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620章 在等他吗?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第620章在等他吗?
    
    “怎么样,那个人找到了吗了?”
    
    陆续回头看了斐不完一眼,见他一脸的平静,有些不敢确定的问了一句:“搞定了,这么快?”
    
    斐不完冷笑:“已经算慢的了,别废话,说正事。”
    
    陆续一摊手,“看了四五遍所有的视频,只看到这个人,完全没看到他的脸,全程戴着鸭舌帽。”
    
    斐不完凑近看了几眼,皱着眉头道:“你看这人的轮廓像不像那个叫欢哥的?”
    
    陆续眼前一亮:“本来瞧着不太像,现在倒是越看越像。个子很高,身体结实,同样的黑衣服。”
    
    斐不完若有所思道:“高尔夫球场,没有贵宾卡的人,不能进来吧?”
    
    “查过了,今天预约打球的,一共就十个人,这十个人当中,几乎都是咱们认识的,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人应该是个马仔,跟着老板进到高尔夫球场。”
    
    斐不完用手拧了拧眉心,“那就好办了,既然是马仔出面,那就意味着想对付我们的人,就在这十个人当中,都特么有谁?”
    
    “名单你看下。”
    
    斐不完只扫了一眼,便冷笑道:“哟,都特么是帝都最牛B的世家,国际财团,厉害了,怎么,还有阮奕清啊?”
    
    “半个月前预定的,陪意大利的一个财团,你觉得会是他?”陆续皱眉。
    
    “是不是的,查了再知道。不过,可能性很大啊,他特么多熟悉咱们,否则,又有谁知道流连花丛中的斐大少,八百年前还有一个初恋。”
    
    陆续眼中锐光一闪,用一种近乎逼人的冷静,盯着斐不完。
    
    斐不完迎上他的视线,勾勾唇,不冷不热的笑了笑。
    
    两人从穿开档裤就在一起玩的兄弟,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深意。
    
    斐不完收回视线,把名单往他怀里一塞,“我的任务完成了,下面就交给你了,我得先回家养几天,身心憔悴。”
    
    陆续本来还想说:怎么就交给他了呢?再看斐不完一脸疲倦至极的样子,默默把话都咽也回去。
    
    “回去好好休息,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范围缩小了,一个个查过去,总能查出来。”
    
    斐不完点点头,眼神蓦地坚定了起来,“休息两天,小爷我再战,娘的,敢特么用阴招来对付我,给小爷我等着!”
    
    ……
    
    “啪--”
    
    一只暂新的手机四分五裂。
    
    黑衣男子咬咬牙,低声道:“少爷,现在怎么办?”
    
    阮奕清懊悔的拍了下额头,“阿平,我到底是……大意了。”
    
    被唤作阿平的男子吸了口气,“少爷,没事,我全程戴了鸭舌帽,而且压得很低,他们应该查不到我们头上。”
    
    阮奕清摇摇头,“那是因为你太小看他们了,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
    
    阿平:“那就先暂时不动声色,就算他们怀疑少爷,也没有证据,凡事,总要以证据说话。”
    
    “也只能暂时这样了。”
    
    阮奕清一拳挥向天空,似乎想要把浑身的浊气都挥出去。
    
    这一局,本来他有后招的,结果,千小心万小心,偏偏还是被斐不完那货的演技给骗了。
    
    该死的!
    
    “少爷,常小姐那边我已经掐断了所有联系。”
    
    一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阮奕清咬牙切齿:“还管她的死活,都特么是这个女人害的,一脑门子自以为是,偏偏蠢得像头猪,将来怎么死都不知道。”
    
    “要不是没脑子,也不会放弃斐不完这棵大树,去爬导演的以上。”
    
    阮奕清与他对视了片刻,把烟放在鼻下闻了闻:“把你手上的事情理一理,去欧洲休个假,暂时避避风头。”
    
    “是,少爷。”
    
    ……
    
    夜色,寒凉。
    
    斐不完从电梯出来,手机响,屏幕上显示两个字:斐行。
    
    “什么事?”
    
    “今天微博上的新闻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你这么日理万机,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能搞定。”
    
    “小不,爸爸才把公司稳定下来,不希望你再节外生枝,这十几天,咱们损失的钱是天量。”
    
    “钱?”
    
    斐不完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故事,“咱们斐家不就穷得只剩下了钱了吗?”
    
    说完,他直接把电话挂了,神色一时间多了许多冷酷,顿了顿,他给赫瑞文打过去。
    
    “喂,是我?”
    
    “斐不完,说实话啊,我现在怕接到你的电话,一个烂瘫子没有收拾完,又一个烂瘫子砸过来,我头大,头疼!”
    
    “是不是律师费不够,说。”
    
    “是律师费的问题吗,我缺那几个钱吗?”
    
    电话那头的咆哮声传来,斐不完心情不错的摸了摸耳朵。
    
    “行了,急诊室的事情,明天帮我处理下,所有的娱乐网站都给我发一封律师信,措词严厉一点,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
    
    “特么还用你说。我和陈加乐商量过了,你不用出面,由她这个受害人出面,更容易搏得大众的同情。”
    
    斐不完按密码锁的动作一顿,“她给你打过电话了?”
    
    “这不是废话吗?斐不完,我警告你啊,陈加乐是个好姑娘,你别欺负他,否则,我真的不会放过你。”
    
    “哟喂,你和那沈鑫是穿一条裤子的,一个个都跑来警告我?”
    
    电话那头突然一阵沉默。
    
    斐不完眼底浮现出一丝几不可见的冷笑:“算了,这事儿到今天为止,以后你们就是想警告,也没有机会了。”
    
    “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再见!”
    
    斐不完右手收起手机,左手按下一窜数字,门悄然打开。
    
    客厅里一片黑暗,沙发上依稀有个人影。
    
    他走到吧台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饮尽,这才折返回客厅里,往沙发上懒懒一躺。
    
    “甘伯,回房间去睡。”
    
    “唔……”
    
    一道不安的嘤咛声从沙发里传来,斐不完一怔,这声音……
    
    “你回来了?”
    
    懒懒的,再次响起,刚刚睡醒,声音都是软软糯糯的,有些孩子气,从未有过的柔软。
    
    她这是在……等他吗?
    
    斐不完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什么用力撞击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