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329章 陆少,求生欲很强啊


    
        宋年夕被这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吓了一跳,正相调解了下,男人的大手悄无声息的拍了拍她的。
    
        用力的捏了一下,又捏了一下,像玩玩具似的。
    
        他的眼睛朝她眨了几下,仿佛在说调解什么调解,反正是冤家,随他们去。
    
        宋年夕:“……”好吧,她只当没看见。
    
        安之目光在陆续和斐不完脸上扫过,嘴角勾了点笑,大大方方与他们握手,最后的目光落在陆续身上。
    
        如果说赫瑞文是优雅的,沈鑫是阳光的,那么这个男人不仅具有这两种气质,还比他们更多了一点冷酷和邪魅。
    
        和年夕,真的很配。
    
        这时,服务员开始走菜,几分钟的时间,巨大的桌子摆得满满当当。
    
        澳洲龙虾……日本刺身……巴西牛肉……法国的鸭肝……
    
        陈加乐看得下巴都快掉下来。
    
        靠!
    
        陆三少这顿大餐得花好几十万吧,牛死了!
    
        陆续勾了勾唇,举起杯子,脸向安之看过去。
    
        “今天请大家来没别的意思,就是彼此认识下,然后为安之小姐接个风。上回我和年夕都不在帝都,这回补上。”
    
        安之读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媚然一笑,“陆续,你太客气了,补不补上其实都无所谓,对年夕好一点就行。这一杯,我敬你们。”
    
        宋年夕心中一暖,眼眶莫名的有些泛红。
    
        一晃,她和她很多年不见了……
    
        原以为,曾经拥有的友谊都会随着这些年的断联而逝去,可是,现在,两人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依旧都是热的。
    
        陆续伸手一拢女人的肩:“放心,一定会的,干杯。”
    
        宋年夕看着肩上的大爪子,用脚偷偷踢了踢男人,一桌人呢,能不能正经点。
    
        陆续回踢了一下,拢个肩就不正经,那这世上也没有正经的事了。
    
        拢就拢,能不能不要拢得那么紧?
    
        不紧点,那叫什么拢。
    
        你……
    
        宋年夕,你和工抬杠是吧?小心我当众吻你。
    
        两人眉来眼去了几下,桌上的其他人除了把眼睛默默移开,还能怎么办呢?
    
        难不成跳起来说,你们这两货,够了啊,吃饭不虐狗,虐狗不吃饭,别他娘的在我们面前腻歪,做人要有底线。
    
        陈加乐没那个胆,只能拼命的给安之夹菜。
    
        赫瑞文和沈鑫对止无话可说,两人把脑袋凑一块压低了声交谈。
    
        就斐不完一个人落了单,目光在所有人脸上扫过一圈,最后还是还是在陈加乐脸上。
    
        这女人今天穿了件低领羊绒毛衣,脸上化了点淡妆,比漂亮比不过宋年夕,比性感更是输给安之,可为毛他觉得这女人还挺可爱的?
    
        幻觉!
    
        这一定是他的幻觉!
    
        陈加乐察觉有道视线在她身上,不躲不闪地坦然回视过去。
    
        斐不完吓赶紧挪开视线,又怕自己做得太明显,仓促之下目光堪堪落在安之的身上。
    
        陈加乐暗暗磨了磨牙。
    
        狗改不了吃屎,就知道这个混蛋会对着安之起色心。
    
        下流胚!
    
        她趁着斐不完的视线飘过来的时候,放在桌边的手,暗暗比了个中指。
    
        嗡!
    
        斐不完气得心跳加速了几拍,但为了面子,他硬是装着高贵冷艳的给了她一个“你这泼妇又无理取闹”的眼神。
    
        然后,目光飘然而去。
    
        陆续和女人眼神勾搭完,才想起来要干正事。
    
        “赫少,这杯酒我得敬你一下,谢谢你免费给我们的消防官兵做心理疏导。”
    
        赫瑞文端起酒杯,“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下次来队里,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满足。”
    
        “没啥特别的要求,就是我做辅导的时候,可不可以泡壶好查,你们那边的茶,太次了。”
    
        “我把我的茶叶给你。”陆续笑说。
    
        陆续喝的茶,估计是特供的,有钱也买不到。
    
        “赫瑞文,我也敬你一杯。”沈鑫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挺打眼。
    
        赫瑞文眼神闪了下,“理由?”
    
        沈鑫挠了挠头皮,“没啥特别的理由,就是想谢谢你。”
    
        做他们这一行的,见多了险情、生死,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阴影。
    
        有的人心大,一笑而过;有的人性格内向,心里藏着事,连和人沟通都成问题。
    
        赫瑞文来,兄弟们心里都感激着呢。
    
        “斐不完,你端杯子,赞助一下。”陆续不想让斐不完一个人落单。
    
        “行,我赞助一杯。”
    
        陈加乐在一旁起哄,“为什么不带我们女人,年夕,你家陆少有性别歧视。”
    
        斐不完一听她说话,眼白多于眼黑,就差鼻子里呼出一口冷气。
    
        宋年夕正在和安之讲话,压根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也不明白她家陆少怎么性别瞪歧视了。
    
        陆续听到“你家陆少”这四个字,觉得很顺耳,难得好脾气的笑了笑:“一会,我是想单独敬你们女士的。”
    
        陈加乐笑眯眯的放下酒杯,“好,那我就等着你单独敬。”
    
        斐不完原来还以为以陆续的臭脾气,十有八九会怼回去。
    
        没想到他这个不要脸的兄弟,为了讨女朋友的欢心,连女朋友闺蜜的马屁都拍上了。
    
        哎,重色轻友啊!
    
        一顿饭,吃得主客皆欢。
    
        最后一道甜点,是松露冰淇淋,六七百块钱只有一小杯。
    
        这道菜一上来,连见多识广的赫瑞文也惊呆了,“这么贵的冰淇淋,陆少的求生欲望很强啊。”
    
        陆续勾勾唇角,“你们开心就好。”
    
        眼角的余光看到宋年夕正拿起小调羹,打算尝一点,伸手在她手背上一拍。
    
        “放下!”
    
        宋年夕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这么贵的冰淇淋,她就想舔一点点。
    
        “你的身体不适合吃,回头等你舒服了,我让人把你冰箱塞满。”
    
        宋年夕默默地看着陆续几口就把她的冰淇淋吃完,用力的喝了几口热水,才把肚子里头一次冒出来的馋虫压了下去。
    
        “那……吃完饭,我想和安之,加乐一起喝杯咖啡。”
    
        言外之意,这是女人的聚餐,男人们远离。陆续笑笑,藏在桌下的膝盖抵着她的,侧首看了她一眼,“行,我和他们找个地方喝酒,完了你过来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