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691章这不是我的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这么漂亮的女人听不见……几个刑警忍不住多看了安之几眼。
    
    看什么看!
    
    久违的无力感让安之在这一刻,极其痛恨自己的缺陷。
    
    去了美国后,尤其是学会了唇语,她几乎把自己当成是个正常人,但今天这么混乱的场合,她完全摸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生死线上,女警哪还嚣张的起来,瞪大了眼睛拼了命的点头。
    
    厉宁陡然松开手。
    
    新鲜的空气进来,女警的脖子上赫然五个手指印,已经发青,猛咳了几声后,颤颤巍巍的对安之说了一声:“对不起。”
    
    安之是亲身体会过这个男人凶残起来,是多么的可怕。
    
    她不想引起大的冲突,客客气气道:“请你把要搜查我的原因,重新说一遍。”
    
    “说,你……你不是听不见吗?”
    
    骆斌见自己的手下蠢成这样,也想把人塞回娘胎重造,“你会唇语?”
    
    安之点点头,“能读懂一点。”
    
    女警这才恍然大悟,“小姐,是这样的……”
    
    安之弄明白整个过程后,很配合的举起手,“你们查吧。”
    
    骆斌朝女警示了个意,自己则上前一步,“厉少,不好意思,职责所在。”
    
    说完,他果然伸出手在厉宁身上搜了起来。
    
    安之敏锐的察觉到厉宁的身体一僵,眼中的寒光有种要把人五马分尸的冲动。
    
    活该,让你做坏事,让你欺负我,他这种人就应该到监狱里坐几年牢再出来。
    
    骆斌是真的把手探到厉安的身上,把他从头摸到了脚,连鞋子里面都没有放过。
    
    而厉宁也非常的配合,眼里五马分尸的寒光,甚至化成一片温和。
    
    如果陆续和斐不完在,他们真的忍不住为这个骆斌捏一把汗。
    
    一无所获后,骆斌摸着鼻子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现在这人民群众电话也不太靠谱。”
    
    “老大,未必,你看这是什么?”
    
    一包白色的粉沫赫然出现在女警的手上,她一改刚刚只剩下一口气的可怜样,厉声道:“从这个女人包里查到的。”
    
    上一秒还是看好戏的心情,下一秒,安之如堕深渊,“这不是我的,我不吸毒!”
    
    缉毒警察对于毒品,就像是闻到了猎物的豹子,骆斌异常的兴奋了起来。
    
    “这位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是我的,真的不是我的。”
    
    安之一下子慌乱了起来,她的包里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是他--厉宁?
    
    他恨她,所以要诬陷她,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怒到极点,她反而笑了:“厉宁,是不是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
    
    厉宁此刻心里的震惊滔天,几乎是瞬间,他判断出这毒品绝对不是安之的,而是一桩早有预谋的栽赃陷害。
    
    女人眼底的恐惧落在他眼底,他脑子飞速的转动了下,手落在女人颈脖上,忽然诡异一笑。
    
    “这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警告你对我的背叛,下一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没有温度的手落下来,安之惊得打了个寒颤,脸一下子惨白如纸,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厉宁转过身,对着骆斌淡淡一笑:“这包东西是我的。这女人以前害死过我两个兄弟,我是故意要警告她的。”
    
    骆斌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片刻后,他厉声道:“用这种方式警告,我还是头一回见过,请二位跟我们走一趟吧,对了,你们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别跟我来聊律师这玩意,老子不待见!”
    
    就在这时,得到消息的陆续他们飞奔过来,跑在最后的陈加乐的肚子一颠一颠的,让人心惊胆战。
    
    骆斌一看又是这些人,只能拿出铁证来,“不好意思,陆少,这一回证据确凿,人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
    
    陆续一时心乱如麻,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看到厉宁冲他打了个手势。
    
    目光骤然一缩,陆续长臂一伸拦住了所有人,“我想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不过……骆队把人带回去好好查查也应该。”
    
    骆斌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下,声音陡然转厉:“带走!”
    
    ……
    
    “阿续,他们怎么把安之也带走了吗?”宋年夕急了。
    
    “对啊,对啊,那东西是安之的,还是厉宁的?”陈加乐扶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斐不完在一旁看得心都快跳出来,忙扶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陆续目光抬起,在四周扫了一圈,最后指了指角落里的监控:“吴阿宝,去把监控拿到手,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了,灰狼呢?”
    
    “十几分钟之前,他被厉少派出去做事,他还不知道厉少出事呢。”
    
    陆续脸一沉:“赶紧通知他,顺便给我约汪局。”
    
    “是,少爷!”
    
    “等下,通知一下我大哥。”
    
    “大少爷吗?”
    
    “对!”
    
    陆续当机立断,刚刚厉宁给他打的一个手势是“大”的意思,是让大哥出一下面的意思。
    
    赫瑞文见陆续处理的有条不紊,无由来的觉得有依靠感,“这样,我也立刻找人来打听一下。”
    
    “那我要不要给沈鑫打一个啊,他现在是那口子里面的人,安之出事,他要急死了。”陈加乐刚把气顺匀了,又闲不住。
    
    “祖宗,你给我好好呆着,别着急,别动气,顾着肚子里的这一个,安之一定不会有事,我保证!”斐不完几乎用哀求的声音在说。
    
    心里却在破口大骂:我日他三舅老爷,有种别让他查出来是谁做的,否则……弄死都算是轻的,敢让他老婆担惊受怕!
    
    ……
    
    比起这边的慌乱,警车里却是一片安静。
    
    安之和厉宁一人坐一边,边上各有一个警察看着。骆斌再怎么胆大,到底没敢给两人戴上手铐。
    
    安之从最初地震惊,到愤怒,再到现在的平静,整个人像就是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伏。
    
    她是个摄影师,摄影师最重要的是捕捉细节,在这方面,她比正常人有着更敏锐的触感。
    
    她仔细的回忆了一遍,她的包一直放在赫瑞文的车里,红毯结束后,才由他的司机送过来。
    
    拿到包后,她就一直摆在身后,厉宁是后来才坐到她身边的,没几分钟她就去了卫生间,出来时那东西就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