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227章 你就是我的药


  
      陆续:[医生查完房了?]
  
      宋年夕一翻看这条微信,就被陆续的头像惊住了,是一条萌萌的小黑狗。
  
      而自己微信头像,也从原来的风景照片,变成萌萌哒的小白狗。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愣了会,才明白过来这家伙把两人的微信头像都给换了。
  
      两条狗……
  
      她浅浅笑了下,手指并不是很熟练的输入了几个字:[来过了,说恢复的很好。]
  
      男人那头,似乎是词穷了,隔了好一会才回了消息:[我一来,你就恢复很好,看来,我的功劳很大。]
  
      好臭屁的男人!
  
      宋年夕不动声色的将心里那一点雀跃压下去:[嗯,你就是我的药。]
  
      就算他是她的心魔,也认了。
  
      车里。
  
      陆续:“……”
  
      他眨了眨眼睛,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许久,他轻轻笑了声。
  
      这个女人,要么害羞的要死,要么大胆的要死。
  
      编辑这种勾人的微信,她就是想让他心跳加速。
  
      妖精!
  
      “兄弟,我在这里被女人虐得死去活来,你在那边笑得一脸风骚,你的心不会痛吗?”
  
      斐不完双手做了一个掐的动作。他真想掐死这个男人算了,没有同情心。
  
      “不会!”
  
      陆续冷冷甩给了他两个字。
  
      ……
  
      宋年夕的伤,恢复的很快。
  
      三天的时间,身上的淤紫就淡了一半,而且自己能下床走动了。
  
      正值夏秋换季,急诊室一下子多了很多病人,她让陈加乐白天不用再来,回急诊上班。
  
      陈加乐走的那天,帝都消防大队举行了盛大的追悼会,悼念在爆炸中牺牲的消防官兵。
  
      所有媒体,新闻,网站都进行了全程直播。
  
      在电视屏幕上,她看到了好几天没有见到的陆续。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昂首挺胸的站立送行队伍的前面,脸上的神色无比的悲痛。
  
      除了悲痛外,宋年夕在他的脸上,还看到一抹憔悴。
  
      眼下浓浓的黑眼圈,被镜头无限放大。
  
      一下子牺牲那么多的消防战士,各路媒体的跟踪报道,上面调查小组的一次又一次调查,还有牺牲战士家属的安抚,赔款……
  
      每一件事,他都亲力亲为,以至于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人煲电话粥,煲着煲着,电话那头便没了声音。
  
      是累得睡着了。
  
      职位越高,责任越重,担当也就越多,他逃不掉。
  
      ……
  
      清晨八点。
  
      城市开始喧嚣,燥热。
  
      “下面播报新闻。”
  
      “备受各方关心的炼油厂爆炸一事原因已经查明,是由设备老旧,操作不当而引起。”
  
      “经查明,负责人余刚视政府的整改通知为耳旁风,用金钱贿赂有关人员,取得环保许可证进行生产,他是这起巨大事故的重要责任人。”
  
      “炼油厂现已被查封,其帐户已被银行冻结,余刚已被送往司法部门进行相关审讯,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生活。有关伤亡人员的赔偿正式启动。”
  
      “另外,我们的记者还调查到,余刚的女儿余辰为躲避巨额的赔款而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
  
      阮奕洁关掉新闻,心情烦躁地把摇控器扔开。
  
      怎么就下落不明呢?
  
      不行,再不能这么干等下去,必须去医院看看宋年夕到底有没有事。
  
      想到这里,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开车去了市人民医院。
  
      临出门前,她特意找出一个大口罩,将自己罩得严严实实。
  
      急诊室人来人往,一片嘈杂。
  
      阮奕洁厌恶地皱了皱眉,看到身边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过,她一把拦住了。
  
      “请问,宋年夕医生在吗?”
  
      朱珠看着面前只露出眼睛的贵气女人,总觉得有几分眼熟,“宋医生不在,你找她有事吗?”
  
      阮奕洁灵机一动,“不在,她怎么会不在呢?我都和她约好今天复诊的?”
  
      朱珠正要回答,目光扫过对面女人拎的包,脑海里像是突然闪过什么。
  
      这个包的牌子她认识,是国际顶尖的大牌,一只需要上百万,至今为止,她只看过阮奕洁一个人背过。
  
      “不好意思,阮小姐,宋医生受伤了,临时请了假。”
  
      阮奕洁眼睛一睁,“你……认识我。”
  
      “阮小姐身份这么高贵,我怎么可以认识,只不过在医院里远远见过您几面而已。”
  
      朱珠见自己试探成功,不动声色的拍着马屁。
  
      阮奕洁听了,心里微微得意,“宋医生怎么就受伤了呢?”
  
      朱珠装着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被坏人打伤了。”
  
      “那她现在人呢?”
  
      “有人把她接到其他医院治疗了。”
  
      “谁啊?”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个有权有势的吧,可能是不太方便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所以,才接走的吧。”
  
      朱珠像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多了,忙掩了嘴,“阮小姐,我乱说的,你别放心里去啊。我还有事,得去忙了,再见。”
  
      阮奕洁拳头紧握,露在口罩外的眼睛,露出一抹狠厉。
  
      受伤了,那就说明余辰没有爽约,她行动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被人救了。
  
      让她调换医院的人,应该就是三哥。
  
      因为只有他,才有那个实力,也只有他,怕陆家和阮家知道他们的关系,会把人送到疗养院。
  
      阮奕洁一边想,一边低头往外走,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有一行人走过来。
  
      “砰!”
  
      一头撞进硬绑绑的胸膛里,阮奕洁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三,三哥,怎么是你?”
  
      陆续狐疑地看着她,“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我有点咳嗽。”阮奕洁随口扯了个谎话。
  
      陆续皱眉。
  
      发烧咳嗽这种小病,阮家什么时候需要上医院来看,一个电话,家庭医生就颠颠的上门了。
  
      阮奕洁怕他怀疑,忙问,“三哥,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的兵刚刚醒了,我来看看。”
  
      “那你赶紧去看看吧,我先走了。”阮奕洁挥挥手,脚步匆匆地离开。
  
      陆续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她有说不出的古怪。平常她见了他,恨不得分分钟都缠在他身上,今天……怎么感觉有点怕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