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449章 要有危机感啊


  
      “别动乱。”
  
      宋年夕低握住他的手,低声说:“是不是你们家帮你相中的另一位媳妇。”
  
      “我媳妇只可能有一个。”
  
      陆续笑了笑,又开始满嘴跑火车。
  
      “不过还真被你猜中了,确实是家里安排我相亲的人。所以啊,宋医生,你要有危机感啊,你男人长这么帅,又有钱,还痴情,多少女人想得到我。”
  
      宋年夕皱起眉,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他干燥温热的手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危机感这种东西,从前有,现在没有。
  
      否则,兜兜转转他也不会又爱上她。
  
      陆续见女人没有半点反应,心里很不爽。
  
      “宋年夕,你心里就算再笃定我不会爱上别的女人,脸上也不要太直接,给点反应呐。”
  
      “很难啊!”宋年夕轻叹了一声。
  
      “你……”
  
      “很难不吃醋啊,想想人家姑娘身材这么火辣,眼神这么魅惑,我心里的危机感一波又一波的涌上来,像潮水一样的。”
  
      陆续愣了愣,用一个字点评了刚刚女人的演技:“假。”
  
      宋年夕咬了咬牙,又换了另一副表情,“陆续,你要敢和那个女人勾勾搭搭,不清不楚,眉来眼去,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陆续满意的眉梢都翘了起来,“嗯,表情丰富,情绪饱满。来,宋医生,我奖励你一个深吻。”
  
      宋年夕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比起他一动不动,无声无息的躺在那里,她更愿意看到他耍嘴皮子,耍贱的样子。
  
      陆续见她不动,催道:“快,宝贝儿,低下头,说奖励就得奖励。”
  
      就在这时,护士推门进来,“宋医生,病人得换药了。”
  
      来得还真是时候!
  
      陆续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脸色唰的沉了下来,活像别人欠他几百万似的。
  
      “我来换吧。”
  
      宋年夕忍着笑,冲男人眨了下眼睛,戴上口罩和手套,把他身上的被子掀到肚脐上方。
  
      护士正要上前帮忙,病人一道锐利的视线射过来,她吓得赶紧缩回了手。
  
      刀口在胸部,颈部。
  
      饶是宋年夕看过很多回,眼眶还是忍不住泛出些湿润。
  
      “会有一点疼,你忍一下,我会轻一点的。”
  
      “忍不了,你帮我吹吹。”陆续突然说。
  
      “好。”
  
      “吹温柔点啊。”陆续又说。
  
      “嗯。”
  
      年轻的护士撇撇嘴,心里很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现在的男人真是骚浪贱。不就是换个药吗?还要女人吹吹。
  
      是故意喂她狗粮的吧。
  
      恨!
  
      ……
  
      夜晚。
  
      如约而置。
  
      陆续掀目,慢慢侧过脸,看到女人趴在他床边,黑发遮了半边的脸,露出微挺的小鼻。
  
      他动了动手,发现她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惨白的唇角,露出满意的一抹淡笑。
  
      白天的话说得有多点,傍晚的时候,他精力不行了,临睡前他威胁这女人说,下次醒来一睁眼,第一眼就要看到她,否则……
  
      宋年夕察觉到,赶紧抬起身,入眼是男人深邃黑眸:“你醒了?”
  
      “嗯。”
  
      陆续盯着她,扯了扯干裂的唇,“有点干,想喝水。”
  
      “你别动,我去拿水。”
  
      手一空,陆续觉得自己的心,也像空了一半,只能拿目光追随着她。
  
      温水倒过来,宋年夕却犯了难,手边没有吸管,他又不能爬起来,怎么喂呢?
  
      “你等下,我去找根吸管来。”
  
      “我不用吸管。”
  
      “不用吸管,怎么喝?”
  
      宋年夕为难的看着他,却见男人深重复杂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唇一动,说出一句让她面红耳赤的话。
  
      “你用嘴喂我。”
  
      脸,一下子红得像只虾子,宋年夕咬了咬唇,脑子里迅速找了个理由,“这样,不卫生。”
  
      男人挑挑眉目,哼哼道:“那些塑料吸管更不卫生。相比较之下,我更接受你的。”
  
      两个人虽然什么都做过了,宋年夕还是觉得害羞。
  
      “真的渴!”男人虚弱的开口,目光中却闪过光芒。
  
      她害羞的样子映在眼里,有种挠人的感觉。
  
      宋年夕叹了口气,含了一口水,俯身,低头,吻上了他的唇,将水一点点喂到他的嘴里。
  
      喂完,正要离开。
  
      男人的长臂不知何时落在了她的腰间,稍稍用力一按,唇便被他含住了。
  
      心里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醒来后,他好像迷上亲她了,怎么也亲不够似的,恨不得一天亲个几百下才好。
  
      一个吻结束,陆续咂了下唇,表情像是在回味着什么。
  
      “饿不饿,我给你去热稀饭。”
  
      “好像是饿了。”
  
      “等着。”
  
      宋年夕把保暖壶里的粥盛出来,装进碗里,放进微波炉里热了两分钟。
  
      这家伙从今天开始可以慢慢用些流质,粥是最养生的。
  
      “宋年夕,我手机呢?”
  
      宋年夕回头,“手机在火里摔坏了,用我的吧。”
  
      陆续想了想,“你给阿宝打个电话,让他重新买两只手机。”
  
      “为什么要买两只。”
  
      “你一只,我一只,配对好的。”
  
      “我从前那只呢?”
  
      陆续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你还好意思和我提从前那只?”
  
      宋年夕心虚,不用想她那只手机多半被他摔了,砸了,反正应该是四分五裂了。
  
      这时,粥热好。
  
      宋年夕回到床边,拿调羹喂他,“今天只能吃白粥,明天我回家熬点菜粥,这样嘴里也有味道。”
  
      “那只手机,我还留着。”陆续突然开口。
  
      “呃?”
  
      “以后放在我们两的房间里,挂在墙上,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
  
      宋年夕愣了下,瞬间脸色涨红起来,“你是想用它来提醒我,不能随便乱分手吗?”
  
      “我是想让你天天面对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产生愧疚,然后对我无条件的好。”
  
      “有这样小气的吗?”宋年夕轻声埋怨。
  
      “有啊,你家男人就是。粥--”
  
      某个很不要脸的男人,像老爷一样张开了嘴巴。
  
      宋年夕:“……”
  
      这男人犯贱起来,真想咬死他。
  
      “你心里在骂我,宋医生?”
  
      “哪有。”宋年夕心虚,脸又红了几分。
  
      “宋医生,你再不喂我,粥都要冷了。”
  
      暖暖的光线下,她红红的脸娇艳欲滴,看得陆续想爬起来咬一口。“都怪你,撩我说话。”宋年夕把调羹送到他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