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356章 不接受男色贿赂


  
      周一。
  
      宋年夕刚把早饭摆到餐桌上,就听陆续在卧室里叫他。
  
      “宋年夕,你送我的领带呢,怎么找不到了?”
  
      “我没见过,可能阿姨收起来了吧。”
  
      “宝贝儿,帮我找找,还有,帮我拿一双新的袜子。”
  
      宋年夕叉着腰走过去,果不其然,这个“惯犯”还半倚在床头,睁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看她。
  
      同居几天后她才发现,陆三少骨子里就是个爷,连拿袜子,内衣这种事情都懒得动一下,非她要侍候。
  
      “陆续,你下次再让帮你拿这个,拿那个,我就搬回家住。”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早上消消停停,不紧不慢;到了这里,天天早上兵荒马乱,鸡飞狗跳。
  
      好几次被他压在床上不给起来,害得她上班差点迟到。
  
      挨了骂的男人,一点自我反省的意识都没有,而是将眸光放柔到了极致,含情脉脉。
  
      仿佛在说,不亲亲,不抱抱,爷就不起来。
  
      宋年夕实在难以抵挡,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起来,我不接受男色的行贿。”
  
      “那……你用女色来行贿我,所有的事情我来做,还可以帮你穿胸衣什么的。”男人得意洋洋地看着她。
  
      “想得美!”
  
      陆续一个跃身跳下床,走到女人身边,低声道:“我不光想得美,做的也会很美。”
  
      宋年夕恨不能把这家伙按在地上,再踏上一万只脚。
  
      “逗你的。”
  
      陆续低笑了一声,自己老老实实去找领带和袜子。
  
      刚找到,他又地喊,“宋年夕,你帮我打领带,我不会打。”
  
      宋年夕刚刚咬了一口三明治,在快被气得噎死的间隙,咬牙切齿地问:“从前,谁帮你打的?”
  
      “从前我自己啊,现在有你,这项技能我就退化了。”陆续恬不知耻的回答。
  
      宋年夕放下三明治,走过去,表情有点为难,“我一次没打过,你确定?”
  
      “没打过就学,否则我以后怎么上班,怎么见人?”陆续嘀咕了一声。
  
      宋年夕不想和这个男人说话,转身就走。
  
      男人的胳膊从后面缠上来,咬着她的耳垂,“宝贝儿,这些事情我就想让你帮着做,别人,想帮我做,我都一脚揣死他。”
  
      宋年夕身体僵了僵,心里完全没有心花怒放,反而深深起了一层担忧。
  
      自己以后会不会进化成他的老妈子!
  
      ……
  
      早上,某个不要脸男人的死缠烂打,成功的让宋年夕掐着点到了急诊。
  
      查完房,刚要回到办公室,就看几个小护士围在一起。
  
      “你们看到没有,护士长脖子上好多青紫啊。”
  
      “什么叫青紫啊,那明明是吻痕好吗?宋医生脖子上也有,比护士长脖子上的还要多。”
  
      “艾玛,长得漂亮就是好啊,连床上生活都这么激烈,好羡慕。”
  
      “好羡慕加一,哪像我们,整天三班倒,想找个男人都没有时间,苦逼啊。”
  
      “啊,宋医生,你查完房了。”
  
      宋年夕尴尬的笑笑,“你们的护士长呢?”
  
      “噢,在配药室。”
  
      “谢谢!”
  
      几个小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艾玛,宋医生人好好噢,这样都不骂她们,换了别的女医生,早就摆脸色了。
  
      宋年夕走到配药室,关上门,赶紧拿出手机照了照脖子。
  
      她今天还在脖子上擦了点粉,想遮掩一下的,没想到,还是被别人看了出来。
  
      那怪那个男人,叫他不要咬脖子,非要咬。
  
      陈加乐从里间出来,看到宋年夕愣了愣,随即转身就走。
  
      “陈加乐,你给我站住,看到我躲什么?”
  
      陈加乐陪了一张笑脸,“没有躲啊,我这不是正忙着吗?”
  
      宋年夕走过去,板着脸,“你什么情况,怎么和人家见一次面,就上床,这下太……”
  
      陈加乐哭丧着脸,“……”
  
      “加乐,我知道你想忘记他,但也不能用这种极端的方法,那个男人不错是不错,可你们又没有深入了解过,谁知道他……”
  
      “宋年夕,他就是个人渣,还在我酒里下药。”
  
      “啊?”
  
      陈加乐看着她吃惊的样子,慢慢垂下了头,压抑的心上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你报警了没有?”宋年夕脸色大变。
  
      “嗯,报了,被抓起了。”
  
      宋年夕看着她萎靡的样子,心里紧涩的疼,“没事,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回头咱们做个爱滋病筛查,然后……”
  
      “不用!”
  
      “呃?为什么不用,那种人专门骗财骗色,身上不知道有多脏,咱们必须好好保护自己,对自己负责。”
  
      “年夕,和我上床的人,不是他。”
  
      宋年夕脱口而出,“那是谁?”
  
      “斐不完!”
  
      “什么?”
  
      宋年夕彻底风中凌乱了。
  
      突然,门从外面被推开。
  
      “宋医生,救护车刚刚送来一个病人,腹痛,初步判断是阑尾炎,需要马上手术。”
  
      宋年夕拍了拍陈加乐的肩,“我先去忙了,一会再说。”
  
      ……
  
      阑尾手术,属于最小的手术之一。
  
      宋年夕其实可以全程在一旁指导,但她还是亲力亲为。
  
      手术结束,最后缝合的时候,一旁的朱珠轻声道:“老大,你休息去吧,缝合交给我来就行了。”
  
      宋年夕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缝合的细致一点,最好用美容针,这姑娘还挺年轻的。”
  
      “放心吧,老大。”
  
      宋年夕脱下口罩,转身走到外间喝水,麻醉师跟着一同离开。
  
      手术室里只剩下朱珠一个医生,和两个手术护士。
  
      因为临近结束,护士们开始收拾手术工具。
  
      朱珠看着无知无觉的病人,趁着护士转身之际,手术飞速的做了一个谁也意想不到的动作。
  
      ……
  
      宋年夕回到急诊,还没到办公室,就被小张护士拦住。
  
      “宋医生,VIP的唐先生要求今天出院。”
  
      “他情况怎么样?”
  
      “烧是退了,但肺部还有阴影。”
  
      “行,我知道了,我过去看看。”
  
      “不用了,我在这里。”
  
      几步之外,唐昊换下了病人服,目光微深。
  
      从宋年夕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的眉眼都笼在顶灯的光影中,有种参次的俊美。
  
      她深吸口气走上前,“病还没有好,怎么就私自跑出来。”唐昊冷冷低眸,声音低沉,“宋年夕,我想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