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259章 跟我走


    
        眼睛微微眯起的一瞬,陆续就已经冲了过去,“宋年夕,出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
    
        宋年夕定定地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陆续被她这个样子急死了,太阳穴突突的疼,“你倒是说话啊!”
    
        吼声,震疼了她的耳膜。
    
        宋年夕眨了眨眼睛,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谁,苍白的好像鬼一样的脸上,挤出一抹笑。
    
        “陆续,我把你送的手机,给弄丢了。”
    
        话音刚落,她因为久蹲的原因,往前一冲。
    
        陆续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将她一把抱住。
    
        熟悉的怀抱,让她宋年夕完全失控。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浓密的长睫颤抖着,大颗大颗的泪水从里央滚落下来。
    
        手机没了,她只是心疼而已。
    
        可那张老照片没了,真的比要了她的命,还要难受。
    
        照片上,她和妹妹手拉手,一个靠在爸爸的怀里,一个靠在妈妈的怀里,笑容灿烂。
    
        陆续头痛欲裂,感觉有针,一针一针刺进他的心里,“怎么弄丢的。”
    
        “在地铁上,被人划了包。”
    
        “哪个让你做地铁的,你不会开车吗?”
    
        陆续被这个女人气得心疼,肝疼,胃疼,哪儿哪儿都疼。
    
        她有没有脑子,这个时候地铁里的人,是最特么多的。
    
        宋年夕本来就后悔的要死,听他这么一吼,刚刚他紧紧抱住她时的那点感动,直接被天上的闪电给闪没了。
    
        “马路上人这么多,你要我堵到什么时候。还有,要不是非要我送衬衫,我会弄丢吗?”
    
        “你是猪阿,有人划你的包,你感觉不到的?”
    
        “对,我就是猪,麻烦你离我这只猪远一点。”
    
        宋年夕刚逼进去的眼泪又忍不住落下来,不想被这个男人看见,她转头就走。
    
        一道强而有力的劲,将她轻而易举的拽了回来:“去哪里?”
    
        “回家。”
    
        陆续强行把心里的怒火给压了下去,“跟我来。”
    
        “去哪里?”
    
        “别问。”
    
        “你放开我。”
    
        宋年夕甩开他的手,怒目相对,“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回家。”
    
        “宋年夕,你特么再说一句回家试试?”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宋年夕的眼神,像一只被困住的兽,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狠狠的砸在陆续的心上,砸得他,完完全全没了脾气。
    
        “小姑奶奶,十几万的手机,是这么容易说丢就丢的吗?”
    
        宋年夕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陆续看着她懵懵的表情,抬手帮她擦眼泪。
    
        “我们的手机装有全球定位,至少有五颗以上的卫星跟着它,而且你的手机和我的手机做了相互定位,距离精确到一米。只要那个混蛋开机,就是跑到南极,北极,我都能把他逮住。”
    
        “真的?”
    
        “否则,我要给买这么贵的手机干什么,玩儿?”
    
        陆续目光落在她脸上,眸光灼热,看得宋年夕脸红心跳,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
    
        此刻。
    
        开往西北方向的火车上。
    
        一个杀马特发型的精瘦男人,突然打了个寒颤。
    
        见鬼了。
    
        这才九月底,他怎么会觉得冷。
    
        一定是太激动了。
    
        哈哈哈!
    
        没想到离开帝都前,自己竟然还成功干了一票,钱没多少,关键这手机值钱啊。
    
        反正都已经离开了,拿出来研究研究。
    
        看看能不能破了密码啥的。
    
        他这边刚开机,陆续的手机嗡的一声响。
    
        “他开机了,你跟不跟我走?”
    
        宋年夕此刻,就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又重新回到了人间,连脑子都没过,直接回答。
    
        “跟你走。”
    
        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
    
        陆续握着方向盘,“这家伙往西北方向去了,西北的高铁很少,应该是火车,你立刻查一下火车时刻表。”
    
        宋年夕用他的手机很快就查到了,“这个时间往西北去的,是T706,还有五十分到站。”
    
        “来不及了,再往后看几站。”
    
        “往后几站是两个小时后,可是,高速这会应该会堵车,我们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陆地冷哼一声,“拉好扶手,坐稳了。”
    
        “啊!”
    
        宋年夕还没有反应过来,陆续身子一弯,变戏法似的从驾驶座下拿出一个报警器,往车顶上一按。
    
        警笛声大作,摇曳的灯光闪得人眼睛发疼。
    
        宋年夕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连这个都有?”
    
        陆续喉咙动了动,不想理这个女人。
    
        但凡这个女人肯早点告诉他,他都不会让这个混蛋跑出帝都,火车站的安检口就能把人拦住。
    
        火大!
    
        ……
    
        电梯门叮的一声开。
    
        厉宁一身黑色风衣走出来,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见斐不完一个人翘了个二郎腿,悠哉悠哉。
    
        “阿续呢?”
    
        “他,哼,哼,哼!”斐不完的白眼,就快翻出宇宙天际了。
    
        “你哼什么?”
    
        “给你三次机会,猜一猜他干什么去了?”
    
        厉宁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伸出拳头在某人面前晃了晃,某人像根弹簧一样,直接从椅子上弹出来。
    
        “好了,好了,大过节的,火气不要那么大,他帮宋年夕追手机去了。”
    
        “然后?”
    
        “卧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能不能表现的惊讶一点。”
    
        厉宁像看智障一样地看着他。
    
        斐不完对这种没有幽默细胞的男人,心里暗暗竖起了中指。
    
        “然后,今天晚上和日本人的会面,就我们两个人。对方一行有七人,少了阿续,今天估计我们会醉死。”
    
        厉宁皱了皱眉头,“你一打三,我一打四。”
    
        “OK,就这么定了。”
    
        “打个电话给阿续,问他几点回来,明天一早,他还要飞美国。”
    
        “我就说让他把那个什么破消防员辞了吧,非不肯,办点事,都得凑他放假。”
    
        斐不完一边埋怨,一边认命的拨电话。
    
        ……
    
        手机响。
    
        宋年夕看了看来电显示,“斐不完的电话。”
    
        “你接,我腾不出手。”
    
        此刻,速度已经飙到两百码,车子快得几乎是要飞起一样,陆续开车技术再溜,也不敢拿生命开玩笑。
    
        宋年夕只能接电话,“喂?”斐不完一听声音,激得后背一声冷汗,“阿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