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因为张若扬是低头边看报告边说话,安之不是读的很清楚,茫然的看了加乐一眼。
  
  加乐用唇语说:“别急,一会告诉你。”
  
  “吃饭要有规律,不要吃太硬的东西,少食多餐,其他也就没有什么了。”
  
  “主任,那你开药吧。”
  
  “行。”
  
  陈加乐拿了药方,拉着安之去药房拿药,顺便把主任的话重复了一遍。
  
  人民医院的药房,中药和西药在一层楼。
  
  陈加乐一闻到中药那股味道,立刻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
  
  “安之,你等我下。”
  
  她说得匆忙,安之根本读懂意思,就看到她踉踉跄跄的跑开,心里吓了一大跳,忙跟过去。
  
  陈加乐冲到卫生间,吐得晕天黑地,差点连胆汗都吐出来。
  
  安之皱着眉头,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眼中有狐疑。
  
  “你,怀孕了?”
  
  陈加乐艰难的扭过头,苦笑着点点头,“你怎么这么聪明的。”
  
  安之走过去,把她扶到洗手台前,“漱一下嘴吧。”
  
  “嗯。”
  
  陈加乐用冷水过了几遍嘴,怕脸色太难看,索性用水拍了下脸蛋。
  
  “以后我每个月给你拍一组照片和MV,把你所有怀孕变化的过程都记录下来。”
  
  陈加乐猛的抬起头。
  
  “我会把你打造成帝都最美丽的怀孕妈妈,你现在这个造型实在是太难看了。”
  
  陈加乐:她被嫌弃了。
  
  “你下班后,我陪你逛街,买一些适合怀孕穿的衣服,我再让美国的朋友给你寄一套护肤品,对了,你还报个孕妇瑜伽,咱们要美美的,什么孕吐都不会有。”
  
  陈加乐165的身材,只比168的安之瘦小一点,可就在这一刻,她感觉面前的女人,强大的如同一个战士。
  
  “安之,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这孩子是谁的,我要不要她?”
  
  “我需要问吗?”
  
  安之从包里掏出一片薄荷糖,塞到她手里。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她有资格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你不能剥夺她生存的权力,你不要她,我会抗议。”
  
  陈加乐艰难的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安之见陈加乐皱着眉头不说话,急了,“你不会真的不要她吧?”
  
  “怕你去国会抗议,所以勉为其难的,我要了。”
  
  安之眼睛一亮:“我做她干妈吧,将来可以教她摄影,英文也教给我了。”
  
  陈加乐因为孕吐的难受,一扫而空,她一把扑过去,死死的抱着安之。
  
  “宝贝儿,你真的是上帝派给我的救星,太可爱了。”
  
  安之看不到她的唇,却也猜到此刻她说了些什么,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我先回家拿个微单,从今天开始,咱们天使降临的大片,就正式开始了。”
  
  陈加乐松开她,“那……那我这个样子,这个头发,拍出来会不会太丑啊?”
  
  “陈加乐妈妈,你是在质疑我的技术?”安之挑眉。
  
  “你自己说的,我要世界级大片的效果,要比精灵王子的前妻,那个叫什么可儿的,还要漂亮。”
  
  “必须的。”
  
  “你的胃呢,能不能逛街?”
  
  “没事,吃药就好了……”
  
  ……
  
  午后,医院有两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
  
  陈加乐开车去了妇幼保健医院。
  
  今天她和修羽约好做产检。
  
  到了主任办公室,修羽见她来,朝她递了个眼神后,径直往检查室去。
  
  修羽穿着最简单的白大褂,但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修养和优雅,加乐忍不住多看两眼。
  
  “躺下吧,脸色不好看,吐得厉害?”
  
  “有点折腾人。”
  
  “怀孕前三个月是比较难受的,但孩子的生长发育的关键,就在这三个月,就算吐,你也得给我增加营养,你的脸色看上去有点贫血。”
  
  “嗯,我会的。”
  
  做完一系列检查,陈加乐从检查台上坐起来,“怎么样,一切正常常吗?”
  
  “稍稍有点贫血,别的挺正常。小家伙发育的不错,就是你的体重太轻了,这个月要增加得增加三斤”
  
  陈加乐想了想,问,“修羽,我没有结婚,小卡什么的该怎么办?”
  
  修羽看了她一眼,“到我办公室再说。”
  
  “等我下,我穿好鞋子。”
  
  两人回到办公室,修羽在电脑上做好孕妇的数据记录,才抬头说:“年夕走的时候,特意打电话和我说了这事。”
  
  宋年夕这家伙?
  
  陈加乐轻轻咬了下唇。
  
  “小卡,大卡,生产什么的都不是问题,我帮你想办法,但户籍什么的,得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嗯,我知道,谢谢你,修羽。”
  
  “谢什么,这不是应该的吗。我帮你开点叶酸和钙片,你用我的医保卡划就行。”
  
  “不用,不用,我有钱。”
  
  修羽从抽屉里把药拿出来:“我都已经开好了,以后娃生出来,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省着点。”
  
  陈加乐一下子语塞了。
  
  她和修羽见面不超过五次,看得出来她是个极为冷清和自律的人。
  
  因为宋年夕的原因,对她很照顾,但照顾的这么好,是她意料之外的。
  
  这时,手机嗡的一声响,修羽看了看来电显示,眼睛里闪过一抹慌乱。
  
  “加乐,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你回去小心点。”
  
  “那你忙,我走了,修羽,谢谢你。”
  
  两人相视一笑,笑意里有些只有女人才能读懂的情谊。
  
  陈加乐走出妇产科,突然顿下了脚步。
  
  妇产科门前的长椅上,一对小夫妻脑袋挨着脑袋,两人正看着手机里的视频。
  
  “老公,我渴了。”
  
  “来,老婆,喝点水。”
  
  “你喂我。”
  
  “喂你,喂你。”
  
  “我的腰好酸啊,下午的门诊什么时候开始啊,都怪你,让我这么早就来。”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来,把腿架到老公身上,我帮你捏一捏……舒服吗?”
  
  “还行吧。”
  
  “力道要不要重一点?”
  
  “这样可以的。对了老公,孩子生了以后,你也会对我这么好吗?”
  
  “那必须的啊,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孩子没有你重要。”
  
  陈加乐痴痴地看着,挪不开脚步。
  
  刚刚那几句话,让她的胸口有如雷鸣电闪,劈得地裂山崩,寸草不生,却无从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