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780章 火锅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第780章火锅
    
    “厉宁,开饭了,喝点什么?白的,还是红的?”赫瑞文笑眯眯道。
    
    “我要喝香槟!”安之插了句话。
    
    赫瑞文脸一板,“你不行,除了牛奶,什么都不能喝!”
    
    “抗议!”
    
    “抗议无效!听话,乖!”
    
    话落,就看到厉宁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走到餐桌前坐下:“喝红酒。”
    
    “红酒啊,沈鑫,帮忙开一瓶。”
    
    “好勒!”沈鑫把底锅放下,擦了擦手,招呼道:“大龙,你怎么不坐啊,客气啥?”
    
    张大龙默默地扭过头,心道:你们眼睛都瞎吗,没看到这个男人快爆炸了吗?他要敢坐下呢!
    
    “坐!”厉宁一记刀眼丢过去。
    
    张大龙冷哼一声,屁股一挪,坐到安之边上。
    
    赫瑞文家的桌子是长方形的,主位上坐了赫瑞文,厉宁坐一边,另一边挤了三个人,安之,沈鑫和张大龙。
    
    显得形单影只的厉同学默默的把拳举到了嘴唇,咳嗽了几声。
    
    张大龙同学也不傻,对面暴君的威胁,往安之那边靠了靠。
    
    酒倒上,火锅煮开,香味四溢。
    
    安之手里拿着牛奶站起来,“开饭之前,我宣布一件事情,我和范子优分手了。”
    
    厉宁脸色立刻有些松了下来,怪不得没看到这个人,原来是分手。
    
    沈鑫愣了愣:“分手好啊,他配不上你。”
    
    赫瑞文笑眯眯道:“那,是不是别人都有机会了?”
    
    “你想追我吗?”宋年夕话锋一转。
    
    赫瑞文目光轻轻睨了厉宁一眼,“安安,你没看出来吗?”
    
    “你们,你们……”沈鑫这个傻小子诧异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男未婚,女未嫁,你们什么你们,你也有机会追的,沈警官。”赫瑞文说这话的时候,死死的盯住了沈鑫的脸。
    
    沈鑫挠了挠脑袋,红着脸,磕磕巴巴说:“我可配不上,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
    
    “你这么没自信,可是要打一辈子光棍的!”赫瑞文笑笑。
    
    “光棍有什么不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小心憋死你!”
    
    饭桌上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唰唰唰看向某个语出惊人的人。
    
    张大龙傲娇的抬抬下巴,“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了吗?阴阳调合才是王道,同志们!”
    
    “吃饭!”厉宁怒吼一声,放在桌下的拳头攥得发疼。
    
    安之被他这声吼,吓了一大跳,脸色有些发白,就连嘴唇也不见一点血色,夹起羊肉,往锅里涮。
    
    厉宁目光在她唇上扫过,立刻放缓了声音道:“我午饭都没有吃,饿死了,哪那么多的废话。”
    
    “那就多吃点!”安之把涮熟的肉,放进他的碗里。
    
    厉宁愣了愣,平淡的点了个头,客客气气地道:“谢谢!”
    
    “不用客气。”
    
    “安之,你也多吃点,羊肉补气!”赫瑞文把涮好的肉夹过去,眼神里尽是温柔。
    
    “谢谢!”
    
    “我们之间,还客气啥。你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唰,牛肉要不要?”
    
    “好啊!”
    
    “鸭血呢?”
    
    “要!”
    
    “牛奶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拿一瓶。”
    
    “我还没喝完。”
    
    “牛肉好了,你小心烫啊,吹一吹再吃。”
    
    “嗯。”
    
    张大龙看着一旁脸黑成碳的厉宁,赶紧塞了一筷子羊肉放进嘴里:算了,我还是用吃的堵住我的嘴,这样活得比较长一点。
    
    “安之,下面你有什么打算吗?”老妈子沈鑫又开始了新一轮操心。
    
    安之咬着筷子,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笑笑:“还没有打算,可能会去非洲旅行一趟,然后回美国。”
    
    厉宁猛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女人向他看过来的视线,他心底微妙的抽了一下。
    
    “你的身体,似乎不太适合到非洲去吧。”为了让自己的话,听上去不那么温柔,他又补了一句:“别作死!”
    
    安之握着筷子的手绷紧了些:“你怎么知道,我在作死!”
    
    厉宁又装作毫不关心的模样转开了脸,“我随口说说的,你要真作死,谁也拦不住。”
    
    安之苦笑了下,向赫瑞文投去目光。
    
    后者勾了下唇,把手搭在安之的椅背上:“别怕,大不了我关了诊所,陪你去!”
    
    “哼!”
    
    厉宁鼻子里呼出一团冷气。
    
    别人没听见,沈鑫这耳朵却听得清清楚楚,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道:“厉宁,你哼什么?”
    
    “我鼻炎!”
    
    沈鑫死死的皱着两条眉毛,鼻炎的症状好像是打喷嚏,没听说是“哼”啊!
    
    一顿火锅,在暗流涌动中结束。
    
    吃完,厉宁连坐都没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
    
    沈鑫又被局里的连环夺命call给叫走了。
    
    屋里安静下来。
    
    赫瑞文给安之倒了杯红酒,两人站在阳台上吹风。
    
    安之晃了晃杯子里的液体,扯扯唇,问:“看出什么了?”
    
    “这家伙一个晚上,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还有吗?”
    
    赫瑞文抿了口红酒,“你没发现,他整个人绷得有些匪夷所思吗?”
    
    安之骤然睁大眼睛。
    
    她感觉到了,不光是他脸上的线条,还是身体的肌肉,都绷得特别紧,像是如临大敌一样。
    
    “他满心戒备,戒备谁?这里谁是他的敌人?”
    
    赫瑞文冷笑一声:“安之,你有戏。只不过,这个男人藏得太深,深到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什么。”
    
    安之低头,看着杯子里红色的液体,喃喃道:“他为什么要藏呢,瑞文?”
    
    “谁知道!”
    
    赫瑞文揉了下安之的头发,“别急,过两天我们再试试,总有办法试出他的真心来!”
    
    安之深深的叹了口气。
    
    原来不知不觉中,那男人在她心上种下一颗种子,已经长成了她堪不破的心魔。
    
    她其实心里,还有另一个心魔:就是自己的缺陷。
    
    赫瑞文说得对,她对自己的缺陷看着不在意,其实是自卑到了极点,不过是掩盖的好而已。
    
    这些年,她一直苦苦的挣扎着,坚强着,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然而,这些东西在爱情面前,被击得一文不值。
    
    他在意自己的缺陷吗?
    
    是不是因为在意,所以他就不喜欢了!
    
    爱情啊,在外人面前有多自负,在那人面前就有多自卑。
    
    “对了,朱青的养母我找到了。”
    
    安之猛的睁大了眼睛,眼里的光,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