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357章 到底谁眼瞎


    
        宋年夕:“给我一个理由。”
    
        “压了太多的工作要做,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如果我说不呢?”宋年夕不着痕迹的加重了语气。
    
        唐昊深沉的脸上浮上一抹情绪,“那,你就做我的私人医生。”
    
        宋年夕与他对视片刻,败下阵来:“我给你开点药,三天的量,三天后,你过来再拍一次胸片。”
    
        唐昊掩住所有心绪:“行。”
    
        “你等下。”
    
        宋年夕折回办公室,开出药方和出院小结,再走出来时,唐昊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宋医生,他回病房了。”
    
        “谢谢。”
    
        宋年夕走到VIP病房,还没有站稳,一旁伸出只手,人已经被男人结实的长臂卷了过去。
    
        人,被重重的压在了墙壁上。
    
        面前的男人,呼吸粗重,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看着她。
    
        “宋年夕,从前你是我嫂子,我心里对你的那点念想,不得不掐死。”
    
        “现在我是别人的女朋友。”宋年夕的声音陡然变冷,周身像是笼着一层冰。
    
        “女朋友而已,结婚的还有离婚呢。”
    
        “阿昊,你想干什么?”宋年夕厉喝。
    
        唐昊看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慢慢松开了她。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提醒你一句,别太相信那个男人。还有,我对你从来没有死心过。”
    
        宋年夕脸色一变。
    
        唐昊将她的神色变化收进眼底,“别怕,我和我哥不一样,不玩阴的,我和他公平竞争。”
    
        宋年夕目光冷锐,未置一词的笑笑,转身离开。
    
        转身的瞬间,她的脸一下子绷塌了下来。
    
        这傻小子,真不知道要怎么对他才好!
    
        ……
    
        走到拐角处,陈加乐抱着胸一脸深沉地看着她。
    
        宋年夕想到自己还有话没有审她,低呵一声:“跟我来。”
    
        陈加乐乖乖的跟她走,低眉顺眼的像个小媳妇。
    
        走了几步,宋年夕转身看着她的双腿,“你走路怎么这个姿势?”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床单从晚上滚到早上,体内的药力才算彻底发散出来。能走路,已经是那个人渣,噢不,那个捡便宜的手下留情了。
    
        陈加乐红着脸,“别问了,你今天早上来急诊,走路不也不对劲。”
    
        宋年夕喉咙一紧,后悔的想咬舌自尽。
    
        “你也别逼问我了,这会我自己都糊涂着,得好好想想才行,你先把自己的事处理干净,我觉得前唐昊是个认死理的人,不好打发。”陈加乐轻轻叹了口气。
    
        不提还好,一提太阳穴又突突的疼。
    
        宋年夕木然的站了一会,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以后,我离他远一点吧。”
    
        “不是远一点,是远十点,想想你家那位是个醋酝子。”
    
        宋年夕苦笑,深以为然。
    
        ……
    
        此刻,市消防大队的办公室里。
    
        陆续看着面前一声不吭的斐不完,抚了抚太阳穴,“你什么情况,一大早到我办公室静坐抗议吗?”
    
        斐不完:“……”
    
        “抗议我没接你电话。”
    
        斐不完没说话,抬眼,眼中莫名出现一股杀气。
    
        陆续心里一紧,放下手里笔,“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别浪费时间,星期一,我挺忙的。”
    
        斐不完如剑的目光,慢慢暗淡下来:“陆续,我又和她睡了。”
    
        “她是谁?”
    
        “还能是谁,那个神精病女人。”
    
        陆续皱眉,“你不是说不想再招惹这种女人了吗?怎么又招惹了?”
    
        “这些你都别问了。”斐不完口气有些烦躁。
    
        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明明只是帮她开了一个房间……
    
        明明只是把她送到了房间的床上……
    
        明明只是看着她在床上难受,帮她脱了一下衣服……
    
        她被下了药不假,缠上来也不假,可以自己对她的定力,他应该一下子把她推开,而不是一下子把人推倒啊?
    
        陆续耸耸肩,“那我问什么?”
    
        “问我感受?”
    
        陆续冷笑,“你那么多女人,每个女人上一次,我都问感受,你有那么多形容词吗?”
    
        “她不一样。”斐不守喃喃自语。
    
        “你什么意思?”
    
        斐不完眼神闪了下,但,下一瞬间,他叹了口气。
    
        “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别的女人都是他们侍候我,和她在一起,我特么的竟然想侍候她。”
    
        陆续瞬间明白过来。
    
        男人女人在床上,虽然做的是同一件事,但对象不对,事情的过程也会不同。
    
        相爱的人,相互取悦。
    
        不爱的人,相互索取,谁花钱,谁索取。
    
        “那你想说明什么?你喜欢她?”
    
        “怎么可能!”
    
        斐不完蹭的一下站起来,几步就走到门口。
    
        “她要身材没身材,要人没人,脾气还臭得要死,哪里值得我喜欢!”
    
        说完,还嫌不过瘾似的,伸出手指朝他用力的点了几下,“陆续,我跟你说,你一定是眼瞎了。”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陆续抚了抚太阳穴,看了看天花板,他突然感觉到头痛欲裂。
    
        到底是谁特么的眼瞎啊!
    
        “陆队。”指导员拿着一叠资料走进来,叭的一下把资料扔在他办公桌前。
    
        陆续敛了收神,“怎么了?”
    
        “你看看吧。”
    
        指导员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这次军区给我们中队明年退役的指标,二十八岁以上的一刀切。”
    
        “以前不都是按人数来的吗,怎么现在按年龄来了?”陆续拧着眉问。
    
        “不知道,听说上面要改革,我别的不希望,就希望咱们的士兵退伍后,都能安排个好前程,特别是那些老兵。”
    
        陆在听了这句话以后,眉心又拧一下,但没说什么,翻了下名单。
    
        当看到名单上沈鑫两个字的时候,他愣住了。
    
        许久,他缓缓开口,“指导员,一切等过了这个年再说。”
    
        ……
    
        夜色,深邃。
    
        喘息声过后。
    
        陆续眼里的血色褪尽,手有一下,没一下抚着女人光滑的后背,“姓唐的出院了没有?”
    
        “嗯。”
    
        宋年夕将头埋在男人胸前,累得连句整话都说不了来。
    
        很诡异的一件事情。
    
        明明在出力的是他,为什么最后累成狗的是她?陆续勾了勾唇,不再说话,享受着身体魇足后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