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57章唤醒它,很麻烦


  
      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拂开了宋年夕额前的碎发,她手掌把额前碎发向后捋,露出光洁饱满的前额。
  
      陆续目光扫了一眼,侧过身,面朝着窗外。
  
      好在,开了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医院。
  
      手术间里,宋年夕换上白大褂,洗手,消毒,戴上口罩,“把上衣脱了。”
  
      陆续站在她面前,嘴角勾了勾,利落的脱下T恤,随手甩到一旁。
  
      一旁的小护士直接看呆了,脸蹭的红成一只苹果。
  
      男人裸露着湿漉的上身,身躯高大,肌肉紧实,线条流畅而性感,几滴水珠从他脖子上滑落,一溜儿地划过胸膛、腹肌、人鱼线,隐进长裤子里不见了。
  
      行走的荷尔蒙!
  
      宋年夕因为戴着口罩,长长的睫毛扑眨了几下。
  
      这个荷尔蒙在她家光裸的走过两回,否则她也是这幅花痴样。
  
      陆续极轻地扯一下唇角,“宋医生,能不能让护士离开,我不是很喜欢别人这样看我的身材。”
  
      小护士听到护士这个称谓,猛的醒了一下神,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就快粘上那副让人血脉卉张的身材,就差流口水了。
  
      丢人啊!
  
      小护士又差又愧,扔下东西就跑了。
  
      陆续轻哼一声,走两步了把手术室的门关上了。
  
      白色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微浅的呼吸,一下子,气氛就暧昧起来。
  
      “坐下,我先给你双臂做清创。”
  
      陆续很听话的坐在病床上,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
  
      宋年夕被她看得,手都有些发抖,“闭眼睛!”
  
      “宋年夕,我的眼睛没有受伤,为什么要闭?”
  
      因为碍事!
  
      宋年夕故作镇定道:“我怕你会害怕。”
  
      “是吗?”陆续挑挑眉反问,眸底有兴味之色。
  
      宋年夕一看他这副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又被看穿了,懊恼之余,却还想挽回些医生的面子。
  
      “你不怕,那就随便吧。”
  
      “在我字典里,没有怕这个词,开始吧。”
  
      宋年夕手上开始动作。
  
      陆续手臂上,胸前的伤,应该是被利器划伤所致,不是很深,很好处理,十几分钟后,几道流血的伤口,就包扎好了。
  
      “这几天伤口不要沾水,容易引起发炎。把裤管挽起来。”
  
      陆续一听这话,唇角扬了起来。
  
      所有都只看到他手臂和胸口的伤,唯独这个女人看到了他腿上的伤。
  
      陆续抬了抬两只手,示意自己双臂受伤,现在不适合动作。
  
      随即,又用右手在腰间的皮带上拨了一下,“倒是可以脱裤子。”
  
      宋年夕庆幸自己的脸,藏在口罩下面,否则脸上真能滴出血来。
  
      “陆三少,我提醒你一下,你伤的是手臂,不是手指。”
  
      “手臂受伤导致手指是使不上力,宋医生,这点医学常识,你应该清楚吧!”
  
      宋年夕被噎了个实实在在在,气恼道:“不用解,到床上,趴着。”
  
      “宋医生,我倒是很想上床趴着,不用出力,很省劲。”
  
      说什么呢?
  
      宋年夕眼睛一瞪。
  
      陆续轻笑,“但我胸前的伤刚消过毒,包扎好,躺着不方便。”
  
      宋年夕彻底无语了。
  
      愿意脱裤子是吗,那就让你脱,反正她一个外科医生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身材。
  
      “那就把裤子脱了吧。”
  
      陆续耸耸肩,手指轻轻一动,解开皮带,裤子应声而落。
  
      宋年夕瞬间就想咬舌后悔。
  
      面前的两条腿,修长又健硕,并不刻意粗壮,而是紧实饱满的肌肉,肌肉的每一根线条有力度。
  
      再往上……宋年夕无意识的舔了下唇,觉得鼻尖热热的。
  
      “腿好看吗?”
  
      宋年夕本来就已经心惊肉跳了,一听这话,更是吓了一跳,恼羞成怒。
  
      “你转过去。”
  
      陆续听话的转过去,实在没忍住,抖了几下肩,笑了。
  
      原来。
  
      挠人的小猫也会被男人美色所吸引,露出她本性中最原始的一面。
  
      这一面,倒是有趣的很。
  
      宋年夕不明白他在笑什么,身体慢慢蹲下,在看到他小腿上的伤口时,心里的那些杂念统统没了。
  
      伤口宽两厘米,不知道有多深,血已经结成了枷,一个手指粗的硬片斜插在里面。
  
      宋年夕用尺量了一下创处,“小腿中部,长3.9厘米,宽1.2厘米,略深,清创后需要缝4—5针。”
  
      “宋医生,果然很专业。”
  
      宋年夕不去理会男人口气中的嘲讽,正色道:“你还是要俯卧下去,人站力的时候,小腿肌肉会用劲,无法缝针。”
  
      陆续回头,淡淡一笑:“那……你扶我一把。”
  
      “行!”
  
      宋年夕转身脱下手套,再一回头,手指鬼使神差的掠过他的裤头。
  
      陆续猛的睁了睁眼睛,眸色暗沉,“宋年夕,别乱碰,叫醒了它,很麻烦。”
  
      宋年夕这会想咬舌自尽。
  
      自己一个专业的外科医生,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太丢人了。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也没事……”
  
      陆续低下头,声音暗哑:“至少说明,它的形状,有让人触碰的欲望。”
  
      欲望你妹啊!
  
      宋年夕冷了脸:“躺下。”
  
      “不扶了!”
  
      “陆三少这么生龙活虎,应该不需要我扶。”
  
      陆续见她又伸出了利爪,也就不再逗她,乖乖的卧趴了下去。
  
      胸口碰到床的瞬间,他的身体骤然缩了一下。
  
      显然是疼的。
  
      “忍一下,我会尽量轻一点。”
  
      宋年夕把手术灯拉近,重新戴上新的医生手套,在伤口周围用碘酒消磁,然后拿起手术镊猛的拔了一下。
  
      瓷片拔出来,暗黑的血往外涌,陆续闷哼一声,
  
      她一手用纱布按住伤口,一手在男人的小腿上轻扶了下。隔着薄薄的乳胶手套,背肌贲张的力量感传到小指上,直抵心间。
  
      沉默片刻,她说:“瓷片取出来了,下面进行消毒,缝合,会很疼,要不要选择麻醉?”
  
      陆续埋着头:“不需要。”
  
      宋年夕没有多劝:“那你忍着点”
  
      陆续闭上了眼睛,没有再出声。
  
      手术继续。
  
      这种简单到极致的小手术,宋年夕闭着眼睛,都能操作。然而,不知为何,这次的手术变得和以往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