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692章人赃并获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厉宁是没有机会往她包里塞这个的。
  
  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赫瑞文的司机;二是厕所里那几个姑娘中的一个,因为当时换衣服的时候,她是背过身去的。
  
  赫瑞文的司机是赫家的专职司机,赫家不是一个小家族,能进去做司机的,肯定身家清白。
  
  那么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厕所里那几个姑娘。
  
  想明白整个过程,她很想将“混蛋”俩字糊厉宁一脸,要他逞什么能?
  
  但碍于这个混蛋素来的恶劣,她没敢轻举妄动,而是冷静地看了他一眼。
  
  此刻的厉宁紧闭着双眼,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这个英俊男人身上,从来就有某种不动如山的气势,仿佛天大的事情到了他这里,都不过是轻飘飘的小菜一碟!
  
  突然,他的眼睛陡然睁开,安之避之不及,直直的撞进他的眼里,表情空白了一瞬。
  
  厉宁也有片刻的怔忡。
  
  刚刚四目乍然对上,女人眼神清澈得像涓涓溪水般,很显然,这是一双从来没有看过“暗夜”的眼睛。
  
  他心情复杂地眯了下眼睛,唇一动。
  
  安之正要挪开眼睛,见他突然动了下唇,心虚地看了看身边的女警。
  
  好在,女警没太注意这边。
  
  “你和他睡了?”
  
  安之瞬间读懂了他的话,惊得眼睛都快掉到地上,都这种情况,这家伙还在问些有的没的,长没长脑子。
  
  她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厉宁放在椅把上的手,指尖用力,几乎要把椅把手捏碎,五指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他凉凉的吐出一句话。
  
  “一共进去半个小时,从开房间到事后洗澡,从前戏到后戏,这男人的持久力难道只有三分钟,中看不中用!”
  
  安之:“……”
  
  厉宁:“还是说……他连三分钟都没有?”
  
  你才中看不中用!
  
  安之原本已经平静的心绪,一下子被点燃起怒火,头一扭,直接挪开了目光。
  
  厉宁扫了她一眼,很快又移开,然后又扫了一眼,最后终于合上了眼睛。
  
  缉毒大队到,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短短几天已经是二进宫,厉宁双手兜口袋里,一副回家探亲的悠闲样,引得旁边几个刑警都恨不得上前抽他一顿。
  
  审讯室在三楼,两人坐电梯上楼,电梯门开的时候,安之的身体被重重的撞了一下。
  
  她抬头。
  
  厉宁飞快的动了下唇,然后走出电梯。
  
  安之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像是在纠结,又有些不甘。
  
  他说的是--往我身上推!
  
  安之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把罪名推到他头上,不用一个小时,她就可以离开了,那他呢?
  
  ……
  
  电脑前面,凑着几张面孔,所有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监控不长,都没有超过十分钟,看完,房间里一片安静。
  
  陈加乐头一个发飙:“斐不完,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么选我,要么选厉宁。”
  
  宋年夕紧跟其上,“陆续,我也是这个话,要么选我,要么选他。从前那三个月,安之不说,我也就当过去了;但现在过不去。”
  
  “就是,这个姓厉的欺人太甚了,竟然往安之的包里塞白粉,他也不怕遭天打雷劈。”陈加乐一拳狠狠地砸在斐不完的胸口。
  
  斐不完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妈蛋的,这两个女人眼瞎吗,没看出来厉宁是为了保她,才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的吗?
  
  转念一眼,她们对厉宁又不了解,这样想也正常,斐不完只好拿眼神向陆续求救。
  
  陆续两条剑眉皱成一团,一边是心爱的女人,一边是最亲的手足兄弟,哪一个受委屈,他都不想看见。
  
  “那个……赫瑞文,你先送她们回去。”
  
  赫瑞文咳嗽了一下:“让斐不完的保镖送吧,我陪你们走一趟。”
  
  陈加乐一脸不满地看着这个叛徒,“走什么走,不许去,不许保释厉宁,他这种人就活该坐牢!”
  
  宋年夕扫了陆续一眼,想着他从头到尾都没帮自己说过一句话,心里的火就压不住,“赫瑞文,你要当我是朋友的话,不许去。”
  
  陆续一听这话,眼里浮出一层可怕的阴沉。
  
  他的唇,动了劝,还没开口,赫瑞文已经道:“行了,姑奶奶,回家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这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宋年夕和陈加乐齐唰唰地看向他。
  
  突然,宋年夕的手机响了起来。
  
  范子优急促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来:“宋年夕,你看到安之的人了吗,我联系不到她,很着急。”
  
  宋年夕轻叹了一声:“范子优,安之出事了。”
  
  “什么?”
  
  ……
  
  审讯室里。
  
  骆斌被厉宁平静笃定的样子给惊住。
  
  他在缉毒这一行干了十年,审讯过的犯人无数,狡猾的,胆怯的……什么样的人都有。
  
  但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表情都没有的“犯人”。
  
  他往厉宁面前一坐,把台灯转了个方向,又是出乎他的意料,面对这么刺目的灯光,厉宁连手都没有抬,就这么淡淡地透过灯光看着自己。
  
  他强行装出来的最后一点优雅也跟着灰飞烟灭,重重的一拍桌子:“厉宁,人赃俱获,你这回你没话可说了吧?”
  
  厉宁惯常的冷笑了下:“既然人赃俱获,那还有什么好审的,阿sir闲得没事干吗?”
  
  “厉宁,这毒品你是从哪里弄来的,上家是谁,通过什么方法交易,如果你能一一交待,我会考虑向法官求情。”
  
  厉宁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咧嘴笑了下,“阿sir,我不是中国国籍,真要向法官求情,也轮不到你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
  
  骆斌嘴里那句“操/你祖宗”在喉咙里滚了几下,被他和着口水,惊天动地的咽了下去。
  
  “厉宁,别仗着自己是外国人,就不把我们国家的法律看在眼里,我告诉你,大人物往往都死在不入流的小角色手里。”
  
  厉宁耸耸肩,“阿sir难得装回逼,我就勉为其难的说声‘是’吧。”
  
  骆斌的怒气,再惊天动地的口水,都没办法咽下去了,他突然拿起一旁的手机,对准面前的厉宁,狠狠的砸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