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435章 分得清谁是谁?


    
        听完,宋年夕嘴唇嗫嚅,这句话如同最冷冽的薄冰,撕开了她心底的痛意。
    
        原来,正如他所说的,他们的相遇,其实就是因为两张相同的脸。
    
        就在这时,陈加乐的微信发进来。[说实话,唐寒这男人是个王八蛋,错,叫他王八蛋,都侮辱了王八蛋这个词,就特么是个人渣。为了一个苏见信,竟然对自己前妻下手。按我以往的脾气,这货早就该
    
        去死了,但是,我没有急着动手,我就想看看……她会怎么处理。]
    
        每隔五六分钟,就有一条语音发过来。
    
        每一条语音发过来,宋年夕就感觉自己又仿佛重新经历了一遍和陆续的过往。
    
        而那丝丝过往,又让宋年夕觉得自己离事情的真相,越来越近。
    
        最后一份病历写完,就到了下班时间。
    
        张伟查完房回来,“老大,下班了。今天老天开恩,竟然在下班前没有突发病人送过来。”
    
        “连ICU那边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难得准时下班,我怎么这么不适应呢。”李锦洋也笑着说。
    
        宋年夕看了他们一眼,“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吧。”
    
        “老大,你呢?”
    
        “我再看几份病厉。”
    
        宋年夕言不由衷。
    
        她心里很清楚自己不想这么早下班的原因,就是怕和他呆在一起。
    
        “老大,那我们先走了,这鬼天,虽然是出太阳了,还是冷得让人发抖,我最厚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了,还是觉得冷。”
    
        “就是的,外面冻死了。”
    
        这几句话,让宋年夕的心口,又隐隐作痛,伸手拿过茶杯,却发现茶杯已然冷却。
    
        她突然有些惧怕真相的来临。
    
        因为她有种预感……那个男人用法语娓娓道来的故事,之所以能在她身上起到安眠药的作用,一定是好的。
    
        到时候……
    
        她是原谅,还是不原谅?
    
        宋年夕深吸口气,关上电脑,锁上办公室的抽屉,走出急诊。
    
        ……
    
        走出急诊,第一眼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越野车。
    
        车身前,男人一手夹着烟,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嘴角有淡淡的笑意。
    
        他的颈脖下,系着那条灰粉色的领带。
    
        一层冷意蹿上了宋年夕的后背。
    
        这条领带她就见他系过一次,从青河县回来后,他把领带收了起,现在又戴在肚子上,这是不是意味着……
    
        宋年夕不敢往下想,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
    
        陆续这会早就掐了烟蒂,怕烟味熏着她,嘴里嚼了两颗口香糖。
    
        “上车吧,那个学校我查了下,还挺远。”
    
        宋年夕低着头上车,刚坐稳,手机震动了一下,又一条加乐的语音微信。
    
        她怕他察觉到什么,忙从包里找出耳机插上。[第一次吻她,我用了强的。她小小唇瓣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动一动,简直贼他娘的诱人。滋味,比预想中的要好太多,那次之后,一整夜,我的脑子里都在想这件事情,
    
        画面反反复复,燥的人一夜都睡不着觉……]
    
        宋年夕听着,忍不住轻轻抚了下唇瓣,她和他的第一次……
    
        “你的脸,怎么红了?”男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宋年夕指尖一颤,缩紧了肩膀:“没什么,车里太热了。”
    
        陆续温和的笑笑,摸了下她的手,“手还是冰冷的。”
    
        温热的掌心烙在宋年夕的手背上,她愣了一下后,甩开他的手,低声道:“好好开车!”
    
        “行,好好开车。对了,在群里说一声,我们已经出发了,让白若优别傻乎乎在外面等,天怪冷的。”
    
        宋年夕从这话里,听出一些言外之意。
    
        她装作低头给白若优的发消息,避开了陆续灼热的视线。
    
        白若优的消息很快回过来:[宋姐姐,你和帅气小哥哥慢点开,快到的时候,给我发个消息。]
    
        [对了,我们今天的表演在学校的大礼堂,位置比较靠后,哥哥姐姐不要介意噢!]
    
        ……
    
        整整四十五分钟车程后,车子停在校门外。
    
        宋年夕跳下来,还没有走两步,肩上落了一只手臂。
    
        “走那么快干什么?”
    
        宋年夕侧首,对上他的眼睛。
    
        男人平静的眸子下,汹涌着让人心惊胆颤的暗流,她心漏一拍。
    
        “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
    
        陆续似乎在认真的斟酌这话,良久,他才勾勾唇角道:“宋年夕,你的记忆力一定不太好,你忘了我真正动手动脚是什么样子了吗?”
    
        一句话,怼得宋年夕哑口无言。
    
        陆续趁势把手伸进她温热的颈脖,用力紧了紧她的围巾,“当心着凉。”
    
        “你……”宋年夕声音有些沙哑。
    
        “宋姐姐,小哥哥,我在这里!”
    
        白若优的声音横出来,“快来,我帮你们买了奶茶。”
    
        宋年夕无奈,低喃道:“我不喜欢喝奶茶。”
    
        陆续:“我也不喜欢。”
    
        谁要他和她一样!
    
        宋年夕瞪了他一眼,催着他快点走,别让人家白若优在室外逗留太长的时间。
    
        陆续的脚步倏地停住了。
    
        这一眼,嗔中带着点怨,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了?
    
        这时,白若优跑到了跟前,把奶茶往陆续手里一塞。
    
        “小哥哥,这是票根,我的节目在八点钟开始,我得去后台换衣服。对了,今天人多,小哥哥,你可要好好保护好我的宋姐姐,少一根头发都不行。”
    
        白若优一口气说完,冲陆续眨了眨眼睛,又跑开了。
    
        陆续低头,紧了紧手臂:“宋年夕,为了不让你少一根头发,今天你只能跟紧我了。”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楼梯口。
    
        陆续整个人一半在楼外,一半在楼里,路灯的余晖挂在他肩头,泛起苍白的光晕。
    
        宋年夕迟疑了几秒钟,见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只能点点头。
    
        ……
    
        进了礼堂,宋年夕才发现,礼堂里的人更多,上面一层,下面一层,坐得满满的。
    
        陆续放开她的肩,改牵着她的手。
    
        两人艰难的从几个座椅前走过,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刚坐下,宋年夕感觉包里的手机又嗡嗡响了几声。
    
        她戴上耳朵去听语音。[今天,她被人挟持,刀架在她的肚子上,我真的被吓死了,感觉自己心脏都快停止跳动。扑上去替她挡刀的那一瞬间,其实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就是下意识。斐不完过后问我,分得清她和宋年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