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534章 小爷我对你没意思


  
      第534章小爷我对你没意思
  
      沈鑫顺势看过去,整个人惊得嘴都合不拢。
  
      十字路口四幢高楼的幕墙上,滚动播放着一个人男人的照片。
  
      男人剑眉,大眼,挺鼻,脸上的笑带着几分不羁和风流,正是斐不完。
  
      旁边还有一句话:斐不完,对不起,这些年我一直爱你。
  
      最最繁华的商业区,最最珍贵的时间段,最万人瞩目的幕墙……沈鑫下意识的看了眼副驾驶。
  
      此刻的陈加乐除了脸稍稍白一点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原本慵懒的坐姿,变得有些僵硬。
  
      “加乐,你……”
  
      “我没事,我就是有点饿,想吃东西。你猜我现在能吃下什么?一头牛啊!”
  
      “那我们就别跑远了,就在附近吃饭吧,我知道上海路那边有一家小店的菜,特别好吃。”
  
      “适合孕妇吗?”
  
      “太适合了。”
  
      “那……开路!”
  
      陈加乐伸出拳头,做出一个往前冲的手势,然后她似乎觉得这个手势做得挺傻逼的,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沈鑫:“……”
  
      还不如哭呢!
  
      ……
  
      小店是家西餐厅,装修成日式的风格,很适合情侣。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我都要服务员。”
  
      陈加乐点完,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别心疼,我请客。”
  
      沈鑫气笑:“陈加乐,你能稍稍女人一点吗,能稍稍给男人留点面子吗?”
  
      “不能。”
  
      “我请你一次又怎么样?”
  
      “舍不得你掏钱,你赚钱不容易。”
  
      话音刚落,手机响。
  
      沈鑫换出来一看,脸色变了,“对不起加乐,所里有出警的任务,我得马上回去加班。”
  
      “去吧,沈警官,多抓点犯罪份子,还人民群众一片蓝天。”
  
      “你就贫吧你,吃完早点回去,到家给我发条消息。”
  
      “沈警官,你真的有变成沈大妈的潜质。”
  
      沈鑫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她一眼,飞快的冲出了小店。
  
      陈加乐透过玻璃窗目送他离开,正要收回视线,冬雨里,一辆黄色保时杰在马路边停了下来。
  
      英俊的男人跳下车子,看看天,嘴里似乎咒骂了几声。
  
      他砰的一下关上门,迅速冲进了街边的一个小咖啡厅。
  
      快要冲到门口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漂亮的女人冲出来,死死的抱住了他。
  
      那个女人她似乎见过一面……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医院门口。
  
      她就是那个把所有幕墙都租下的女人吗?
  
      陈加乐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什么重重的击了一下,痛到了极致。
  
      ……
  
      “常宝莹,松开。”
  
      “我不松,斐不完,你来了,谁让你来了,我不会松开的。”
  
      斐不完冷冷一笑,“我来是想告诉你,别以为花点钱,弄出这样一套又一套的温情小把戏,我就会心软。”
  
      “不完,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点感觉吗?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跪下来了吗?”
  
      斐不完把人往外一拉,“要点脸啊,别给小爷耍流氓,小爷的流氓不是你能耍得起的。”
  
      常宝莹见他神情冷漠,慢慢垂下了眼帘,泪水一滴滴从眼眶里滑落。
  
      眼泪,是女人对付男人最好的武器。
  
      从前这个武器简直是开挂了,只要她一哭,斐不完百分之两百会来哄她。
  
      而此刻……常宝莹心里直打鼓:怎么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斐不完敛去平日的玩笑之然,眼里闪着凌锐的寒芒,“常宝莹,坐下来聊几句吧!”
  
      常宝莹微微一笑,为他这份小小的妥协感到雀跃不已,眼里流露出浓浓的爱意。
  
      ……
  
      咖啡厅被清了场,斐不完开门见山。
  
      “常宝莹,好马不吃回头草,小爷曾经喜欢过你没有错,但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常宝莹强忍着心里的震惊,眼中泛起水雾。
  
      斐不完却像是视而不见,“大家都是成年人,过去的就别再腻腻歪歪。”
  
      “不完,我知道你说这些话,是想让我死心,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自欺欺人,你看我的眼神中,有东西。”
  
      斐不完冷笑:“来,说来听听,我看你的眼神有什么?”
  
      “舍不得,还有,留恋和回味。”
  
      “那只能说明一点,你看人的眼神有问题。”
  
      “斐不完,我认识我这么多年,你一个表情,一个眼神,我都知道,我不会看错。”
  
      斐不完:“……”
  
      心理学上经常提到一个问题,女人的第六感非常敏感,让男人无所遁形。
  
      但是,太敏感了,就存在一个问题:自作多情。
  
      “常宝莹,我这个人呢,喜欢痛痛快快的。就算我眼里有东西,那也是想报复过来。”
  
      常宝莹心里咯噔一下。
  
      “知道男人对负心的女人最好的报复是什么?”
  
      常宝莹:“……”
  
      斐不完说峰一转:“看过回家的诱惑吗?女人对出轨的丈夫最好的报复,是让他重新爱上她。那么男人也一样,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个游戏不好玩了。”
  
      斐不完浑不在意的挑了下眉。
  
      “外面的女人那么多,年轻的,漂亮的,身材好的大把大把,我为什么要在一个又老,又伤害过你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更何况……你那里又没有镶金子。”
  
      “斐不完?”
  
      常宝莹的眼泪又“及时”的落下来,她像是根本不相信他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斐不完冷笑着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租幕墙的钱算我的,早点回你的美国去。”
  
      冰冷的支票静静的躺在木旧上,上面的零,像是无声的讽刺着什么。
  
      常宝莹拿起支票,突然冲了出去。
  
      “斐不完--”
  
      正要打开车门的斐不完停下了动作,扭头,看过去。
  
      常宝莹发狠般把支票撕了个粉醉,和着雨点散在空中。
  
      “斐不完,如果你想报复,我接受,就算最后的结果,是你一脚把我揣开,我也接受。”
  
      斐不完深沉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冷若冰霜。
  
      常宝莹见男人的脸上,没有半点动容,心里忍不住有些悲凉。
  
      “斐不完,只要能和你重新开始,哪怕是几个月,哪怕你是报复我,我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