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29章像你这样的也不错


    
        正门口,陆续抬了抬手里的纸袋。
    
        “吵到你了?我睡不着,让人送了点啤酒过来。”
    
        宋年夕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愤怒的瞪着他。
    
        陆续干咳了一声,勾了勾唇角道:“你要是也睡不着的话,一起来喝吧。”
    
        宋年夕气得快炸了,脱口道:“谁要和你一起,睡觉!”
    
        ……
    
        十分钟后。
    
        宋年夕喝了一口微冰的啤酒,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反正这一晚也睡不着觉,不如就喝点酒吧,也许能助眠呢!
    
        “这什么啤酒,这么好喝?”
    
        “从国外空运回来的,百分百的小麦酿制,很醇正,口感不错。”但后劲也很足。
    
        鬼使神差的,最后一句话,陆续没有说。
    
        “到底是有钱人啊,喝酒都只喝进口的。”宋年夕叹了口气。
    
        陆续忽然笑了,手指了指面前的啤酒,“你相信不相信,我最穷的时候,连啤酒都喝不起。”
    
        怎么可能?
    
        宋年夕摇头。
    
        “是真的!考上西点军校后,我就没有再用过家里一分钱。”
    
        宋年夕:“……”
    
        “我就是想试试如果不靠家里,我能不能活下去。”
    
        “事实证明,陆三少你活得很好。”
    
        “那是后来,刚开始一年,我穷得整整一年没有买过一件象样的衣服。军校的训练是魔鬼式的,教官对华人,更是带着有色的眼镜,我因为营养不良,还晕倒过两次。”
    
        陆续说起从前的往事,脸上的冰冷渐渐散开,眼里有着异样的光彩。
    
        宋年夕原本是盯着啤酒看,在一次目光不经意的上扬,掠过他流光溢彩的眼睛时,便挪不开了。
    
        “因为晕倒,我的体能教官每次看我,鼻子几乎是嘲上的,他带了这么多年的兵,我是第一个在他面前倒下的。”
    
        “后来呢?”
    
        “后来,别的同学跑十公里,我跑十五公里;别人负重20公斤,我负重30公斤,别人晚上十点睡觉,我练到夜里一点睡。”
    
        宋年夕为数不多的心疼,此刻统统像雨后的春笋冒了出来,看男的眼神也柔了些。
    
        转眼却又心想:“鬼才要心疼他,放着好好的陆家三少爷不当,非要跑去当什么军人,作的。”
    
        “看过士兵突击吗?”
    
        “嗯!”宋年夕点点头。
    
        陆续猛灌了一大口啤酒。
    
        “我的脑子比许三多聪明很多倍,但吃的苦,一点都不比他少,练得最猛的时候,睡觉两条腿都打摆子,疼的一个晚上最少抽筋十几次。”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宋年夕轻声问。
    
        陆续沉默了很久,缓缓道:“我外婆说,男人要顶天立地,肩上要担得起重量,双脚要站得隐。我想成为她嘴里这样的男人。”
    
        这是宋年夕第二次听到他说起他的外婆。
    
        有种预感,在这个男人心里,外婆应该是最重要的女人,从他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我外婆还说过一句话。”
    
        “什么?”
    
        陆续深目看着他,眼里,暗流激涌,有着道不清,说不明的意味。
    
        “我外婆说:于命运而言,死不是最惨的,之后还有绝,没有绝路,就没有生途,人不逼到那个份上,面前就不会有生途。”
    
        宋年夕愣了片刻,轻轻的笑了一下。
    
        陆续拿啤酒的手一顿,他感觉到她的一笑里,包含了不少东西,不等他细想,宋年夕幽幽低喃。
    
        “于命运而言,死不是最惨的,活着才需要勇气。生途对于想活下去的人,有用;对于那些不想活下去的人,其实是煎熬。”
    
        陆续脸色大变。
    
        宋年夕却已俏然站立起来,嘴角往上勾了勾,“谢谢你的啤酒,挺好喝的,明天要上班,我先睡了。”
    
        刚转身,手臂被拉住。
    
        抬眼,率先映入眼里的是男人危险迸射的双瞳,那里,深得像一方幽谷,让人忍不住想沉溺进去。
    
        陆续略低头,牵动了一下嘴角,然后手臂稍稍一用劲,女人便撞上了他的胸膛。
    
        靠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身体,宋年夕回神。
    
        “陆续,你干什么?”
    
        陆续低头,目光深沉而绵长,看得她额头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水,而手臂上男人炙热的温度,始终像火炉一样炙烤着她。
    
        “宋年夕,我外婆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
    
        宋年夕:“……”
    
        他的手指拨开了她散在耳边长发,瞳眸看上去十分的深情。
    
        她虽然脸上一片平静,事实上,身体里已经没法控制自己心脏的疯跳和呼吸的错乱。
    
        “她问我,将来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什么是勇敢?
    
        宋年夕用她仅有的一点点还没有被诱惑的脑细胞,替他想了一下答案,然后摇摇头。
    
        男人深凝住她,一字一句道:“我想了下,像你这样的也不错。”
    
        像一颗冰冷的子弹,直接穿透了心脏,又像一道阳光,直直的照了进来。
    
        宋年夕感觉一下子僵住了,小脸愣愣的,没有任何表情。
    
        陆续轻叹了一声,低头,吻了上去。
    
        初识的男女,最开始都是被彼此的外貌吸引,嗯,挺美,不错,很养眼。
    
        到后来,透过表像看到她的伤痛,经历,于是渐渐会多放一点情感在里面。
    
        再后来,她痛,他也痛;她笑,他也笑;她说生死,他也跟着去想生死。
    
        陆续用大掌掩住了她澄亮的眼下,修长有力的指勾起她小巧的下巴。
    
        他吻得很温柔,一点一点撬开她的贝齿,慢慢品尝。
    
        宋年夕被酒精侵占的大脑已经开始昏昏沉沉,意识涣散而模糊。
    
        又被他吻得几近窒息,粉拳无力的捶打了他几下,口中发出微弱的呜呜声。
    
        渐渐的……
    
        她发现男人的唇很软,舌尖带着些许啤酒的清苦。
    
        下一刻,她整个人都战栗起来,想狠狠的咬下去,又怕像上次那样,咬得太重……
    
        就在宋年夕肠子打成结的时候,茶几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宋年夕全身的血一下子全部涌到脸上,她猛的推开男人,像只兔子一样窜逃进了自己的房间。
    
        速度之快,陆续就感觉眼前女人的影子只是晃了一晃,就不见了。
    
        还真是害羞。他低头拿起手机,仅仅听了几句,脸上的旖旎尽数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