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515章我替你不值


    
        许冰的脸色十分憔悴,坐在床上的时候,后背不自然地板着,看起来有点半身不遂,完全没有了陆家当家夫人的气势。
    
        一瞬间,陆续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有点陌生。
    
        许冰收起手机,“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你现在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可真不容易啊!”许冰冷笑。
    
        “我不光眼里有你,心里也有你。”
    
        “你……”
    
        许冰心里蹿起一层无名火,恨不得狠狠把儿子骂一顿。
    
        找什么女人不好,非要找个宋年夕,现在好了,家都快被那个女人拆散了。
    
        “妈,我去找过爸了。”
    
        许冰一听这话,也没心思去质问儿子的事,一脸紧张地问:“你爸怎么说?”
    
        “爸什么都没有说。”
    
        “那个女人死了,他心里恨着我呢。”
    
        陆续深吸口气,好半晌,才按住起伏的心绪,“他恨你是正常,他不恨你,是看在夫妻的情份上。”
    
        “你……”许冰骤然变色。
    
        “凭良心说,宋家的事情妈你做得不地道,不地道在什么地方,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宋家破产,离婚,后面又发生一系列的悲剧,其实,你是源头之一。”
    
        许冰的心脏停了一下,“源头之二呢?”
    
        “源头之二就是陆家联姻的家规。”
    
        “两个家世齐鼓相当的人,能保证你们在感情上也齐鼓相当?换位思考一下,你在婚前有了前任,结婚后爸对你的前任动手,把他好好的一个家弄得妻离子散,你是什么想法?”
    
        许冰的心脏彻底停止了跳动,像濒临死亡的鱼。
    
        陆续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声音有些发涩,“妈,等你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爸就回来了。”
    
        “老三!”许冰突然出声。
    
        陆续顿下脚步,回头:“妈想问方慧的自杀,和你有没有关系?”
    
        许冰一阵毛骨悚然。
    
        没错,她就想问这个问题。
    
        她怕这个女人死不瞑目,以后常常来找她算帐。
    
        陆续沉默了一会,“如果我说有关系,妈会忏悔吗?如果我说没关系,妈会得到解脱吗?”
    
        许冰哑口无言。
    
        陆续眼里的两簇光,微微跳动着,带出些愠怒。
    
        “妈,做人是要有底线的。你知道为什么我明知道阮奕洁怀孕了,还是不肯松这个口,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做事没有底线。但你是我的妈。”
    
        我可以选择兄弟朋友妻子,唯独不能选择父母。
    
        陆续带上门,大步走下楼梯。
    
        宋年夕不追究是她大度,但并不代表自己的妈就没有错。
    
        她这辈子顺风顺水,嚣张跋扈惯了,拿人命不当回事,殊不知很多时候,报应都在后面。
    
        走到门口,罗雪琪迎上来,“怎么样?”
    
        陆续一点头:“没事,她会想通的,我先走了。”
    
        “老三。”
    
        罗雪琪叫住了他:“替我向年夕说一声‘节哀’”。
    
        陆续无声的笑起来,“大嫂,有我在,她永远不需要节哀。”
    
        ……
    
        此刻的宋年夕,正陷入沉默中。
    
        这幢别墅她来过很多回,原来只觉得冷如冰窖,现在再看,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棺材。
    
        方慧把自己关在这个棺材里,整整十二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就这么一个瞬间,宋年夕觉得把方慧葬到爸爸他们一起,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至少,还有人能说说话,还有人陪陪她。
    
        “少爷,你来了。”
    
        陈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宋年夕猛的回头,乍然撞上了盛泽宇深重的视线,心狠狠的一沉。
    
        盛泽宇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宋年夕。
    
        他想她昨天才经历了一场生死,短短一个晚上不会恢复的那么快,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最重要的是,她站在那里,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哀伤。
    
        这个表情,让他一下子想到了十二年前,在宋年初的葬礼上。
    
        陈妈看了看少爷,又看了看小姐,什么话也没有说,悄然退了下去。
    
        宋年夕清了清嗓子,“我来整理一下她的东西。”
    
        盛泽宇喉咙一动,“我也是来整理一下她的东西。”
    
        “真巧。”
    
        “真巧。”
    
        客套的话说完,宋年夕蜷缩在身侧的手指一收,脸部语言微妙的发生了变化。
    
        像是愧疚,又像是难堪。
    
        这一点变化,落在盛泽宇的眼里,他自嘲的勾了勾唇,“宋年夕,你还是拿出以前骂我,仇视我的那副样子,至少自然些。”
    
        “我……”
    
        宋年夕刚说了一个字,盛泽宇就突然打断她。
    
        “你不用不好意思,我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咬牙不说,其实就为了等有朝一日,你知道这个真相后,看着你后悔的流眼泪。”
    
        宋年夕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既不后悔,也不想流眼泪,我就是替你不值。”
    
        “为什么替我不值。”他问。
    
        宋年夕顿了顿,反问:“你觉得值吗?”
    
        不值!
    
        盛泽宇心里的答案呼之欲出。
    
        为了一段感情,搭上了他最好的十二年,太特娘的不值了。
    
        但因为那个人是宋年夕,他又觉得其实,是值的。
    
        这些年,他一直在暗中看着她,看着她痛苦,看着她挣扎,看着她在这个世间艰难的行走……
    
        他心疼的同时,内心的最深处莫名的涌上一种痛快,“看吧,我痛苦,你也痛苦,我们扯平了。”
    
        这种心态,就像一个吃不到葡萄的人,既不想让葡萄长得太好,又不想让它掉落的太快。
    
        他就在一旁暗戳戳地看着,痛苦着,纠结着。
    
        “我替你不值。”
    
        宋年夕大大方方地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都应该把真相告诉我,接受得了,接受不了是我的事,你的人生不应该为了宋家,而活得这么压抑。”
    
        盛泽宇悚然一惊。
    
        这是宋年夕应该说的话吗?
    
        这完全不像宋年夕应该说的话。
    
        宋年夕像是料定了他会惊讶似的,“这话搁在一天前,我肯定不会这么说,不过现在吗……”
    
        宋年夕浅浅一笑,“他说了,人痛苦的原因,就是因为想太多。简简单单活着多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亲他就亲他,想睡他就睡他。”
    
        盛泽宇心里一下子像是照进了一道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