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592章 不爱她就别祸害她


  
      
  
      他还没有说完,陆续已经被他气笑了,一倾身揪住了斐不完的衣领,强行把他拖了起来,逼到沙发的一角,“你算什么牺牲?我特么才牺牲呢。”
  
      明明可以回家抱着女人睡大觉,非要抽风似的在这里陪这货,他的牺牲大了去了。
  
      斐不完定了定神,收起脸上的笑,“主要是……心里有点开心,想找个人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庆祝,有什么可值得庆祝的。”
  
      “阿续,我已经查清楚了,陈加乐怀的是我的孩子。”
  
      陆续:“……”
  
      他的眼角不由自主的颤动几下,“你……怎么查清楚的?”
  
      斐不完掀开他,拿起面前的酒杯有恃无恐地向他抬了抬,“很简单,从沈鑫那边下手。”
  
      沈鑫?
  
      陆续喉咙一动,无力的躺了下去。
  
      那个傻小子,怎么可能是斐不完这只老狐狸的对手。
  
      斐不完看着整天吊尔郎当,这边撩个妹子,那边喝个花洒,那是因为世上没有什么能让他在意的事情。
  
      无人知道,这家伙的脑子好得要命。
  
      他就是传说中上课睡觉,回家游戏,但期末考试永远在班级前十名的那种讨打货,还一不小心考上英国的剑桥!
  
      这货傻起来,是真傻;精起来,也是真精。否则,他和厉宁就能放心的把公司交给他了?
  
      开玩笑!
  
      厉宁和他两个加起来,在做生意方面,都未必是这家伙的对手。
  
      更何况是沈鑫!
  
      所以,陆续连问都没有问斐不完是怎么从沈鑫嘴里套出话的,而是直接在心里为沈警官点了一排蜡。
  
      “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的,饭要一口口吃,事情要一件件做,先把常宝莹解决了再说。”
  
      “然后呢?”
  
      斐不完脸上多了一抹笑容,“然后赚钱,娶老婆,养孩子。”
  
      陆续冷笑一声,“你以为陈加乐那个女人是省油的灯吗?她连孩子的存在都不屑告诉你,她会为了一个孩子,委屈自己嫁给你?你别做梦了。”
  
      斐不完不哼声。
  
      “兄弟,你要是因为爱她而娶她,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你要是因为一个孩子……我劝你不是不要去祸害人家姑娘了。”
  
      陆续从沙发上站起来,“你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了我再陪你喝酒。你放心,孩子的事情,我多一句嘴都不会有。”
  
      转身走出房间时,陆续脚步一顿,回头怒骂道:“妈蛋的,感觉老子做了个双面间谍。”
  
      “滚--”
  
      斐不完跃起来,骂了回去。
  
      ……
  
      他爱她吗?
  
      斐不完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想笑。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男人女人之间,不就是衣服脱掉的那点事情吗。
  
      他不爱她吗?
  
      可为什么看到她只是露得多一点,心里就泛醋意?看到他和别的男人走得近一点,气得就想杀人?
  
      斐不完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在房间里团团转。
  
      这时,甘伯推门进来,“少爷,宵夜来了。”
  
      “放在那边吧。”
  
      “少爷,今天做的宵夜是红豆薏米粥和蛋挞。”
  
      斐不完不耐烦的摆摆手,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前几天,他和聂风他们喝酒,叫来的姑娘有一个长发垂到腰间,亭亭玉立的站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里,倒显得有几分出水芙蓉。
  
      本来当晚的心情,他挺好的,但是在看到那女子的时候,一瞬间就想到了陈加乐。
  
      其实那女子,长得并不像陈加乐,只是那身高,那长发,和陈加乐倒是有几分相似。
  
      聂风手快,点了那个女人。
  
      他气得把杯子狠狠的砸了过去,发了一通大火,直到那个女人坐在自己身边时,那火才消下去。
  
      人是坐到他身边了,但自始至终他没碰那个女人一下,甚至连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没给,只是自顾自的端着酒杯,一味的喝酒。
  
      结帐的时候聂风还打趣道:“哎哟喂,没见过你这么死乞白赖的为一个女人跟兄弟闹的,闹完了,又坐在那边干喝酒,你小子最近病犯得挺多。”
  
      他犯病?
  
      为了一个女人犯病?
  
      斐不完敲了几下脑袋,一抬头,见甘伯还站在门口,没有走。
  
      “还有事吗?”
  
      甘伯动了几下唇,“少爷,那个常小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自己多留个心眼。”
  
      “甘伯,在你眼里,就没有女人是好东西。”
  
      “我觉得陈小姐就挺不错的。”
  
      斐不完心头跳跃服几下,“她好在什么地方?”
  
      “少爷开车受伤的时候要挂水,医生开了青霉素,她说你对青霉素过敏,得换了别的药。医生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她怎么说?”
  
      “她说,她查了从前你在他们医院做的体检报告,瞧瞧,多细心的姑娘。还有啊……”
  
      甘伯咳嗽了几声,“医院订餐,订餐的阿姨不知道少爷你是不吃香菜和大蒜的,她都很细心的叮嘱别人。找老婆啊,就得找这一种,这种才是过日子的。”
  
      夜很静。
  
      天空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黑布,无风无月。
  
      偶尔传来几声流浪猫的叫声,并不动听,甚至有些刺耳。
  
      斐不完心里烦躁,抄起衣服,从车库随便挑了辆车就驶进夜色里。
  
      打开车窗,胸口堵着的闷气,连冷风都吹不散。
  
      这时,手机响。
  
      “斐少,我们刚刚查了一下常小姐的手机,那个微信号码是用邮箱注册的,然后我们又追踪到了那个邮箱,发现是一个申请没有几个月的QQ号码,邮箱里没有一封邮件,QQ里也没有一个好友。”
  
      斐不完烦躁的心,突然一下子冷静了下来,“那么也就是说,什么都查不到?”
  
      “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一共有五次通话记录,但那个号码是东南亚的。”
  
      “东南亚?”
  
      “对。”
  
      “那边的电话不需要实名制,所以多半是假的。”
  
      “我知道了。”
  
      斐不完挂上电话,把车停在路边。
  
      倚着车门静静的抽完一支烟的功夫,他编辑了一条文字消息,把刚刚得到的讯息传给了陆续。
  
      发完,他鬼使神差点那个头像,鬼使神差的按下视频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