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731章 你已经上瘾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第731章你已经上瘾
    
    干脆利落的答一声后,两人很快地离开了。
    
    沈鑫关了电脑,忙道:“赫瑞文,我……”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收拾,顺便让我理一下思路,完了我到刑警大队来找你。”
    
    “好。”
    
    屋子里安静下来,赫瑞文掏出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姓张的妖孽看着挺恶心,细想想,还挺有种。
    
    只是,他刚刚没有忽略沈鑫脸上那抹嫌恶的表情。
    
    他是不是讨厌男人喜欢男人?
    
    这一夜,格外的漫长。
    
    安之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
    
    她看了眼身上的毯子,抬头,发现车子停在一处修理厂。
    
    数米之外,厉宁光裸着上身,下身穿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正在和一个胖男人交谈。
    
    胖男人的脸上很不耐烦,目光时不时的向她这里瞄过来。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安之正想推门下来,却见那胖男人一扭头走进办公室里,然后又迅速地走出来,把手里的拎带递到了厉宁的面前。
    
    厉宁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嘴里说了句什么。
    
    胖男人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手,指了指停在远处的一辆车。
    
    厉宁点点头表示知道,转身大步向她走过来。
    
    车门被打开,男人脸上带着些吃惊,“你醒了?”
    
    安之满肚子的话想问,正要开口,厉宁把伸手过来,替她解开了安全带,一把将她抱起。
    
    “干什么,放我下来。”
    
    “闭嘴!”
    
    厉宁怒吼一声,把她抱到另一辆车里,转身之际,他抬起了头。
    
    近距离的对视,让安之有些不大自然,略微向后仰头拉远点距离。
    
    厉宁紧紧的盯了她的脸几秒钟,从口袋里掏出一面镜子,往安之怀里一扔“照照吧。”
    
    安之没有想到他突然会有这么一个动作,忙拿起镜子一看。
    
    惊吓住了。
    
    这镜子里的人是她吗?
    
    厉宁折回防弹车里,把毯子和后备箱里重要的东西,搬到这辆车,然后坐进驾驶位,发动了车子。
    
    车子迅速驶离修理厂,在一处隐蔽的小路上停下来。
    
    他扭过头,看着仍在惊愣中的安之,把她的头转了过来。
    
    “看着我的唇,我没时间和你废话,长话短说。”
    
    安之聚焦起眼神,点点头。
    
    “你的家门钥匙被人动过手脚,然后有人跟着你回家,把你弄昏迷后,给你注射了bing毒。”
    
    安之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你最后两个字说的是什么,我没读明白?”
    
    厉宁拉起她的胳膊,指了指上面的针眼,一字一句说出:“bing毒!”
    
    狭小的车厢里,空气停止了流动。
    
    安之静默地死死盯着厉宁,浑身的肌肉紧绷起,眼底是死一样的绝望。
    
    “他给你注射的量很大,平均一天三次,你现在已经上瘾。”
    
    安之突然伸手握住了厉宁的,她握得很用力,仿佛是在酝酿着情绪,好给面前这个说谎的王八蛋,一记狠狠的耳光。
    
    假的!
    
    他在骗她!
    
    这只是她做的一个梦!
    
    可是,安之没有动。
    
    她记起来。
    
    她记得在梦境里有一双黑沉的眼睛,始终盯着她看。
    
    她记得手臂上的痛意,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
    
    她记得自己挣扎着敲开了隔壁的房门……
    
    她记得万千头蚂蚁在嘶哑她,然后一头撞到床头柜上……
    
    “我现在要帮你戒毒,这个过程非常辛苦,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还有,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厉宁说完,甩开自己腕上的那只如铁钳般的的手,扭头发动了车子。
    
    安之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僵硬地看着他,脑子像是停止转动一样,反反复复的只有两个字:bing毒。
    
    很久以前,她的好朋友在做毕业论文的时候,就选择拍摄吸毒人群。
    
    这类人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字:死!
    
    因为毒品对神经游走细胞释放多巴胺的刺激是非常惊人的,只要注射过一段时间,大脑内多巴胺受体的数量会急速减少;所以为了达到已有的刺激水平,瘾君子都会不停加大注射量,直至死亡。
    
    没有例外。
    
    安之古怪的笑了一下:原来,老天爷对她的恶意,从来没有停止过。
    
    车子重新驶回大路,开了几分钟后,在一处集市停下来。
    
    厉宁径直下了车,再回来时,身上多了件黑色的T恤,还有一包东西。
    
    他打开副驾驶位,把女人抱出来,走进一间小餐馆。
    
    小餐馆里此刻坐满了吃早餐的人,见这两人进来,眼神都盯了过去。
    
    这男人长得真帅!
    
    怀里的女人怎么了,怎么脸白的跟个鬼似的。
    
    厉宁无视别人眼光,把安之放下,叫了两碗稀饭、三笼小笼包,四根油条。
    
    他把稀饭往女人面前一放,用胳膊蹭了蹭她的胳膊,“你已经四五天没有吃东西了,先喝点粥。”
    
    安之读明白这话后,下意识的想找一下手机,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睡裤,别说手机了,就是钱都没有一毛。
    
    厉宁把手机递过去,屏幕上正显示着日历。
    
    安之看了一眼,差点被日期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果然!
    
    已经过去了五天。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说的一切是真的。
    
    “快点吃,别吃太撑。”
    
    厉宁提醒了一句后,开始大口大口吃东西。
    
    他的吃相和平常完全两样,像饿惨了的野兽一样,不过短短几分钟,四根油条,两笼小笼包统统下肚。
    
    安之仿佛是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低头喝稀饭。
    
    几口稀饭喝下去,她的身体才慢慢暖和起来。
    
    胳膊又被碰了下,她抬头。
    
    “还有一笼,你吃四个,我吃四个,吃完走人。”
    
    安之眉心微蹙,脸明显往另一个方向偏,却被男人用力的掰回来,强迫她看着自己唇。
    
    “别矫情,这一路,你要消耗的体力很大,必须吃掉。”
    
    安之幽幽看了他一眼后,放弃对抗,低头乖乖的吃了一个小笼包。
    
    厉宁看着她了无生机的脸,眼底闪烁着难以言描的光芒。
    
    吃完早饭,他用现金付了钱,拉着木偶似的女人,回到车里,继续往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