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648章人这一生挺短的


        被男人的美色“电晕”的陈加乐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抱住他:“啧啧啧,我的男人就是帅!”
    
        斐不完原本想好好算一算早上她偷摸他的帐,被这句马屁一拍,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得意昂了昂头,“说说,哪里帅?”
    
        “哪里哪里都帅啊,帅得人神共愤了,斐不完,我警告你啊,一会婚礼的时候你给我安份点,别给我招花引蝶。”
    
        “有了你,我怎么可能,乖,我去冲个澡,你先吃早饭去。”
    
        这时,手机响,陆续打来的视频电话,一开口就是抱怨,“你怎么还没有穿衣服出门?”
    
        “还早呢,婚礼不是十点才开始吗,这么早去干什么?”
    
        陆续:“斐不完,我一起床右眼皮就不停的跳,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有个不太好的预感。”
    
        斐不完:“陆半仙,你预感到了什么?”
    
        陆续挠了挠头正要说话,视频里来宋年夕的声音:“阿续,你在厕所里磨蹭了半天了,干嘛呢?”
    
        “马上,马上!先挂啊。”
    
        斐不完无奈地看着黑屏的手机,恋爱中的男人,一个个都特么的是弱智!
    
        ……
    
        另一边。
    
        陆续从卫生间走出来,“宝贝,我们俩的衣服还配吗?”
    
        宋年夕抬起手,帮他把领带正了正,“你的领带就是我衣服的颜色,你说配不配?”
    
        “能看出我们俩是一对吗?”
    
        “除非那人眼瞎。”
    
        陆续又走到镜子前照了照,皱着眉头道:“你家男人是不是太帅了,会抢了新郎的风头。”
    
        “你够了啊!”
    
        宋年夕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今天犯了什么病,一早上都在照镜子,已经十七八遍了。
    
        “阿续,别照了,我们得走了。”
    
        “亲一下,亲一下我就走!”
    
        话落,陆续右眼又开始怦怦怦跳了。妈蛋的,以后再也不想去参加什么情敌的婚礼了,浑身不舒服。
    
        盛泽宇的婚礼安排在郊外六星级的温泉度假村,路程需要一个半小时。
    
        宋年夕的手机响,是陈加乐打来的电话。
    
        “年夕,你们到哪里了?”
    
        “上高速了,还有四十分钟。”
    
        “我们也上高速了,到时候在酒店门口集合。”
    
        “好的。”
    
        宋年夕挂完电话,一侧首,发现男人额头在淌汗,“阿续,你热啊?”
    
        “有一点。”
    
        “这才三月份的天,你怎么会热呢?”
    
        “不知道。斐不完他们到哪儿了?”
    
        “也上高速了,说是在酒店门口集合,一会进场。”
    
        “好。”
    
        宋年夕抽出纸巾,细心的替男人擦汗,刚擦到一半,手机又响,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是“盛泽宇”。
    
        奇怪,新郎早上不是要接新娘吗,怎么有空打电话给她。
    
        “喂?”
    
        宋年夕:“盛泽宇,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盛泽宇三个字让陆续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竖着两只耳朵,偏偏脸上还装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年夕,你已经在路上了?”
    
        “嗯,一会就到了,你呢,接到新娘子了吗?”
    
        “应该是接到了吧。”
    
        宋年夕:“……”什么叫应该是?
    
        “宋年夕?”
    
        “嗯?”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几秒。
    
        “成年人要做到体面很难,样子要好看,做事也要好看,开场要好看,谢幕更要好看……真的挺累的。”
    
        宋年夕:“……”她怎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人这辈子挺短的,短短几十年就没了,午夜梦回,我不想枕边人不是心上人,心上人已是梦中人。”
    
        “盛泽宇?”
    
        “和陆续好好的!”
    
        宋年夕捏着手机愣住了。
    
        陆续的心一下子兵荒马乱起来,等了几秒钟不见她回过神,忍无可忍之下,他伸出了鬼爪子。
    
        “嘶……好好的掐我干什么,疼!”
    
        陆续心想:你还知道疼,我要再不掐你一下,你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那家伙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听不懂。”宋年夕茫然的摇摇头。
    
        “什么叫听不懂,你说给我听一下。”
    
        “他说成年人要做到体面很难,什么样子要好看,做事也要好看,开场要好看,谢幕更要好看。”
    
        “然后呢?”
    
        宋年夕认真的回忆了下:“还说人这辈子挺短的,几十年就没了,什么枕边人,心上人,什么梦中人,我没绕明白。”
    
        陆续见她一脸的懵逼,就知道她说的不是假话,正想细细琢磨这话里的深意,突然右眼皮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真是见了鬼了!
    
        今儿这场婚礼,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阿续,你开快点,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我早特么觉得不对劲了!
    
        陆续一脚把油门踩下去,车速从120迈飙升至160,风躁声呼呼的,吹得人心不静。
    
        ……
    
        到了度假山庄,两人停好车,也顾不上等斐不完他们,径直走后婚礼现场。
    
        现场在山庄花园的一大块漂亮的草坪上,布置的美轮美奂,四周已经坐满了男方女方的亲朋好友。
    
        宋年夕见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心下暗暗松口气,觉得可能是自己多想了。
    
        等了几分钟后,斐不完和陈加乐才手拉手走过来。
    
        “让你们在门口等我们几分钟,结果倒好,自己先进来了,是不是好朋友?”
    
        “好好,都是我的错,快坐下来吧,大着个肚子就别站着了。”宋年夕伸手拉了下陈加乐。
    
        陈加乐四下看了几眼,压低声道:“婚礼现场挺气派的,象模象样,比陆续胡了的那次要好。”
    
        宋年夕:“……”
    
        她足足愣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胡了那次是哪次。
    
        “陈加乐,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陆续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警告完,心还有所不甘,朝一旁的斐不完瞪过去。
    
        能不能看着你家女人点,那都是何年马月的事情,还在宋年夕面前提?
    
        斐不完还瞪过去,“陈加乐说得对啊,我也觉得比你和阮奕洁那次要好。”
    
        王八蛋的!
    
        陆续忍无可忍,把西装袖子往上捋了捋,怒道:“要不要找个地方打一场啊!”
    
        斐不完眼皮都不抬道:“阿续,你今天很烦躁啊,按理说不应该啊,情敌都要结婚了,你烦躁个毛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