事,你说。”

    随即苏木然就将他们从一念酒吧出来的时候遇到廖红雪被几个纨绔子弟欺负,她向他们求救他出手帮了一把的事说了一遍。

    “她怎么会那么凑巧就在那间酒吧里?”

    一听韩绍棋这句话苏木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得出声解释道:“她倒不是跟着我们去的,应该只是单纯的意外而已。”

    “嗯。”

    “我看跟她一起的那两个女的家庭条件不错,以廖红雪现在的经济条件除非是跟着男人,否则她去不了一念酒吧那样的地方消费,所以她是跟着那两个女人一同去的可能性最大。”

    金珠珠跟向欣欣虽说是富家小姐,可以她们的层次是接触不到韩绍棋和苏木然他们这样的人的,因此,她们整不出那样一个‘意外’。

    “木然,我也不怕你笑话,说句挺渣的活,你说我跟顾琇莹之间要是没有廖红雪的挑拨,你说我跟她会不会就不是现在这般模样。”

    闻言,苏木然默了默,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要怎么说。

    “哪怕我明明知道我跟顾琇莹之间我自己的错更多,但我还是忍不住会在心里怨怪廖红雪。”

    曾经将廖红雪当成是美丽善良纯洁天使的他,还真TM可笑。

    那样一个心如蛇蝎,城府颇深的女人他究竟是怎么眼瞎的觉得顾琇莹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的?

    如今再回头想想过去,韩绍棋只觉得他蠢得不可救药。

    “别想那么多了,以后远着她一点就好。”廖红雪那个女人,能不接触的话就尽可能的不要接触了,不然什么时候被她给算计了都不知道。

    “嗯。”

    “别苦着一张脸了,没有什么是吃一顿解决不了的,我舍命陪君子,咱去多吃几顿心情就好了。”

    “那行,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

    “有啥可后悔的,走走走。”

    “我知道有一家小店的饭菜非常好吃,我带你去。”

    “那家小店在哪儿,我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以前我哪里知道那个地方有那样一家色香味俱全的小店,还是我回国后无意中发现的。”

    “听你那么一说我就觉得更饿了,我们再走快一点。”

    “走什么走,我们坐车过去。”韩绍棋拉住苏木然上了一辆出租车,好巧不巧的,这个出租司机正好就是之前晚上送他们的那一个。

    “原来是小兄弟你啊,咱们这还真有缘份。”

    苏木然:“......”

    “那个你们是回军区大院还是要去别的什么地方?”

    “咳咳...我们去吃饭。”这遇上‘熟人’的操作苏木然表示有点接受无能,扭头就冲韩绍棋道:“我们去哪里吃饭你告诉司机大哥。”

    “去柳巷。”韩绍棋言简意骇说了目的地就没了声,出租司机也不是个棒槌,继续人家都不乐意说话他还往上凑个什么劲。

    ......

    时间一晃就又过去了一个多星期,陶嘉海跟陶嘉洋参加完期末考试也都放假回了家。

    原本除了只周末才热闹一点之外的顾家,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热闹,家里天天都是欢笑声,让得顾青锋每天都巴不得能早点下班,早点回家。

    “妈妈,中午别做我的饭,我要出去吃。”

    听到顾琇莹的声音姚如意从厨房里跑出来,她的手里还拿着正在摘的菜,“怎么突然想要去外面吃,难道妈妈做的菜不好吃?”

    “妈妈做的菜很好吃,只是......”

    没等顾琇莹把话说完,陶嘉洋就抢在她面前开口嚷嚷道:“妈,没准儿你未来女婿已经等在大院门口了。”

    姚如意:“......”

    “莹莹这是要去约会呢,妈妈你可别拦着。”

    “嘉海哥嘉洋哥你们两个给我都记牢了,等你们谈恋爱的时候千万不要落到我手里。”顾琇莹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又没有避讳着人,跟她同在客厅里的陶嘉海和陶嘉洋肯定都听到穆其琛的声音了。

    “其琛来了啊。”刚开始姚如意的确没反应过来,这时她才明白过来。

    敢情这都快中午还想着要出门,原来是刚刚才敲定的约会。

    “嗯。”

    “这人都到大门口了怎么不进来,你跟其琛要去约会妈妈是不管的,要不莹莹就给其琛打个电话让他到家里吃饭,等吃过午饭你们再出去?”

    顾琇莹没出声,她正在考虑她妈这话的可行性。

    “妈,就让莹莹跟其琛出去吃呗,其琛他多半时间都在部队,少有时间能陪着莹莹,带莹莹出去玩一玩,逛一逛的,在家里吃的气氛哪里有在外面那么好。”

    “就是就是,妈,有咱们这三个超级大灯泡在场,你让莹莹跟其琛还怎么秀恩爱。”

    自从他们兄弟两人回家知道顾琇莹和穆其琛订婚的日期已经敲定下来,他们就再也不肯喊穆其琛为其琛哥了。

    特么的,他们好歹也是莹莹的哥哥不是,好歹也是穆其琛的大舅子跟小舅子不是,怎么能喊自家妹夫做哥呢?

