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续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脸压下去……
    
        两个人彼此的呼吸交缠,宋年夕怦然心动。
    
        方慧的事情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深吻过,都是浅尝即上。
    
        她热情地回应他。
    
        女人的回应,对于陆续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刺激。
    
        他的吻,越吻越深,越吻越重,一时间房间里的温度陡然升高,彼此的呼吸都乱了。
    
        宋年夕好不容易抓回一丝理智,从他的唇间挣脱,“你不是说要洗澡的吗?”
    
        “有比洗澡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陆续的鼻尖贴着她的鼻尖,眼神深重,眼底有一丝情迷,大掌烙在她腰间轻抚着。
    
        宋年夕鼻尖涌出一层薄汗,“还是洗个澡吧,坐了十四个小时飞机,蓬头垢面的,难看死了。”
    
        陆续手指在她腰上掐了下,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意思:“一起。”
    
        “不要!”宋年夕断然拒绝。
    
        “容不得你不要。”
    
        陆续一弯腰,把人打横抱起来,“宋医生,我们的度假之旅,从一起洗澡开始。”
    
        “陆续,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没听见!”
    
        ……
    
        强壮的男人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野兽,一次次的将身下的女人拆了吃下肚。
    
        战斗再一次被停止。
    
        宋年夕无力的伏在男人的身上,连动一下手指,都没有力量。
    
        “陆续,我们能不能把时间缩短一点。”
    
        “这个……你好歹也是个医生,有些事情真的不是男人能自己控制的。”
    
        “以我这个医生的角度来说,你真的有一天会死在床上的的,不是我吓唬你。”
    
        宋年夕哼哼,“你看,我身上都被你掐紫了。”
    
        陆续心疼地看着她,“好吧,以后我轻点,看在你快被我掐死的份上,今天到此结束,睡觉。”
    
        话音刚落,宋年夕的手机响。
    
        她艰难的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够到手机,划开来接听。
    
        “喂,加乐?”
    
        声音暗哑魅惑,还带着娇喘。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下,顿了几秒,陈加乐的声音才冒出来:“那个……宋年夕,我没有坏你好事吧?”
    
        “没有,我们已经结束了。”陆续一边啄着女人的耳朵,一边插了句话。
    
        陈加乐朝身旁的安之看了一眼,无声的说出两个字:禽兽。
    
        宋年夕被男人的厚脸皮惊呆了,把他往外推推,“加乐,你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是看看你到了没。你这女人有点重色轻友啊,到了都不打个电话或者发个消息,害得我们为你担心,过份了。”
    
        宋年夕心里好冤枉的。
    
        她原本想趁他洗澡的时候打电话的,谁知……
    
        “加乐,我……”
    
        “行了,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那啥啊……注意安全啊,小身板悠着点啊,我挂了。”
    
        “加……嘟……嘟……嘟……”
    
        宋年夕嘟了下唇,“都怪你,乱说话。”
    
        陆续眼底的笑意,渐渐变深,那只不安份的手,又开始作怪起来。
    
        “乱说话,总比乱摸要好一点,宝贝,你说呢?”
    
        宋年夕拍开他的手,“别乱动。”
    
        “又不能乱说话,又不能乱动,宋年夕,你把我当木头人。”
    
        “不是你说要睡觉的吗?”
    
        “陈加乐的一通电话,把我的睡意给弄没了,而且……这会国内是白天,我时差没倒过来。”
    
        宋年夕吐舌。
    
        这男人应该换个名字,不叫陆续,叫陆常有理。
    
        陆续一个翻身,把女人压在身下,“睡不着,我们再做点别的。”
    
        “不-要-啊-唔……”
    
        陆续这种性格的人,在床上总是抓着绝对的掌握权,宋年夕娇小的身体,根本招架不住,却也拒绝不得……
    
        再加上男人*难耐的样子,性感到了极点,简直看一眼,都让人心惊动魄,她一下子沉迷进去。
    
        算了,死在床上就死在床上吧。
    
        他都不怕,她怕什么?
    
        ……
    
        急诊科。
    
        治疗室。
    
        陈加乐把手机塞到白大褂口袋里,对着病床上的安之慢慢说:“他们已经到了,正在滚床单呢,放心吧。”
    
        安之挤出一个微弱的笑,“真幸福,很羡慕。”
    
        “别急着羡慕,先跟我说,肚子哪里疼?我来按一下。”
    
        安之是在工作的时候,突然腹痛,实在撑不住了,才让助手送到医院来检查。
    
        “这里疼不疼?”
    
        “疼!”
    
        “这里呢?”
    
        “疼。”
    
        “这里呢?”
    
        “还是疼。”
    
        陈加乐脱下手套,“安之,你有胃病吗?”
    
        安之愣了下,点点头,“做我们这一行的,饥一顿,饱一顿的,个个都有胃病。怎么了,是我胃病犯了吗?”
    
        “应该是,要不……做个胃镜吧,就是比较痛。”陈加乐有些不太忍心。
    
        “没事,做吧,我不怕痛。”
    
        “你等下,我怕我判断失误,我让我们主任再来帮你瞧瞧。”
    
        “不用啊,我相信你。”
    
        “我不相信我自己。”
    
        陈加乐说完,人迅速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张若扬主任进来,认真检查一番后,建议说:“胃病比较严重,必须要做个胃镜,护士长,你去安排吧,片子出来后,拿来给我看。”
    
        “看来是逃不掉。”
    
        陈加乐冲安之扮了个鬼脸,把人从床上扶起。
    
        ……
    
        预约好时间。
    
        陈加乐怕安之的耳朵不方便,所以和手下的护士打了个招呼后,陪着她去胃境科。
    
        “要不要做个无痛的?”
    
        安之笑笑,“不至于,就做普通的吧。”
    
        “你不怕?”
    
        “不怕。小时候我心脏不好,去医院发做治疗,要把管子从鼻子子*,再直到心脏,很痛的。记得当时6岁,我却不流一滴泪。”
    
        陈加乐微惊,“为什么?现在六岁的孩子连打个破伤风,都哭成狗。”
    
        安之淡淡看了她一眼,“这种痛和你听不见比起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
    
        陈加乐悚然一惊。
    
        “32号,安之小姐,32,安之小姐。”
    
        陈加乐忙摔了她一下,“安之,到你了。”
    
        “噢!”安之读懂了她唇间的意思,忙站起来……
    
        虽然说不怕,但胃镜做完,安之的脸还是苍白成纸。
    
        张若扬看到胃镜报告,皱了皱眉头,“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有点胃炎发作,开点药吧。胃这个东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要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