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968章 生日 四


    第968章生日(四)
    
    心里起了转变,立刻就显现在了态度上。
    
    罗玲玲女士冲沈鑫笑得那叫一个阳光明媚:“小鑫啊,把碗给伯母,伯母给你盛鸡汤。”
    
    “不用,不用,我来,我来!”
    
    沈鑫被她笑得心里发毛,忙接过汤勺,盛了一碗汤放在罗玲玲的面前。
    
    罗玲玲看着“儿媳妇”亲手盛的汤,那叫一个感慨万千啊:“儿媳妇”贤惠啊,不像某个小畜生,只会气人!
    
    “小鑫啊,赫瑞文被我们宠坏了,你多担待。他要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伯母,伯母替你骂他!”
    
    沈鑫:“……”
    
    赫父虽然没等到“儿媳妇”的鸡汤,却也语重心长道:“你们都是大人了,凡事要多为对方着想,两个住在一起,要好好相处,别吵架!”
    
    沈鑫:“……”他有点懵!
    
    罗玲玲朝男人递了个眼色,赫爸立刻会意,把蛋糕端上来的同时,又将一个拎袋递给老婆。
    
    罗玲玲从里面拿出两块锦盒,想了又想,还是把男式的那只递到“儿媳妇”面前,“小鑫啊,这是伯父伯母的一点见面礼,你收着。”
    
    “……”沈鑫打开,眼皮狠狠一跳,这表他认识,和赫瑞文给他的手表是一个牌子。
    
    “伯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不贵重,不贵重!”罗玲玲苦笑,更贵重的传家宝还没拿出来呢!
    
    “妈,我的礼物呢!”赫瑞文忍着嘴里的火辣辣。
    
    罗玲玲一边忙不迭的收起另一个锦盒,一边刀子似的目光剜过去:滚边儿去,没打死你就算老娘手下留情,还敢要礼物!
    
    “妈,今天是我过生日!”
    
    罗玲玲女士无视儿子的抗议,低头喝鸡汤,这一回她总算尝出来了。这鸡汤不咸不淡,味道是真的好!
    
    沈鑫眼角余光看着赫瑞文,“体贴”的又夹了一筷子青椒炒肉丝,放进他的碗里。
    
    “多吃点!”
    
    赫瑞文求救似地看了他爸一眼。
    
    哪知赫爸这会满脑子都是《同性恋法律条文》《世界合法承认同性恋的国家》《代孕的风险在哪里》……没功夫理会他儿子幽怨的小眼神。
    
    赫瑞文为了自己今天晚上还能活下去,忍辱负重的埋头苦吃。
    
    沈鑫看着他满脸委屈的样子,心里一团无名火冒了出来。
    
    他委屈,自己还委屈呢!
    
    “啊!”
    
    罗玲玲女士三魂六魄在一碗鸡汤的滋润下,统统回来了,“还没吹蜡烛、吃生日蛋糕呢,老赫,赶紧把蜡烛给儿子点上。”
    
    赫父点上蜡烛,想着养大这个儿子不容易,难得温情脉脉道:“儿子,许个愿吧!”
    
    赫瑞文此刻的唇,已经完全麻了,一点知觉都没有,满头汗的站起来,双手合拾看了沈鑫一眼:“我希望他爱我永永远远,我也会爱他永永远远。”
    
    罗玲玲女士:也没说爱老妈永永远远,养儿不如养狗啊!
    
    沈鑫一脸惊悚:这王八蛋当着伯父伯母的面说出来,他,他,他……去死算了!
    
    赫父:谁也别拦我,我想吐!
    
    ……
    
    一顿饭吃完,二老说什么也不想再呆下去,连杯茶都没喝,就起身告辞。
    
    沈鑫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伯父,伯母,我送你们下楼。”
    
    罗玲玲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们忙,你们忙。”
    
    沈鑫:“那伯母您慢走,路上小心。”
    
    罗玲玲走到门口,欲言又止。
    
    沈鑫忙道:“伯母,您可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魂落下了!
    
    “那个……小鑫啊,有空到家里来玩,他两个姐姐的思想工作,就交给我们两个老的。老大倒是个通情达理的,就怕老二……”
    
    沈鑫的眼皮不由的狂跳起来,脸唰的一下红了:“伯母,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们……”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我们也不是什么老古董,明白的,明白的。”
    
    沈鑫:“……”您明白什么?
    
    “赫瑞文,我们走了。”罗玲玲冲沙发上懒洋洋躺着的儿子喊了一声。
    
    “妈,爸,你们慢慢走啊!”赫瑞文有气无力。
    
    赫父最后一个出门,大掌拍拍沈鑫的肩,把声音压得又低又沉,“小鑫啊,要注意节制,也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说完,老人家自己把自己给臊走了!
    
    门关上,沈鑫的脸由红转紫,由紫转青,再由青转白,最后白转黑--一黑到底!
    
    “赫瑞文!”
    
    他从牙缝里咬出三个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沙发前,拳头刚要落下去,却见赫瑞文捂着肚子,脸色白得跟个纸似的。
    
    沈鑫牙齿咬得咯咯咯的响,几只辣椒就吃成这副死样了?
    
    哪知“死样”幽幽看了他一眼,弱不可闻道:“我妈他们走了吗,要走的话,送我去医院吧,我,我胃疼的很!”
    
    这孙子,装的吧!
    
    “是真疼,你摸摸,冷汗都疼出来了。”赫瑞文拉住沈鑫的手。
    
    刹那间,沈鑫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这手心滚烫的。
    
    “疼得厉害吗?”
    
    “快死了!”
    
    “你活该!”
    
    沈鑫心里骂着,身体却诚实的很,帮把他衣服和鞋子穿好。
    
    赫瑞文一边享受“帝王”般的伺候,一边哼哼道:“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多的辣椒,你要是还没气够,再炒一盘我吃,咱一次补偿够,行吗?”
    
    沈鑫双手却已经伸到他身下,把人抱了起来,“你给我闭嘴吧!”
    
    这个时候是卖惨的最佳时机,某人又怎么肯闭嘴。
    
    “小鑫啊,先斩后奏是因为不想再等,也不想委屈你,见过父母就等于有了名份,有名份的人,才能名正言顺,我……我……”
    
    一阵痛意袭来,赫瑞文怎么也“我”不下去了。
    
    这番话,在沈鑫的身体深处,接二连三,一波又一波的翻起巨浪。
    
    他有气无力的想:这人可真够混蛋的,这样逼他,还把理由说得那么好听,损不损啊!
    
    ……
    
    挂急诊,做检查。
    
    各项指标在三十分钟后出来--急性肠胃炎。
    
    宋年夕正在手术台上,急诊病房一张床位都没有,护士让人在走廊里加了个床位。
    
    水挂上,赫瑞文缩在被子里,脸色和唇一样白,虚弱的不行。
    
    沈鑫这会什么气都被这人可怜巴巴样子给弄没了,弯下腰温声道:“好些了吗?”