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964章 二逼青年


    因为张清死于毒品注射毒品过量,毒品的来源是什么,从什么人手上购买,一个车队的小头目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来吸毒……
    
    案子与毒品扯上了关系,沈鑫又不可避免的和骆斌见面。
    
    骆斌把张清的案宗拷贝到手,道:“最近我们抓获了一个境外的小毒犯,据他交待,帝都四分之三的毒品来源,都被一个大佬控制着,这个大佬手眼通天,黑道白道都有人脉。”
    
    沈鑫蓦然抬眼,心里泛起一个疑惑:骆斌所说的大佬和阮奕清身后的大佬,会不会都是同一人?
    
    “谢了,骆队!”
    
    骆斌站起来,要笑不笑的扯了下嘴角后,带着手下人离开。
    
    刚走出办公室,见迎面走来的人是赫瑞文,他抱着胸停下脚步,“哟,什么时候赫律师变成外卖小哥了?”
    
    赫瑞文手里拎着咖啡和水果,见是骆斌拦在半路,礼貌的笑了笑。
    
    骆斌自讨了个没趣,让出半个身位。
    
    赫瑞文昂首挺胸在从他身边走过,错身的时候,他顿步,侧道,冷笑。
    
    “你虽然和厉宁他们不对付,但能长期奋斗在缉毒的第一线,也是个汉子,别跟个娘们似的,酸不拉叽说话,与人设不符。”
    
    说完,收回眼风,大步离开。
    
    骆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目光狠狠的剜了赫瑞文背影两眼,走了!
    
    听到动静跑出来围观的阿sir们心里同时有一个想法:这赫律师对外面的人,嘴可够毒的!
    
    就在这时,赫毒嘴的声音从一队的办公室里传出来,“兄弟们,咖啡和水果买来了,要吃的过来拿。”
    
    “赫律师,你不在的两天,我们想死你了!”
    
    “今天中午想吃螃蟹!”
    
    “烟也没了,断粮啦!”
    
    “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们这帮恶鬼的……得了,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抽什么抽什么,完了上我这儿报销。”
    
    探出头的众阿sir内心泪流满面,赫律师,我家大门常打开,你倒是也来串串门子撒!
    
    赫瑞文这会上沈鑫那边窜门子,“香草拿铁,还热乎的。”
    
    沈鑫干咳一声,接过来,“干嘛这么积极,刚回来在家歇几天不好吗?”
    
    赫瑞文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压低了声道:“为防止你和那个姓杨的偷情,我得看着你!”
    
    沈鑫一口咖啡刚喝进嘴里,惊得“噗”一声喷出来。
    
    肇事者完全没有羞愧心,话峰一转,责怪道:“你这人,怎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呢,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
    
    最后一句话他故意升高了音调,让办公室所有人都听到。
    
    “赫律师最大方了。”
    
    “赫律师,我象爱祖国妈妈一样爱你!”
    
    “谁说赫律师小气,我分分钟弄死他!”
    
    沈鑫:“……”这帮猪队友!
    
    赫瑞文逗完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无视姓杨的对他投来“你去死”的狠毒目光,拿出手机发消息。
    
    发完,见沈鑫没有立刻去看,于是一边装咳嗽,一边拼命用眼神暗示。
    
    沈鑫简直不敢相信这二逼青年,就是刚刚一句话把骆斌噎死的赫大律师,不过,他还是飞快的拿起了手机。
    
    “我生日马上到了,还有十天,不想出去吃,你在家做行不?”
    
    沈鑫用眼角看了他一眼,答非所问的问了一句:“想要什么礼物?”
    
    赫瑞文:“--你!”
    
    沈鑫木然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脸扭向窗外。
    
    赫瑞文又发来:“--你亲手做的一顿饭,就满足了,别无他求!”
    
    沈鑫低头看了一眼,才把头又扭回来,回复了一个字:“行。”
    
    赫瑞文勾勾唇,把身子长长的探出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饭后甜点是吻,这个必须管饱。”
    
    沈鑫蹭的一下站起来,顶着两块像烙铁一样红的脸颊,走出去。
    
    赫瑞文在椅子上,笑得春风拂面。
    
    不远处,杨奕琳狠狠揉了揉自己眼睛,心里有个声音无比苍凉:完了,完了,我鑫哥快要被人掰弯了!
    
    ……
    
    案子没有任何进展,内鬼更是无影无踪,一队的气氛慢慢变得凝固起来,连赵明初这个队长都开始焦躁起来。
    
    好在,在搜查张清个人物品的时候,从他的电脑里查到一系列购买毒品的记录。
    
    这小子是个理工男,购买记录用表格形式做得认认真真,时间,地点,金额都有。
    
    这张表格一出现,意义十分重大,很快就能推算出张清所购买的毒品,基本只能用于他日常吸毒所用,根本没有注射过量的可能性,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抓捕那天,的确是有人向外界通风报讯。
    
    赵明初把这事汇报的汪局那里,两人在局长办公室关起门来商量了半天,具体商量了些什么,无人知道。
    
    好心情的只有赫瑞文同学,每天沈鑫上班,他上班;沈鑫下班,他下班,跟屁虫似的。
    
    好在在队里,他的表情非常正常,不是对着电脑啪啪啪打字,就是看文献。
    
    沈鑫好几次好奇地去看电脑屏幕,发现他的电脑根本不是中文,都是英文界面,连跟人聊天都是用英文的。
    
    他想:二逼青年其实挺高大上的!
    
    二逼青年不仅在队里高大上,在家里也变回谦谦君子,既没有过份的举动,晚上睡觉也安份守己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沈鑫在暗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不禁猜测:这人会不会觉得自己无趣,而改变了性取向呢!
    
    ……
    
    几天后,沈鑫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日他难得休息半天,回家看看二老,进门后屁股还没坐热三分钟,赫大律师就追来了,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光虫草就买了两斤,把沈爸,沈妈感动的啊!
    
    沈爸:“小鑫啊,照顾好赫律师。”
    
    沈妈:“赫律师,吃水果啊,晚上就在这里吃个便饭,爱吃什么菜啊,快跟阿姨说说?”
    
    赫瑞文斯斯文文道:“叔叔阿姨,别这么见外,叫我小文就行。还有,叔叔阿姨做的菜,我都爱吃,我不挑食的。”
    
    屁!
    
    沈鑫忍无可忍在心里暴了句粗话:这人香菜不吃,葱不吃,生姜不吃,味精多了不吃,油放多了不吃,食材不新鲜不吃!
    
    忽然,他心里不是滋味了。
    
    好像有人用一根细长的针,在心口轻轻戳了他一下,又酸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