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61章 爱情太过虚妄


  
      “那太好了,我一下子觉得这世界又多了几分美好。”斐不完扬了扬眉毛。
  
      陈加乐被气得手指都在发抖,修炼了这么些年,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说出的话,更加口不择言。
  
      “别太美好,当心铁杵磨成针!”
  
      斐不完嘿嘿干笑了几声,“是不是磨成了针,你可以亲自过来试试啊?”
  
      “我嫌脏,怕得艾滋。”
  
      “你……”
  
      这一下,轮到斐不完气得头皮发麻,只觉得浑身的血混杂着怒气,往头顶上冲去。
  
      宋年夕见状不好,赶紧打圆场,“不早了,斐少爷,我们先回去了,值了一夜的班,挺累的。”
  
      斐不完冷冷的看了陈加乐一眼,看到她嘴角的冷笑时,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
  
      事实上,他这一晚上做什么都在烦躁,连最劲的酒,最美的妞都觉得没味。
  
      他懒得搭理这两个女人,打开车门钻进去,朝司机厉声道:“开车!”
  
      车子开出几米远,他忍不住回头看了倒后镜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浑身的血液直接冲到了头顶。
  
      该死的!
  
      那个叫陈加乐的女人,正朝他竖起了中指。
  
      不就是睡了她三天吗?
  
      他的床技这么好,难道她就没有爽到?
  
      斐不完心想,当一个女人不再迷恋男人的时候,男人吃屎,她也只会说慢点吃啊,小心噎着!
  
      都特么一个个的想造反?
  
      ……
  
      被斐不完这么一打岔,陈加乐连酒都不想喝了,直接跟宋年夕回家。
  
      两人洗澡上床补觉。
  
      虽然忙了一夜,但宋年夕一点睡意都没有,“加乐,你现在还爱着他吗?”
  
      许加乐似乎是不安眨了下眼睛,幽幽叹出口气,“为什么会这么问?”
  
      “直觉。”
  
      直觉那个斐不完在加乐的心里,始终没有散去。否则,今天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陈加乐翻身抱住了她,“直觉什么的,最不准了,我现在一个人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还要去爱一个人渣,这不是虐待自己吗?”
  
      “那你为什么这些年,都不谈恋爱?”
  
      “找不到好的。”
  
      “是找不到,还是不想找?”宋年夕一针见血。
  
      陈加乐没搭理她,把头埋进被子里,闷闷道:“好困啊,我想睡觉。”
  
      宋年夕心中了然,伸手替她把被子盖好,又拍了拍她的后背。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处地方,是只留给她自己的,任何人都走不进去。
  
      女人对于爱情寄予太过盛大的虚妄。
  
      而男人呢?
  
      更多的只是为了猎艳,享受刺激的游戏和新鲜的身体。
  
      陆续呢?
  
      宋年夕用力的咬住了唇瓣。
  
      他也是这样的人吗?
  
      ……
  
      迷迷糊糊的睡着,又迷迷糊糊的被吵醒。
  
      宋年夕从床上柜上摸出不断震动的手机,看不清面前的字,手指随意在屏幕上戳了几下,接听。
  
      “喂?”
  
      “宋年夕小姐?”
  
      “我是。你哪位?”
  
      “我们有一位出色的摄影师联系不到的。她给我们留的通讯录里,有您的电话。”
  
      宋年夕的睡意,刹那间消失,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你是说安之。”
  
      “没错,就是安之,我们想问一下宋小姐,知道不知道安之现在在哪里?”
  
      半个小时后。
  
      咖啡店。
  
      宋年夕看着面前一头脏辫,满身纹身的男人,满心充满了戒备。
  
      是不是所有搞艺术的男人,打扮得都特立独行,这一位像是从非洲草原回来的,皮肤黝黑不说,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带着杀气。
  
      “你好,我叫范子优,地理杂志大中华地区的负责人。”
  
      男人的声音和他的长相完全不符,温柔极了,一双黑沉的眼睛盯着宋年夕,既不过份热烈,也不过份冷淡。
  
      一下子,宋年夕提着的心,松弛了下去。
  
      “安之小姐是我们高薪聘请过来的摄影师,按照计划她应该在十天前报道,但是我们一直没有等到她的人,而且电话也联系不上。”
  
      范子优顿了顿,“我们查到了她的入境记录,知道她已经到了国内,所以才冒昧的找到了宋小姐您。”
  
      “叫我宋年夕吧!”
  
      宋年夕摁了下眉心,心里转了几个弯,快速思考着要不要把实情说出来。
  
      “宋年夕,她联系过你?”
  
      宋年夕目光闪烁地看了下窗外,深吸口气,“她确实联系过我,但现在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范子优双目微微眯起,聚集起清锐,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就要考虑向国际刑警,以及国内的公安部门报警备案。”
  
      话落,木桌上安静了几秒,似无形中有什么东西压在宋年夕的心上。
  
      她心里又挣扎了下,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其中的几断视频。
  
      “我虽然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我知道她现在至少是安全的。这是她发给我的视频,一共有两段。”
  
      范子优看完,剑眉冷了一下:“宋年夕,能不能告诉我,安之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年夕瞳仁不易察觉的暗了一度,“行,我把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
  
      三言两语说完,范子优的眉头拧成一条线,挥起拳头,一拳砸到木桌上。
  
      木桌,四分五裂,咖啡溅了一地。
  
      宋年夕有那么一瞬间,像是感觉面前站的人是陆续。
  
      那个男人也是这样,一遇令他愤怒的事情,就挥拳,不管在任何的场合。
  
      咖啡厅的服务员看着面前凶神恶煞般纹身男,吓得都不敢过来。
  
      “宋年夕,你能不能把那个叫厉宁的男人约出来。”男人声音低沉,冷厉,气势凛然,不容人反驳。
  
      宋年夕被吓得不轻,怔愣着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如果能约出来合谈,最好;如果合谈不了,那么我们这边也不怕他。公安部门联合国际刑警的实力,不管那个叫厉宁的男人再厉害,我们都有把握解救出安之。”
  
      这话听在宋年夕耳朵里,无异于响了一个雷。
  
      厉宁对安之有多恨,她心里太清楚了,如果再把他往前逼一步,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范子优,我请求你不要冲动,事情还没有到这一步。而且安之在他手里,咱们这边只能软着来,硬碰硬真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