    于是,哪怕他们两个比起穆其琛要小,也是坚决不喊哥了。

    而穆其琛跟顾琇莹在一起了,他心里认定陶嘉海跟陶嘉洋是兄长的身份,但要他喊出口也挺难的。

    最后还是顾琇莹开了口,你们直接喊对方的名字不就好了,有至于要搞得那么麻烦?

    这不喊了几次之后,陶嘉海跟陶嘉洋喊起其琛来,简直不要太顺口。

    “阻人约会是非常不道德的哟,妈妈。”

    “你们两个臭小子,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什么话都被你们给说完了。”姚如意没好气的瞪了两个儿子一眼,转头就对顾琇莹又道:“莹莹要出去约会就赶紧去,刚刚是妈妈想差了,想来其琛这个时候打电话约你出去,指不定给你准备了什么惊喜呢,不然他都到大院门口了哪里会不进家门。”

    控制不住嘴角抽了抽的顾琇莹:“......”

    “虽说女孩子出门约会要打扮得漂亮一点,但现在可是冬天,莹莹你要穿厚点再出门知不知道。”

    “嗯。”

    “需要上楼换身衣服吗?”

    “呃...我已经换好了。”

    “我闺女怎么都好看,哪怕就是穿着家居服也好看,真是便宜其琛那个臭小子了。”

    “呵呵...”顾琇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她这妈妈真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莹莹,你的包。”

    “嘉洋哥你这是巴不得我赶紧走?”话是这么说,可顾琇莹还是伸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包包。

    “我是担心其琛在外面等久了,你会心疼。”

    “哼!”顾琇莹秀气的皱了皱小鼻子,模样娇俏又不失可爱。

    “最近两天时不时就要下点小雪,莹莹你带把伞出门。”

    “知道了嘉海哥。”

    “去吧,让其琛开车小心一点,开慢一点。”

    “嗯,妈妈有事就给我打电话。”顾琇莹抱着姚如意的胳膊撒了撒娇,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扭头看向陶嘉海跟陶嘉洋,软软糯糯的道:“两位哥哥别以为我就忘记你们之前说的话了,等你们谈恋爱的时候我肯定会好好回报回报你们的。”

    “噗——”

    眼见她的两个儿子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姚如意没忍住就笑喷了。

    哎,闺女都要订婚了,可两个儿子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没瞧见,姚如意也是心累得很。

    “妈,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份兼职的报表没有做完,我先上楼去了。”陶嘉海说完,立马转身就溜。

    “大哥等等我,我我也去。”

    等到两个儿子跑上了楼,姚如意才挑了挑眉,自言自语的低声道:“跑什么跑,跑得过初一跑不过十五,我就不相信你们会打一辈子的光棍。”

    说实话姚如意是个非常开明的母亲,她从来都没有要求她的儿子找的女朋友要怎么怎么样,只要他们彼此喜欢作为母亲的她就能接受。

    爱情也是要讲究缘份的,缘份没到强求不得,是以别看她嘴上总说着让他们两兄弟找女朋友,可却从未逼迫过他们。

    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又喜欢自己的人不容易,这哪能那么随便。

    是以,眼瞅着她的两个儿子被闺女的话给吓跑,她这心里其实挺幸灾乐祸的。

    “而且你们真要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你们妹妹才没兴趣去破坏你们的感情,顶多就是捉弄捉弄你们,谁让你们先看她的笑话。”

    说完这话姚如意就好笑的摇了摇头,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她想那么多干啥,还是做午饭要紧。

    “莹莹。”穆其琛的车就停在大院门外,他是到了之后才给顾琇莹的打的电话。

    “其琛哥哥等很久了吗?”

    “我也才到没一会儿,怎么样你冷不冷?”说话间穆其琛就牵着顾琇莹的手把她带到副驾驶座坐下,还贴心的给她系好安全带。

    “不冷的,不信你摸摸我的手。”随着她灵魂力量的提升,顾琇莹可以变得不惧严寒也不惧酷暑,直白的说她可以自己操控她周身的温度,想冷就冷一点,想热就热一点,随身携带着可自动恒温系统估计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

    “不冷就好。”穆其琛在发动车子之前俯身到副驾驶在顾琇莹水润的红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口。

    “其琛哥哥你偷袭。”

    “但我不介意莹莹你反偷袭。”

    顾琇莹嘴角一抽,额上滑下三条黑线,嘟着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才不上你的当。”

    “真想时时刻刻都跟莹莹呆在一起哪里都不去,什么都不做,不过才分开三天,我就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若非怕吓到顾琇莹,他哪里会只那么轻轻吻她一下。

    “我也想其琛哥哥。”

    “那怎么不见莹莹你亲亲我。”

    这怨夫一样的语气,真特么是她家其琛哥哥,顾琇莹略感惊悚。

    “咳咳...那个其琛哥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先带你去吃午饭。”

    “去哪里吃?”

    “秘密。”

    “讨厌。”顾琇莹孩子气的撇了撇嘴,却也没再问他们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