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190章你要带我去哪里


  
      陈加乐浑然不觉,“那我们回家吧。沈鑫,我送你!”
  
      “我送他吧,不早了,你一个女孩子开车挺危险的。”
  
      “不危险啊,帝都的治安挺好的。”
  
      “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从头到尾没有说话的沈鑫,突然开口。
  
      赫瑞文淡淡道:“打什么的,我顺路,上车。加乐,拜拜!”
  
      这就拜拜了?
  
      把她一个人扔下?
  
      陈加乐有些幽怨地看着赫瑞文的背影。
  
      ……
  
      抽烟之前,陆续不放心,又去卧室看了宋年夕一眼。
  
      暗影里,她睡得香甜,嘴里却时不时还有几声哽咽,像小猫呜咽般。
  
      心里稍稍放心了点,走到阳台,一摸烟盒,已经空了,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阿宝?”
  
      “三少爷,您人在哪儿呢?”
  
      “到我家帮我把香烟和手机充电器拿来,对了,再拿几套替换衣服。”
  
      “送哪里啊?”
  
      “宋医生的公寓,顺便再买些黑啤过来,就这些。”
  
      电话电话的吴阿宝接完电话,整个人风中凌乱。
  
      三少啊三少,您可是刚刚订完婚的人啊,怎么又跑到宋医生的家里去了呢?而且看样子是要留宿。
  
      你……你……你这是要出轨的节奏啊!
  
      万一给阮小姐知道了……
  
      吴阿宝的太阳穴一阵阵的疼。
  
      阮小姐可不是个省油灯,三少啊,您可要悠着点啊!
  
      陆续并不知道阿宝同学替他揪着一颗心,他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名字。
  
      “嗨,强森,是我!”他用熟练的法文打招呼。
  
      “嗨,续,好久不见,我很想念你。”
  
      “强森,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
  
      “我想和您母亲约个时间聊一下,我有个朋友的病需要咨询她。”
  
      “可以,我现在就可以帮你约,她最近度假,刚到纽约来看我,现在在自己的房间里。”
  
      “太好了,谢谢。”
  
      “续,你回国才几天,就跟我这么客气?”
  
      “好,不跟你客气,我等你电话。”
  
      “等着。”
  
      陆续挂了电话,讳莫如深的俊脸与暗夜融为一体,无人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
  
      ……
  
      这一觉,如果不是闻到了香味,宋年夕觉得她能睡到天荒地老。
  
      掀开被子起床,目光被床单上的几滴暗红色东西吸引住。
  
      几乎一秒钟,她就能判断是血渍。
  
      舔了舔下唇,微微有些刺痛,应该是自己咬到了自己。
  
      她愣愣地站在床边,思绪一点点集中,直到心骤然一扯一扯的疼了,才想起爸爸已经去逝了。
  
      她抬头望天花板,狠狠眨去眼中的水雾,摔开门,惊住了。
  
      餐桌上,摆着两碗薄薄的稀饭,中间是几碟小菜。
  
      男人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煎得金黄灿灿的葱油饼,香气四溢。
  
      “醒了,刷牙洗脸准备吃早饭。”
  
      宋年夕揉了揉眼睛,又甩甩头,不敢相信地问,“陆续,你怎么还没有走?”
  
      陆续把盘子放到桌上,凑近了看了看女人的脸,答非所问:“宋年夕,你眼角有眼屎。”
  
      “胡说!”
  
      宋年夕赶紧背过身,用手指揉揉眼睛,揉了几下,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才知道中了男人的套。
  
      “陆-续,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怎么没有走?”
  
      陆续揉揉她的乱发,勾勾唇道:“别叫这么大声,被领居听到,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
  
      “你……”
  
      离得近了,宋年夕才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湿漉着上身,几滴水珠从他脖子上滑落,一溜儿地划过胸膛、腹肌、人鱼线,隐进长裤子里不见了。
  
      应该是刚刚洗过澡的。
  
      “刷牙,洗脸,吃饭,一会我们要出发,别耽误时间,还有,我刚刚为你专门请了两天的假,白白丢了这个月的全勤,你如果再敢废话一句,后果自负。”
  
      宋年夕深吸了一口气,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陆续,我们必须坐下来谈谈。”
  
      “谈什么,如果还是谈订婚的事情,不好意思,我们昨天已经谈过了。”
  
      “陆续,做人不能这么无赖,你不能……”
  
      “宋年夕,你想不想看看真正的无赖是什么样的?”
  
      低沉的声音,让她浑身一震。
  
      男人的唇离她的唇,只有不过几公分的距离,只要他微微低头发,就能碰上她的。
  
      宋年夕的心跳一下子就乱了,几乎本能的缩了一下,眉宇间藏不住的愤怒。
  
      陆续沉目看着他,大提琴般的嗓音带着诱惑般,却无比的坚定。
  
      “宋年夕,乖乖听话,乖乖吃早饭,这两天,你都必须和我在一起,没有商量的余地。”
  
      门铃响。
  
      陆续皱了皱,走到户入花园开门。
  
      “年夕?”
  
      “找她什么事?”
  
      陈加乐被男人冰冷的声音吓了一跳,再看他黑沉的脸,话说得就不那么理直气壮了,“我来给她送早饭,顺便……陪陪她。”
  
      “我帮她做了早饭,给你五分钟时间,一会我们要出去。”
  
      “去哪里?”陈加乐下意识的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陆续转身丢了个冰冷的背影给她。
  
      陈加乐神色变了变,关上房门换了拖鞋进客厅,二话不说把客厅里的宋年夕拉进了房间。
  
      “年夕,他要带你去哪里?”
  
      宋年夕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我怎么赶都赶不走他。”
  
      废话,昨天他们三人都赶不走,一个宋年夕,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陈加乐了然的点点头,“还是找个机会把话说清楚吧,不能纠纠缠缠,没完没了下去。人家有主了。”
  
      “宋年夕,粥要冷了,出来吃早饭,还有那个谁,五分钟到了,你可以走了。”男人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
  
      陈加乐想着陆三少的冰山脸,心里颤了颤:“我先走了,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反正你还有两天假,好好休息。”
  
      “谢谢你,加乐。”
  
      “谢个毛线,又不能把你赶走那个活阎王。”
  
      ……
  
      直到坐上那辆霸道的越野车,宋年夕还在生气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屈服了。
  
      她一直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能动心,也能潇洒的死心,但偏偏对这个男人,不能真正的狠下心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把你拉到一个地方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