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368章 她不想接你电话


  
      陈加乐接到斐不完电话的时候,第一感觉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有空吗,聊几句。”斐不完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若是以往,陈加乐一定嘴硬的吼他一句“姑奶奶没空”,但此刻她远在江南,吼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像太阳从西边出来似的,她淡淡的问了一句:“聊什么?”
  
      “你知道宋年夕为什么要和阿续分手?”
  
      “什么?他们分手了?不会吧,你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
  
      陈加乐想着刚刚沈鑫那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电话,定了定神,“为了什么?”
  
      “这话,正是我想问你的,宋年夕之前没有和你说过吗?”
  
      陈加乐默默的想了一会,“没有,我走之前,她还一门心思盼着陆续回来。”
  
      “你确定?”
  
      “我确定?”
  
      “这特么就见了鬼了,阿续既没有出轨玩女人,又没有在外面吃喝嫖赌,她闹哪门子的分手?”
  
      “什么叫闹啊,宋年夕从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好吗,一定是陆续那个王八蛋做了什么让她伤心欲绝的事情。”
  
      “你……”
  
      “你有这个功夫到我这里来打听,不如去问问你的好兄弟,别什么过错都往女人身上推。”
  
      “陈加乐,你讲理不讲理?”斐不完听着听着,火就从小腹窜上来。
  
      “不讲!”
  
      陈加乐一气之下把电话挂了,然后立刻给宋年夕拨过去。
  
      “对不起,您播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关机?
  
      陈加乐心头一紧,年夕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
  
      阳台上,斐不完不停地打电话。
  
      而客厅的沙发里,陆续沉默的坐着,一只手拿着罐啤酒,一只手夹着烟。
  
      今天的酒,无比的苦涩。
  
      “阿续,找到了。”斐不完大叫一声,冲了进来。
  
      手一抖,烟灰掉落,陆续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哪里。”
  
      “两个地方出现过。”
  
      斐不完把手机递到他面前,“监控显示,她先去了城北的墓陵,在那边坐了整整一天,然后晚上八点钟,在高铁南站出现过。”
  
      “找人黑了铁路的网络,查到她的购票记录,我要知道她去了哪里。”
  
      “你疯了吗?”
  
      斐不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这前脚一黑,后脚国安全局立刻找来,不管他陆三少再强大的身份背景,直接关进去再说。
  
      更何况,这货还有公职在身。
  
      “阿续,你冷静点。”
  
      陆续冷冷看了他一眼,“我已经很冷静了,否则,这间屋子早被我拆了。”
  
      “你们到底出了什么事,非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斐不完吼。
  
      陆续勾唇一笑,幽幽道:“不完,我也知道。”
  
      斐不完一看他的笑,冷汗嗖的冒出来,赶紧退后了几步,离这货远一点。
  
      “等着,我来想办法。”
  
      半个小时后,手机忽的震动了下,有消息发过来。
  
      斐不完扫了一眼,脸色大变,心里挣扎了下,硬着头皮道:“阿续,有个消息不是太好。”
  
      “说!”陆续咬出一个字。
  
      “她坐晚上八点的动车去了苏州,与她临座的,是唐昊,两人买票的时间只差了一分钟。还有,唐昊是去上海。”
  
      斐不完看了看陆续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低低的补了一句:“不知道是偶尔遇到,还是精心设计,欲盖弥章。”
  
      陆续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片刻后,淡淡道:“帮我找出唐昊的手机号码。”
  
      ……
  
      和谐号疾驰在暗夜里。
  
      宋年夕闭着眼睛,头抵着车窗,从侧面看,完全看不出她脸上的神态。
  
      唐昊几次想开口,又怕惹她不高兴,只能强忍住。
  
      手机响,唐昊看着来电显示,悄无声息的站起来,走到另一节车厢接听。
  
      “喂?”
  
      “唐昊。”
  
      手机那端的声音,很冷,很沉,唐昊却一下子分辨出了声音的主人。
  
      “陆续吧,找我什么事。”
  
      “把电话给宋年夕,我找她有事。”冷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隐忍。
  
      “年夕她在睡觉。”
  
      “叫醒她。”
  
      “不好意思,她睡觉前叮嘱过我,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尤其是你的。”
  
      “你确定?”隐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汹涌的愤怒。
  
      唐昊轻笑:“我非常确定。陆续,做男人拿得起,放得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她。”
  
      “嘟……嘟……嘟……”
  
      唐昊听着手机里的茫音,透过车厢的玻璃门,看了一眼倚在车窗上的女人。
  
      随即,他掏出香烟,慢慢点燃。
  
      ……
  
      “啪!”
  
      电话摔落在地,碎裂的屏,溅了一地。
  
      陆续俊朗的脸上,每一跟线条紧绷,埋在血里青筋似要破皮而出。
  
      斐不完没胆量多问一句。
  
      他感觉这家伙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愤怒,仇恨,还有不为人知的狂暴。
  
      陆续目光冷冷扫过这间屋子,嘴角牵出一抹轻蔑的笑意,随即像阵风一样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时,安装工人扶着门装最后一个铰链。
  
      陆续抬起腿就是一脚,门应而而倒。
  
      巨大的声响,吓得所有人心砰砰猛跳了几下,再抬头,男人孤寂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电梯里。
  
      斐不完:“……”这家伙为了一个女人,快疯了。
  
      一直站在门口沉默不语的沈鑫神色凝重,隔了几秒钟后,他飞身推开楼梯的门,顺着楼梯飞奔下去。
  
      夜色中,寒风呼啸,夹杂着零星的小雪。
  
      “陆续!”
  
      陆续顿步,转身冷冷看着他。
  
      沈鑫上前沉声道:“陆续,年夕她在什么地方?”
  
      “想知道?”陆续冷笑。
  
      沈鑫没吭声,认真的点了点头。
  
      “她和唐昊在动车上,还交待唐昊不要接我的电话。”
  
      沈鑫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这……”
  
      “你想说,这不可能是吗?”陆续握了握拳头。
  
      心里的痛,带着那些陈年的旧伤疤,也隐隐作痛起来,特别是手腕上,后背那些她曾经医治过的伤疤。
  
      “陆续,你冷静的想一想。”沈鑫低声道:“她如果想和唐昊在一起,不会等到现在,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