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399章 她怎么能这么平静


    
        手机嗡的一声响。
    
        已经睡下的骆刚点开一看,蹭的就从床上坐起来。
    
        “老骆,你这是怎么了?”妻子曹林问。
    
        “谋杀,这是赤裸裸的栽赃谋杀。”骆刚气得鼻子都歪了。
    
        “谁谋杀谁,你倒是把话说明白了。”
    
        骆刚打开床头灯,“你还记得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宋年夕的事情?”
    
        “什么叫记得,一直在我心上呢,宋医生也是倒霉,哎,老骆啊,咱们暗下还是帮一把吧,当初……”
    
        “什么倒霉不倒霉,根本就是有人做手脚,故意把纱布塞进病人肚子里的。”
    
        “什么?”曹琳惊得也坐了起来。
    
        骆刚一掀被子,在房里来来回回地走。
    
        “这年头,难得有一个业务能力强,心地善良,有医德的医生,一个个都想毁了还是怎么着。”
    
        “谁要毁了宋医生啊?怎么这么缺德的。老骆,我可不管啊,你可得帮着宋医生,咱们儿子可都是她救的呢,做人得有良心。”
    
        废话。
    
        纱布的事情一出来,他就想帮了,一直在等宋年夕的电话。
    
        哪知道,都好几天过去了,愣是没等到,那丫头也是傻啊!
    
        骆刚深目看了看妻子,“放心,我马上来给他们医院的院长打电话。现在的医生,一个个不把精力放在业务上,倒想着怎么害人,太过份了。”
    
        说着,便拿起手机,走到外面客厅打电话……
    
        ……
    
        “宋年夕,宋年夕!”
    
        陈加乐从阳台冲进来,“刚刚主任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你的事情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
    
        宋年夕刚冲完澡出来,愣了愣,“主任怎么说?”
    
        “主任说,让你明天去上班。还有,那块纱布是朱珠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故意塞进去的。我就说是她吧,这女人心术不正,整天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她为什么这么做?”宋年夕问。
    
        陈加乐抿了抿唇,心里犹豫着要不要从陆续那里听来的告诉她。
    
        想想她早晚要知道,告诉就告诉吧!
    
        “其实真正幕后的人,是阮奕洁。朱珠这么做,我想是因为嫉妒你。对了,这事是陆续在后面帮着查的,我怕你听到这个名字不开心,没敢告诉你。”
    
        宋年夕眼神中微光一闪而过,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那,应该谢谢他。我先睡了,明天麻烦你和主任请个假,就说我状态不好,还想再休息几天。”
    
        “宋年夕,你怎么这么平静?”陈加乐快要哭出来。
    
        天大的委屈一下子没了,她连个笑都没有,这真的很可怕。
    
        “要我怎么兴高彩烈,本来就不是我做的,我问心无愧。加乐,你早点回去吧。对了赫瑞文,既然没事了,明天一早我就搬回去了。晚安!”
    
        宋年夕说完,走到房间,关上了房门。
    
        陈加乐近乎绝望地看向一旁的赫瑞文。
    
        “一个人睡到墓地,听到喜讯脸上没有笑,赫瑞文,我怎么感觉她变了,变得有些不认识了。”
    
        赫瑞文此刻,也处在绝望的边缘。
    
        他清楚的知道,宋年夕根本不是变了,而是病得更重了。
    
        她把自己包裹在一个茧里面,屏蔽外面的世界,无悲无喜无怒,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只是会呼吸的活死人。
    
        “赫瑞文,你倒是说句话啊!”
    
        “让我说什么呢?”
    
        赫瑞文头痛欲裂,用力的闭上了眼睛,把心底那一波又一波的无力感,压下去。
    
        就在这时,手机响。
    
        他拿起来接听。
    
        “我在会所等你,不见不散。”
    
        赫瑞文挂了电话,“加乐,我出去一下,你今天别走,找个房间住下,帮我看着宋年夕,她要有什么情况,你赶紧打电话给我。”
    
        “好!”
    
        宋年夕其实什么情况都没有。
    
        她拉上窗帘,爬上床,找出安眠药,就着水吃下去,一共吃了四颗。
    
        然后,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等着睡意来临。
    
        手机屏幕不停地闪烁着,有点刺她的眼睛,她索性伸手把手机关了。
    
        这几天,谁的电话都不想接,谁的消息都不想回。
    
        世界上,其实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针不刺到身上,他们就不知道会有多痛。
    
        只有自己最知道,有些安慰,有些同情对于她来说没用的。
    
        她的心,都已经快痛死了。
    
        睡意迟迟不来,她的心里有些烦躁。
    
        这温暖的床,真没有墓地好,那里,到少她能安心地入睡。
    
        手,碰到左手手腕住的伤疤。
    
        有点疼。
    
        宋年夕清清冷冷地想,如果前几天自己下手再狠一点,也许这会,她就感觉不到疼了。
    
        ……
    
        赫瑞文推开会所的门,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吧台前的陆续。
    
        他走过去,坐下。
    
        陆续朝服务生看了一眼。
    
        服务生放下手里活,转身走出了吧台。
    
        “都清场了?”赫瑞文问。
    
        陆续点点头,“不喜欢有人打扰我们说话,喝什么?”
    
        赫瑞文重重叹了口气,“这几天心累的很,喝点烈的吧。”
    
        “伏特加怎么样?”
    
        “可以。”
    
        “抽烟吗?”
    
        “抽!”
    
        两人男人,一人手里夹着一支烟,一杯酒,相互碰了碰。
    
        谁也没有先开口,只是慢慢地品着杯子里的酒。
    
        这年头,谁不带着点压力生活,烈酒和柔软的音乐,是缓解压力最好的两件武器。
    
        一杯酒喝完,陆续又给两人又倒了一杯。
    
        如果时间再往前倒退几个月,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和赫瑞文这么平静的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那时候,他还把赫瑞文当作情敌。
    
        赫瑞文这会心里,也是翻江倒海的纠结。陆续把他叫来的意思,不用说也很清楚。
    
        宋年夕的病,他用尽全力都没有办法治好。眼前这个男人,曾经治好过她的病……
    
        是瞒着不说,还是和盘托出,搏一搏?
    
        “陆续,你和宋年夕分手原因,我想听一下。”
    
        他只有了解了事情的全部,才能决定要不要冒险。
    
        陆续弹了下烟灰,“事情不复杂,我可以统统告诉你……”
    
        赫瑞文听完,脸色一下子变了,“怪不得她这次病发的这么厉害,原来是和宋年初有关。”“什么意思?”陆续拧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