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49章 还在乎你这点白粥


    
        许冰的脸色,一变再变,心里的震惊,也是一震再震。
    
        这个儿子,她怎么感觉这么陌生?
    
        “妈,既然老三自己有主见,那我们就走吧。”陆绎一看老三的脸色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
    
        这次回来,老三已经不是从前的老三了,他的翅膀硬了,脾气也大了,不能把人逼得太紧,太紧容易反弹。
    
        “老二……”
    
        “妈,放心吧,三弟他有数。”陆绎一边说话,一边暗暗给老妈递脸色。
    
        许冰也不是笨人,把怒意往下压了压。
    
        “那……妈和你哥先走了,你好好养伤,妈明天再来看你。”
    
        陆续弹了弹烟灰,目光淡淡的扫过二哥陆绎的脸,什么也没有说。
    
        ……
    
        陆家母子二人坐电梯下楼。
    
        刚出电梯时,许冰眼一横,“不行,我还是要去找那个姓宋的警告几句。”
    
        “妈,你是长辈,身份高贵,哪里需要你出面,我去吧。”
    
        “老二,你给我好好警告几句,别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想登天,陆家不是她能高攀的,让她离我儿子远一点,别那么不要脸。”
    
        “放心,妈。”
    
        “不能给你弟弟知道,他那个臭脾气,现在越来越大了。”
    
        “怎么会让他知道。妈,你给小洁打个电话,让她有空过来照顾照顾老三。”
    
        许冰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对,也好让那个狐狸精知难而退。”
    
        ……
    
        宋年夕回到急诊,正好有个腹痛病人送过来,检查到一半,陈加乐走过来。
    
        “年夕,外面有人找。”
    
        “正忙着,等他等一会。”
    
        “是陆家二少,要不……你先去一下。”
    
        宋年夕脸色骤变,握着听筒的指关节,微微泛着白。
    
        “行,我去看看,这里让李锦洋盯着。”
    
        “放心,你快去。”
    
        宋年夕不仅没有快,反而不急不慢的洗了个手,才走出急诊。
    
        陆二少就站在医院正门口,一身黑色的西装引得过往的女人,频频向他看过来。
    
        无疑,他也是个极为出色的男人,在他的脸上,隐隐还能找到几分陆续的影子。
    
        宋年夕走过去,坦荡荡的问:“陆先生,您找我有事?”
    
        陆绎挑眉一笑,“刚刚我和我妈妈对宋小姐的态度很差,希望宋小姐别往心里去。”
    
        宋年夕不会天真到以为这种道歉会发自内心,不过是开场白罢了。
    
        “陆先生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陆绎眼睛眯了眯,“那我也就不饶弯了。阮家和陆家是世家,我们不希望因为宋医生的关系,惹得两家不愉快。”
    
        宋年夕脸色始终清冷,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陆先生其实大可不必再走这一趟,我要说的话,刚刚当着您和您母亲的面,已经说得很清楚。”
    
        陆绎优雅的微笑,“那太好了,希望宋医生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虽然没有一个字是重的,但却清冷无温,既是规劝,又是警告。
    
        宋年夕嘴角一牵,微笑道:“我说过的话,自然记得住,再见!”
    
        陆绎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奕清,是我。”
    
        “兄弟,怎么样?”
    
        “该做的,我都做了,下面就看小洁的了。”
    
        “谢了。”
    
        “你和我,还客气什么。我妈可是一门心思想要小洁做儿媳妇的。”
    
        陆绎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里。
    
        他和阮奕清从小光着屁股蛋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两人一起逃过课,一起打过架,一起挨过罚,关系铁得不能再铁。
    
        “行,我不和你客气了,晚上一起吃饭,聊聊那块地的事儿!”
    
        陆绎吐出烟圈,“必须是大餐啊!”
    
        ……
    
        刚回到办公室,宋年夕就被张若扬叫进了办公室。
    
        “主任,什么事?”
    
        “VIP病房陆三少那边,又决定不出院了。”
    
        宋年夕的心,细细的抽了一下。
    
        刚刚在病房里,陆太太明明很严厉地说了要转院的事情,怎么一下子又有了变化。
    
        “是陆三少坚持。”
    
        说完这句话,张若扬深深地看了宋年夕一眼。
    
        宋年夕沉默了片刻,低声道:“那……我以后就不跟主任一起过去查房了。”
    
        “行,你就不用再过去了。”
    
        张若扬看着她眼底的黑眼圈,“昨天你受了点惊吓,下午就排个调修吧,回去好好休息下。”
    
        “谢谢主任。”
    
        宋年夕浅浅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谁知刚走几步,陈加乐偷摸摸的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年夕,主任找你什么事?”
    
        “让我下午安排调休。”
    
        “你调休,我也调休。对了,那个陆二老把你叫过去干什么?”
    
        宋年夕虽然一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很不舒服,但面上却掩饰得极好,“没什么,让我不要做白日梦。”
    
        陈加乐一愣,半天才冷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往上追溯三代,四代,都一样是农民。”
    
        “但人家现在不是。”
    
        “不是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要文凭有文凭,有脸蛋明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还怕的找不到好的男人。来,来,来,忘了那个什么陆三少,姐明天就给你介绍男朋友。”
    
        宋年夕知道她是好意,默默的点了点头。
    
        陈加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你看我这猪脑子,要什么介绍啊,现成就有一个,陈凌啊!”
    
        “加乐,你发现你是属狗尾巴草的,一会往这边倒,一会往那边倒,我可记得你以前还说陈凌不行的。”
    
        “这就要看和什么人比,和陆三少比,他肯定是不行,但人家至少没有难缠的家人跳出来反对啊。”
    
        宋年夕心里划过一丝难言的紧涩,手指碰到听筒,只觉得指尖都是凉的。
    
        “对了,拎袋里的粥,我帮你扔了,别的还留着。人家是陆三少,什么山珍海味吃不到,还在乎你这点白粥。”
    
        “干嘛扔啊,浪费粮食。”宋年夕有些心疼,她可是熬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啊。“不扔,难道供起来啊!好了,好了,正好今天下午我们有半天的调修,我们逛街,嗨皮,浪去吧,男人什么的统统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